第20章 赏菊会
弯弓2018-08-01 12:003,268

  宋知斐哭笑不得,他看起来是这么差钱的人吗?

  他真想敲开叶蓁蓁的脑袋,看看里面装了什么,竟然这个时候还想着钱的事情。

  存着逗她的心思,宋知斐拦下了她的动作,板着脸说,“就算是现在退也来不及了,这衣服首饰你都穿戴过了,想要原价退回去怎么可能。不过脂粉钱本王就不和你计较了,当做是赠给你的。”

  叶蓁蓁痛苦得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她真真的肉痛啊!

  好端端地参加什么赏菊会,这下好了吧,好不容易攒下来的盘缠全都打水漂了,蔫蔫地回道:“民女多谢殿下了。”

  “不过,”宋知斐扬眉继续说道,“本王也不差这点钱,一会儿宴会上你的表现若是让我满意,这些东西都给你也不是不可能的。”

  峰回路转,见事情有转机,叶蓁蓁眼睛一亮,如捣蒜泥似的点头。

  此时夜已经完全深了,月亮逐渐高升,一轮和美的圆月照耀着整片芙蓉镇。

  宴会大厅中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团团的菊花像是每个人的笑脸,众人皆尽兴,春风带笑的。

  “小王爷驾到!”太监洪亮而尖细的声音好像是又尖锐又锋利的剪刀,将原本一朵朵盛开的菊花无情剪掉。

  在场的人纷纷严肃起来,齐刷刷跪在地上,齐声说道:“草民叩见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宋知斐见惯了这样的场面,朗笑道,“都起来吧,今天本王是客人,客人自然不能抢了主人的风头。”

  叶蓁蓁低着头,亦步亦趋地跟宋知斐后面。

  此时的她脸上蒙着一层轻薄的面纱,只露出一双温柔的眉眼。

  然而在这平静的外表之下,她却反复纠结着一个事情:他们刚才是怎么能做到说得那么整齐?是之前排练过吗?

  不管在座的各位有没有排练过,总之,小王爷的出现无疑掀起了宴会的高潮,叶良辰连忙从主位上下来,请宋知斐高坐。

  宋知斐也不客气,长腿一迈就走上了台阶。

  认真思考问题的叶蓁蓁并没有注意到台阶,脚下一绊,整个人向前倒去。

  此时,一双有力的手臂将她拦腰托住,头顶传来一句慵懒的声音,“小心啊宝贝,你要是磕了绊了,本王的心都会碎的。”

  一瞬间,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她身上。

  叶蓁蓁被突如其来的骚话闪断了腰,手臂上了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这闲王殿下玩的又是哪一出?

  叶蓁蓁身为当事人都搞不懂,正在座位上吃瓜的宾客们更是一头雾水,对叶蓁蓁的身份好奇到了极点。

  一个身着华服的年轻公子问身边的人:“这位姑娘是何人,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另一个人回答,“我不记得镇上有如此好看的姑娘,难不成是殿下的侍女?”

  “侍女?我觉得不像。你见过谁家的侍女穿戴得这么好的,你单看她耳朵上带着那对南海珍珠耳坠,色泽光晕,是百年难得出现一颗的珍品,仅一颗就足够买下叶白玉全身上下全部的穿戴了!”

  这些话,叶白玉一字不落地听在了耳中,表面依旧是一副清雅脱俗的模样,可心中终究有些不悦。

  美眸轻轻扫过叶蓁蓁的身上,只觉得对方十分熟悉,但是又想不起具体像谁。

  所有人都对叶蓁蓁的身份猜测不断,而易初良从叶蓁蓁刚一进来便注意到了,尤其是她险些摔倒时候的双眸流露出来的惊慌神情,他一定在谁的脸上见过一模一样的表情。

  扑面而来的熟悉感让他确定认识她。

  然而,易初良在脑海中回想半天,也想不起这双眼睛的主人是谁。

  就在他下入沉思的时候,坐在他身边的刘西风啧啧开口,“这姑娘长得带劲,是小爷喜欢的类型。”

  宋胥一反往日的温润,冷声呛着,“带着面纱也能看出长得带劲,别是神眼?”

  自上次学堂一事后,宋胥就怼刘西风上瘾。

  刘西风扬眉,他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早就忘记了那日的不快,熟稔地将手搭在宋胥的肩膀上,带着孩子气地嘚瑟:“小爷我就是神眼。”

  宋胥冷笑着甩开他,“你这神眼没看出小王爷和这姑娘之间不一般?”

  肖想小王爷的女人,刘西风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连刘西风和宋胥这样的小朋友都看出来了,叶良辰这个老狐狸自然也心里跟明镜似的。

  看了一眼宋知斐身后的女子,揣着明白装糊涂地开口问道,“殿下,不知这位是?”

  站在主位前的宋知斐眉眼一笑,将手搭在了叶蓁蓁的腰间,态度暧昧说道:“你觉得呢?”

