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事态平息
濯清2018-08-25 08:002,351

  “你的意思是说,靖安侯府的那位病弱世子如今同昭宁县主走得很近,那秦家女还白白接了世子妃一鞭子?”定安侯眼中兴味更甚。

  听着自家父亲不再提打探春酒阁的事了,林啸平暗自松了一口气,随即点头应声:“正是。”

  定安侯夫人面色不变,继续帮着定安侯捏肩:“不是说那靖安侯世子虽然体弱,可平日里却总是出现于人前?他那继母着实是不会管教人。”

  林啸平偷偷抬眼打量了一眼定安侯夫人。他可是知道,如今的靖安侯夫人虽是继室,可却是掌管了靖安侯府内大部分的管家权利。

  更为关键的是,这位现任夫人,是出自林家。

  定安侯顿了顿:“连个病弱世子都管不住,的确是不会‘管教人’,稍后本侯便托人多提提。”

  定安侯夫人点点头,又道:“说起来,那昭宁县主也不知是个什么性子,竟和那位病弱世子有了交情。”

  这两位的母亲可都是当年的“三姝”之一,如今秦知秋同萧胤走得近了些,他们的确该多加注意着点。

  定安侯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沉吟片刻,忽地笑出了声:“本侯倒是没想到,那秦杨竟然能养出来这样一个女儿。”

  下首的林啸平闻言一愣,有些不明白定安侯到底是在夸秦知秋,还是在损她。

  定安侯面上笑意渐淡:“若不是今日忽地提起了这秦知秋,本侯竟是忘了这秦杨还是个有后的。”

  定安侯夫人瞥了他一眼:“侯爷可是想试探那秦家一二?”

  “那倒不必,免得外人说本侯这气量竟是愈发变得小了些。”定安侯眼中沉沉,复又笑道:“平日里夫人便多照看着一些这位昭宁县主罢,至于旁的,倒是不必再多做了。

  至于那盛京城中的几间铺子,今日此举虽说已经是打草惊蛇了,可也不能就此放弃,往后多多派人盯着那几间铺子,本侯总得多少得到了一些结果方才能安下心。”

  定安侯夫人垂下眸子,恭声道:“妾身明白。”

  这日的事情虽说是就这么过去了,可终归是在坊间闹起了好一阵子的笑话。

  且不说那定安侯世子林啸平同北凉公主新婚燕尔的,怎的突地起了心思要去春酒阁挑事,便说那众人心中无甚印象的秦家昭宁县主,这次竟也因着此事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

  坊间众人在说着那新晋的定安侯世子妃无知无礼的同时,也将目光分到了些许在秦知秋身上。

  虽说那呼延碧随意动手伤人的举动着实是令人鄙夷不屑,可那位能够出手接下呼延碧一鞭子的秦知秋,是否也是个强硬凶悍的性子呢?

  定安侯府倒是不慌不忙,不仅不想着如何帮一家的这位世子妃除去污名,还大肆将这事给宣扬了出去,刻意将秦知秋同呼延碧的名字给绑在了一起,似乎有将秦家女一同拖着入水的意思。

  定安侯府这么一动作,第一个发觉不对劲的便是叶家。

  叶老夫人一个冷哼之下,叶大夫人便笑吟吟地安排人给怼回去了,手脚之麻利令人惊叹。

  那流言不过只是在城中疯传了一个上午,等到了午后便已经全然换了一个说法。

  因着这是在大宣的都城,京中百姓自然不可能对缠着大宣打了数十年仗的北凉有好感,连带着便也将呼延碧厌恶到了骨子里。

  从一开始,起先动手的呼延碧在一众百姓的眼中那就是无礼无知,至于一边的秦知秋纵然是太强硬了些,可终究也是为了教训那可恶的北凉公主不是?

  可即便是众百姓心中对秦知秋为人的强势冷硬而生出的几分膈应,在叶家人刻意的引导下,也尽数变了个味道。

  那昭宁县主是谁?那是护国大将军之女!出身将门!虎父无犬女,人家就身手厉害了些又怎么了?吃你家大米啦?

  叶家分了一群多舌的婆子丫鬟出去说道,反着将那一盆污水牢牢地扣回了呼延碧头上。

  定安侯府的下人被这一招给唬懵了,又发现自己再怎么多舌泼污水,依旧能够被叶家人挡着泼回来。

  林家众人觉得心中无力得很,心道不愧是百年叶家,这叶家数十年来不曾出过什么笑话笑柄,只怕是都被那叶家人给挡了回来,那些个叶家人,想来都已经习惯怎么处理这些个糟心事了罢?

  萧胤笑眯眯地看着外头的言论一变再变,时不时地指了人进去多添些柴火,暗中帮着叶家人狠狠的压住了谣言。

  任由外头的说法怎么变化,秦杨这厮却依旧是不动如山。他并非是冷静,而是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秦家二房的后院干净得宛如白纸,也就不存在多舌的妇人。秦家大房又怵他怵得狠了,眼见着那谣言被快速压下,也不敢在秦杨面前嚼舌根。

  再说朝廷这边,自年后原户部尚书常平砚下台之后,朝中的局势一下子变得明朗了起来。

  除了定安侯一党在此事之后多多少少算是伤了些元气,那朝中百年书香的叶家也在此事之后摆明了反对定安侯的态度,连带着还有一些中立党派也选择了簇拥皇权,此间种种加起来,更是追着又削了定安侯一党几分锐气。

  盛治帝只觉得自己的胜算大了许多,却也不敢大意,忙拉着秦杨在往后的日子里乘胜追击,打算趁着如今党中众人士气满盈的状态,再去寻些定安侯的不痛快。

  秦杨也知道机会难得,忙将注意力集中放在了朝堂那边,难免将放在自家闺女身上的注意力减少了些。

  秦知秋倒是乐得如此,因着秦杨不在自己身边盯着,她一有闲暇便带着流觞出城去军营里溜达。

  正如今日,秦知秋再次领着流觞打马出了盛京城。

  自秦知秋第一次打败了军中的一名兵士之后,一众秦家军也都开始注意这位昭宁县主了起来,偶尔上了兴致,还会和秦知秋过上两手。

  东郭先生从自己的帐子里走出来,抬步上了操练场一侧的高台,正好看见秦知秋被一人给用力抡在了地上。

  青龙长戟“呼啦”落地,那身鲜艳的红色劲装也被地上的尘土沾染得灰扑扑的,看上去好不凄惨。高台上的东郭先生挑着眉望过去,面上却丝毫不显惊诧。

  若是在数月之前,东郭先生要是看见了已经受封县主的秦知秋被自己手底下的兵这样欺负,铁定要咿咿呀呀地捂着心口惊叫出声,而后再将一众秦家军并秦知秋都给狠狠训斥一顿。

  可到了如今,东郭先生已经对眼前秦知秋被揍的一幕见怪不怪了。

继续阅读:第41章 再遇纨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独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