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纨绔
濯清2018-08-16 08:003,223

  秦知秋能想到的,这盛京中的权贵世家当然也能想到,只是他们几乎都不以为然,只当是两个跳梁小丑罢了。

  呼延烈兄妹不仅在大宣并无势力,而且身边一直都有人盯着,在这势力遍布诸事诡谲的大宣都城中,又能翻出多大的浪?

  对呼延烈兄妹俩有这种轻视想法的,她眼前便就是一位。

  秦知秋偷偷瞥了一眼萧胤。

  她这犹疑复杂的一眼正好对上了萧胤投来的含笑视线,顿时逗得对方掩唇失笑:“县主莫不是不相信萧某的手段?”

  秦知秋微咳一声:“萧世子自然是手段过人的。”

  她这一句刚说出口,正好与另一人的一句话叠在了一起:“萧胤当然是个病弱的短命鬼!”

  两人的表情骤然一僵。

  他们所处的雅间依旧是上次的那间,房中两扇窗户大开,其中一扇正好对着一楼的高台。

  彼时酒楼里的客人并不多,二楼更是一个人也无,秦知秋转眸从对着高台的窗户往下望,正好看见了一位身穿紫衣的纨绔公子攀着一绿衣小公子的肩膀,正在大声地说些什么。

  方才那句话便是出自这位紫衣公子之口,因着他的声音太大,那番话便传进了远处雅间里的秦知秋和萧胤耳朵里。

  这话一出,那绿衣小公子忙推了他一下,小声地说了什么,面上表情带着微微的忌惮和责怪。

  那紫衣公子不以为意:“你放心,我那快要病死的大哥整日待在府里,又怎么会听到我这番话?”

  话虽如此,他还是稍稍地降低了音调。

  已经听到了这些话的萧胤:“……”

  秦知秋嘴角微僵,抬眸又打量了那紫衣公子一眼,这才发觉他和萧胤竟有五分相像。

  萧胤只静默了一瞬,而后又轻轻地勾起了嘴角:“这是家弟,靖安侯府二公子,萧戊,戊时出生的戊。”

  戊时出生的戊?

  秦知秋一愣,顿时懂了萧胤话里的意思,心道这萧二公子的名字取得当真是随便。

  眼见着小二领着那两人挑了二楼角落里的一张桌子坐下,萧胤继续道:“那身穿绿衣的公子,是骠骑将军府罗家的小公子。”

  他们的桌子距离雅间并不远,只稍稍地注意些就能听得清谈话。

  罗小公子点了酒菜,一杯酒水下肚,方才的戒备顿时散去了不少,继续道:“不管怎么说,你那长兄还不是占了个世子的位置?即便是个病弱的短命鬼,还不是压了你一头?”

  一听罗小公子提起这个,萧戊顿时来了气:“也不知那短命鬼哪里来的好运气!他不过是寄养在我娘名下,说起在府中的地位可是远远不如我的,又不讨我爹喜欢,却偏偏坐稳了那个位置!”

  罗小公子哈哈大笑,揽着萧戊的肩:“好歹你那长兄也是原靖安侯夫人的血脉,你爹看在这份面子上,自然会给他留几分情面。倒是你,平白生他的气作甚?不过是个病弱的短命鬼,这世子之位,迟早得落到你手里。”

  听着这两人话语中对萧胤并不甚在意,似乎这萧胤在靖安侯府中已经没了半分地位,如今在靖安侯府中掌权的,是现任靖安侯夫人。

  可秦知秋突然想起了年前她偷溜进靖安侯府的时候,那宅院中的小厮丫鬟各个面色平常,一看就是听萧胤吩咐的。

  若说如今那侯府里真正做主的是萧戊的亲娘,怎么说也不该放任靖安侯的原配夫人的儿子拥有太大的权力才对。

  秦知秋抿了抿唇,只觉得这靖安侯府里的关系网真是复杂得很。

  萧胤将桌子上的那盘红豆酥往秦知秋身前推了推,表情依旧是轻松得很:“家弟口无遮拦,让县主见笑了。”

  萧戊缓了表情,脸上带了几分得意:“那是,也不看看如今在侯府里当家做主的夫人是谁的亲娘!”

  两人又笑着说了几句话,垂头继续喝酒吃菜去了。

  听着两人将正坐在她对面的萧胤的家底都给爆出来,秦知秋的表情有些僵硬,总觉得此时雅间内的氛围有几分奇怪。

  只是听到最后一句时,秦知秋又抬头看了一眼萧胤。

  秦知秋扯了扯嘴角,刚准备说什么,又听见一人哒哒哒地上了二楼,口里还大声呼喊着:“久等了久等了!”

  听着这不算太陌生的音调,秦知秋唇角又是一僵。

  那风风火火冲到罗小公子面前的少年,可不就是秦成武?