  弯着腰的叶良辰笑得如同一个怒放的菊花,要多谄媚有多谄媚地说道:“小王爷,请上座吧。”

  座位是一张软皮长椅,上面铺着一层雪白的狐狸毛,看起来就柔软舒适。

  宋知斐眸子半眯,这叶家不过就是一个小小江南商人,竟然舍得拿这样的上好狐狸毛当成坐垫,是不识货呢还是真是有钱呢?

  坐稳之后,他拉过站在他身后的叶蓁蓁,用极其温柔的声音说道:“站着多累,坐着看节目吧。”

  宋知斐的眼睛轮廓很好看,像是一叶桃花花瓣,而且还是开在最盛最美的时候。

  当他收敛起平日的纨绔慵懒,换上一副温柔情深模样,更加引人就好像是隐藏在潭水中的漩涡,稍有不慎,就在沉溺在美景的时候陷入潭水中。

  叶蓁蓁暗暗掐了掐藏在广袖中手臂内侧的嫩肉,刺痛感让她瞬间清醒,挣扎着逃脱开那双眸子的漩涡中。

  她硬着头皮坐在了长椅的另一端,与宋知斐之间的距离足足能放下一头猪。

  宋知斐脸上笑意不减,长臂一伸,将人揽在怀里。凑到她的耳边,压低声音不悦开口:“喂,你离本王那么远干什么,现在你是本王的女人,明白吗?本王都不嫌弃你,你一个人别扭什么?”

  叶蓁蓁嘟囔了一句,“所以……你一开始说我是你的侍女就好。”

  “你是猪脑子吗?多一个侍女是一件大事,需要报备皇宫的,知道吗?再者说,你当其他人都是傻子吗,你见过本王身边有侍女侍奉吗?”

  这么一想,好像宋知斐身边的确都是侍卫和太监,叶蓁蓁“哦”了一声,抬起屁股往宋知斐的身边挪了挪,“这样可以了吧?”

  宋知斐挑眉,不高兴地说道:“什么叫‘这样可以了吧’,难不成是本王求着你帮忙的吗?别忘了你可还欠着本王的钱呢?”

  钱,那是叶蓁蓁的命门。

  她立刻摆出了一副教科书般的狗腿表情,“是是是,是民女求着殿下您的,民女还欠您钱。来来来,殿下吃个葡萄。”

  说着将葡萄递到了宋知斐的手里。

  宋知斐扬唇一笑,低头就着她的手咬着葡萄,吃得那叫个活色生香,面纱下的叶蓁蓁不禁嫌弃地咧嘴,不就是吃个葡萄吗,弄得这么放荡形骸有病吧?

  两个人的互动在外人眼中自然别有一番意义。

  易初良的目光自打叶蓁蓁进来之后就没有离开过她的脸上,隔着那层薄薄的面纱,尤其是看到她对宋知斐的狗腿表情后,那种熟悉感变得越来越强烈。

  此时中央舞台上,冯香荣正在跳舞,水袖在空中打着旋,端的是五彩缤纷,让人看着眼花缭乱。

  然而令她失落的是,小王爷却一眼没有正眼瞧她精心准备的舞蹈,一直和身边女子谈笑着。而易初良也一副思考什么样子,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那女子的方向。

  冯香荣在望月镇也是受众人追捧的存在,只要她出现的地方,其他女人都会黯淡无光。

  后来到了芙蓉镇,她一眼便看上了风度相貌皆一流的易初良,来来往往中,没少对易初良用欲擒故纵的撩拨手段,然而易初良似乎就是不开窍,一心只装着叶白玉。

  冯香荣本着不嫌事大的原则,将目光在叶蓁蓁和白玉身上转了转,随即甜甜一笑,“殿下身边的这位姐姐和白玉姐有几分神似呢,不知道才艺是不是也和白玉姐一样厉害呢?”

  叶蓁蓁正在吃着桌案上的水果,被点到名字后手上的葡萄果肉顺着捏着的皮就滑了出来,顺着台阶滚落在了地上。

  此时,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她的身上,有期待的,有看笑话的。

  面对“殷殷”注视,叶蓁蓁尴尬地拉了拉宋知斐的广袖,小声说道,“殿下,你帮帮我。”

  宋知斐如同没有听到一样,露出了一贯的慵懒笑容,侧头对叶蓁蓁说道,“给大家表演一下吧。”

  什!么!

  叶蓁蓁眨了眨眼睛,再三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之后,脑袋一片空白。

  在话本上,这种类似的情节很常见。

  尤其是当作家们写到这种带着相亲目的的宴会时,女主角一定会被人挑衅,然后无奈应战,靠着独特的舞姿或是精湛的书法再或是百步穿杨的武艺惊艳全场,获得从男主到男十八的倾心。

  可是那些毕竟是话本上的故事,放到现实生活中,她叶蓁蓁除了做菜真是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

继续阅读:第21章 殿下发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厨娘的狗腿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