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红渠(一)
言非2018-09-07 23:003,396

  第六章红渠(一)

  沈幺幺仿佛是傻掉了,被梁召轻轻一推才知道谢恩。她似是太过激动,连地方话都说出来,这算是御前失仪了。

  可是男人却仿佛是没有责怪的意思,歪了歪头觉得有趣。“你们还不快服侍沈才人下去,可留心些,若是伺候的不好,都拉下去。“

  梁召知道这是下了逐客令的意思,心下一沉,忍不住红了眼眶子,只是强忍着道了声是退下了。

  梁召有些失意,她本以为凭梁家权势,定能谋个高位,谁知却是妄念,别说高位,竟只是个宫女,以后做那伺候人的活了。这么一想,她不禁的恼恨起来,若不是梁兰佩勾搭左志辰在先,左氏又怎么会挑她顶包,眼下皇上毫无反应,皇后那边也没有帮她说话,王淑妃虽然帮了她,可是想必也是有理所图……该如何是好?

  梁召因着思绪牵绊放慢脚步,换到后面的沈幺幺似是不满,顶了下她的后腰。旁边的桂嬷嬷见了,拧了一把梁召的胳膊,显而易见的翻了翻白眼:“长没长眼睛,竟然挡了才人的路,还以为你依旧是那个千金小姐呐?还不快到宫门外面候着去。“而后又对沈幺幺点点头:“才人且往前走着,自有人引着您去您将要住的寝宫呢。“

  梁召挨了斥责,只觉得脸上臊的发烫,忙应了急急往宫门走去。她虽然没回头,却也知道旁人会怎么议论她:皇后的嫡亲妹妹,祖籍也算是地方大姓的……皇上看不上她,连个名分都不给,打发去做伺候人的活。想到这,梁召只觉得浑身发烫,烫的眼眶子里都是雾气,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所幸,她身后还有梁家,还有用之不竭的银钱供她驱使。

  宫门里,明月和灯火把大殿照的亮堂堂的,留着神去听,还能恍惚听见男人的调笑和女人的娇声软语,好不热闹,可一门之外,却是另外的的世界。伶仃的几盏灯,隔的好远,只有等人走近了才能勉强看清楚路,又有明令禁止禁止宫外喧哗,宫与宫之间的廊道上,眼下便是死寂,只有凉气从白石板里头漫上来,弄得人裙角衣角都冰凉凉的。梁召不知道等了多久,只等到她手脚冰凉,几乎要僵了之时,才有一个脸生的宫人出来。

  那宫人先施上一礼,朗声道:“我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丫鬟,清漪,今日皇上宿在娘娘宫里头,实在脱不开身,便由我来宣读诸位姑娘去各宫的名单。“

  失落的人群忽然炸开了一般,三三两两的凑成一堆,看上去焦灼不安,没头没脑的交换意思。

  清漪依旧是挂着笑的,只是这笑却怎么看怎么带着寒意,她拍了几下掌才让众人停下,说:“宫里有宫里的规矩,这是我最后一次提醒你们。身为宫女,主子没让说话那就不要说,主子没让扎堆那就不要扎,我不管你们在家是怎样的金尊玉贵,进了宫,便都是皇上的奴才。哪怕你们的父亲,祖父,进了宫,也都是皇上的奴才!在这宫里不守规矩可是活不长的,你们可记得了?“

  梁召本来被唬了一跳,心想这婢子好大的气势,又听她名字,却好像是梁家的家生子一般,那腰板便略微直起来几分,想必她再怎么要强,也不能在自己跟前耍狠。可是后来却又听她话里话外是想给这些贵女们敲打一番,只怕也是上意,便不敢多言,随着她的话答了一个是。

  “宫里除却皇上,皇后娘娘,另有十六位主子娘娘。我们大晋仿照古制,凤位之下设有三妃九嫔共十二人,有美人,才人,中才人无定数。眼下三妃之位有碧华夫人,宁贵嫔二位娘娘,九嫔之中,尚有王淑妃,崔容华,荀修容,刘淑仪四人,而美人才人之流你们日后也自会见到。除却你服侍的那位主子以外,其他这些也都是你们的主子,一定要好生伺候着,识相的话,十年之后还能走出这宫门,若是不然……“

  清漪停了停,神情中也有些物伤其类的悲悯:“总之各位想清楚一件事,进了宫不是主子,是奴才。想清楚这个,一切都好办了。“

  梁召无意识的抿了抿嘴,心里少有的起了惶恐。宫里不比寻常,动脑筋如同在铡刀之下起舞,半点不是,手起刀落,一切归于尘土。她若是安安分分的活过这十年,出了宫门,拣个老实的小官嫁了,其实也未尝不可。至于殿上丰姿绰约之人……梁召紧了紧拳头,那不是她可以惦记的了。

  “梁召。“

  清漪忽的点了她的名字。梁召忙抬起头,谨慎的看向清漪。

  清漪依旧挂着那副笑容,冲她扬了扬手中的书册:“皇后娘娘宫里不缺女官,你补个外殿的缺罢。“

  梁召不由得有些气闷。皇后没帮她说话,她认了,毕竟也是素未谋面,不是亲姐妹,可是何必把她安排到身边折辱她?李氏伺候左氏,她就要继续伺候左氏的女儿吗?