  秦知秋突然想到了之前那日秦成武身上夹杂的脂粉气,脸色一凝。

  萧胤脸上笑意更甚,笑瞥了一眼脸色不太好的秦知秋,又转头将注意力放到了那处角落里。

  秦成武如今刚过十三,在萧戊和罗小公子当中可算是年纪最小的一位了。

  “哎哟,秦公子今儿个又逃课啦?”罗小公子状似惊讶。

  “呸呸呸,本公子若是不早点来,你们还不得把这些吃食全给吞进肚子里,一点也不给本公子留?”秦成武忙拈了一把瓜子。

  “嘁,瞧你那德行!”萧戊笑骂:“前些日子,咱们三个的蛐蛐儿输给了那些个地痞的,今儿个小爷让下人买了新的,不如再去试试?”

  秦成武忙道了声好,而后又顿了顿,问道:“怎么今日没见到林兄?”

  罗小公子笑回:“嗨,提他作甚?再过几日就是他成亲的日子了,等他抱了美人归,还不得将我们几个给忘到脑后头去?”

  萧戊啧啧出声:“他在我们这一群人里头是最年长的,如今竟是都要娶亲了,只是可怜我们几个,如今连而立都还没到哩!”

  罗小公子乐呵呵地笑:“怎么,你心里不服气?听闻那北凉公主的确是个绝色,只可惜脾气似乎不太好,要我说,指不定还不如佳人苑里的牡丹姑娘呢!”

  萧戊也道:“哎哟小爷可是想起来了!去年中秋那段时候,咱两带着秦小公子去佳人苑,他可是因为年纪太小还被里头的妈妈赶出来了!这事小爷我可是笑了一整天!”

  秦成武怒道:“笑什么笑什么!她们不让本公子进去,我就真不能进去了?”

  罗小公子眼珠子一转,对着秦成武接口道:“要不,我俩今儿个再带你去瞧瞧?”

  三人俱是一顿,而后还是秦成武哼了一声:“去就去!”

  一群人俱都笑了起来,又匆匆吃了几口饭菜,嬉笑着下了楼。

  待声响远去,萧胤笑着望向秦知秋:“原来县主的家人也是这般不省心的。”

  秦知秋表情不变,只淡声回道:“彼此。”

  萧胤起身,抬手阖上了那扇正对着酒楼内部的窗子:“怎么,县主就这么看着秦小公子跟着他们去胡闹,也不管管?”

  秦知秋并不看他:“且不说我心里并不欢喜他,便是我真以族中姐妹的身份去劝说,他也未必肯听我的话。”

  萧胤眼中光芒流转,轻笑:“原来秦家二房的小公子并非是县主眼中的‘身边人’啊。”

  秦知秋皱着眉望着他,并不能理解萧胤话里的深意。

  萧胤轻笑,转了话题:“距离定安侯世子娶亲的日子只有几天了,想来定安侯府此刻正是忙碌的时候。我的人已经在京外挑起了些事端,并未引起户部尚书太多的注意,想来在这场婚宴喜事之后,定安侯一党会收到一份稍稍来迟的贺礼。”

  秦知秋垂眸,眼中平淡一片。

  她望着桌上的红豆酥,攸地起了旁的几分心思。秦成武若是同萧戊相处得久了,只怕待人接物也要像那萧戊一样无礼。

  秦知秋想着方才萧戊对自己兄长出言不逊的模样,心中突然生出了许多厌烦。如若哪一日秦成武突然也敢对萧胤不屑……

  右手一动,秦知秋抿了抿唇,可惜她的青龙长戟不能时时带在身旁。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终于到了定安侯世子迎娶呼延碧这日。

  因着呼延碧出自北凉皇室,在大宣的位置并不算轻,秦杨虽然不愿去参加定安侯府的这场喜宴,但也循了礼教,意思意思托人送去了一些贺礼。

  定安侯心中虽然并不满意呼延碧这个儿媳,但依旧还是为了照顾定安侯府的颜面,将这场喜宴办的甚是隆重。

  同住在盛京东边,临近定安侯府的几家院子都听到了那喧天的锣鼓唢呐声。

  秦知秋稳坐在自己的院子里,依旧是同往日一般翻着棋谱,并不在意府外的喧闹。

  只秦家大房的一家子有些烦闷,春后秦玉惜也要及笄了,可如今不仅没有一个过来提亲的,还得方莲巴巴地自己去相看人家。

  几家喜乐几家轻愁,只是到了定安侯世子结亲的第二日早上,盛京中的世家贵胄都被一件事惊得说不出话来。

  昨日正逢喜事的林府还在大肆宴请宾客,火红的朱门内传来丝竹声响彻,世子喜宴上的酒菜种类不知凡几,众宾客都有美酒佳肴相伴,入目尽皆琳琅,随之剩下浪费的佳肴饭菜更是数不胜数。

  可到了今日清晨,盛京之外便出现了好一批饥肠辘辘的流民。

继续阅读:第31章 流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独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