  清漪却没再理她,继续叫了下一个人,将她分去了扫仲阁。

  ……

  梁召在清漪那领到了一身绿色衣袍,两个素银圈子。清漪一面笑,一面对她说:“你也别嫌,婢子不戴金不穿绫罗这是先皇时候就定下的,在这宫里无论几品的宫人都是一副打扮,这叫做不能忘本,免得我们生出些别的心思。“

  梁召忙连声应了,悄悄塞了个银锭到清漪手中。

  “清漪姐姐,你知道我在家没伸手做过什么活计,您看……“

  清漪袖子一翻,不留痕迹的收了锭子,这才道:“娘娘知道二姑娘不容易,可是安排到了自个宫里头,也总有机会能面见皇上不是……?“

  梁召以为皇后这是想要帮她的意思,喜不自胜:“莫非大姐姐还有妙计,能让我被皇上看中?“她还以为自己只能在这宫里苦守十年了呢。

  清漪只是笑了笑不说话。

  这样一番折腾下来,已是戌时夜半。梁召这一天心绪起起落落,早有些困意,忍不住抬手打了个哈欠。清漪见状,忙退下了,小心阖了房门。

  清漪退了出去,这才将僵在脸上的笑卸下。她望着那房门翻了个白眼,自顾自去西偏殿复命。

  西偏殿里灯火明明暗暗的,一道清瘦的人影支在窗边,显得有些伶仃。清漪知道这是主子晚上又宿在西偏殿了,只能微微叹了口气,挑了帘子进去。

  殿内之人听见帘子响动,也不回头,只招招手命清漪过来服侍,用唤她鉴赏手底下的那画一般的语气,轻轻问道:“你去看过了,本宫那位二妹妹可怎么样?“

  清漪知道这是怕隔墙有耳,便附和的点了点头,面上做出一派倾慕之情:“依奴婢薄见,二姑娘喜怒全形于色,又太易听信于人,心高气傲,只怕心思还不小……“这便是诛心之言了。

  皇后却不觉得这话有什么毛病,仿佛早已了然的勾起来个微薄的笑意:“本宫这个二妹妹,从小长在乡野之地,学的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本宫只怕母亲也没想好好教她,只是十几天学出来的礼仪谈吐,倒想套个位分,家里是把咱们皇上当傻子哄?“话里全然一片讽刺,不知道是在讽刺梁召自以为把小心思藏的很好,还是在讽刺梁家自以为能在选英中占到便宜。亦或许,两者兼有。

  清漪回身向格子处走去,仿佛是在替主子寻什么要紧的东西。

  “娘娘别生气,只怕太太也是一片好意,老爷现在还没音讯,家里只怕是慌了,只想塞个人帮帮娘娘。“

  “想帮本宫?只怕是在害本宫罢!“皇后冷冷答道。她自顾自的拨弄着凤袍,仿佛是在欣赏那米珠入线的绝妙绣工。那凤袍有昏黄的灯光照射,不复原有的颜色,一打眼看上去凄艳如血。“父亲领兵五万前去抗匪,却屡战屡败,这已经是错处,本宫派人去家里传信给母亲,叫她莫要妄动,只让梁兰佩进宫,凭她姿色也选不上什么,当个寻常的婢子这才是应了皇上的心,认为我梁氏没什么异动,只怕还能高看咱家一眼。本宫也不知母亲是怎么想的。“

  清漪捧着一卷《明月清辉图》回来,恭恭敬敬的候在皇后身边,又拿了桌上歪着的一柄冰丝绘老梧桐翡翠柄葫芦团扇过来,一下一下扇着。她是家生子,爷娘都在太太手里攥着,无论如何不敢也不能说太太的不是……可娘娘虽是宫里独一份的容貌却不得皇上宠爱,傍身的唯有梁家的这个忠字。再一个就是聪明识相,能为皇上分忧。眼下两者没了一半,这让娘娘如何自处才好?

  皇后叹了口气,似乎是不打算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问道:“东偏殿那边可备好了?“

  清漪忙答道:“清桐一早就备下了的,香炉里放的是皇上最爱的沉香,被褥也都是新的,怕皇上闷得慌,窗叶都开着,窗棂上备好了瓜果,风吹进来也清新。照例是执戈姑娘伺候着,桂嬷嬷守夜。“

  皇后点了点头随手抓了把银瓜子给清漪递过去:“皇上本不常来,来了你们也辛苦点,眼下不比寻常,人家王淑妃看的准,只稍稍两句话就让皇上疑我们梁家贪多胃口大,看皇上那意思,只怕是有意拿咱们梁家呢。“

  清漪忙接过去塞到袖里,心里忍不住替主子有些发酸。明明身为皇后,做事却思前想后的,生怕惹了皇上不愉。又想到她们主仆每次说话都要假模假样的,唯恐桂嬷嬷听了去打小报告,便想着这宫里日子还不如外面,一不留神道:“娘娘,若是那日奴婢没有跟着去了定安伯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晋凰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晋凰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