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出府
濯清2018-08-27 23:103,464

  “咳……那不是秦大将军的马车?瞧着方向,倒像是往你们叶家去的。”酒楼二层的雅间内,身穿深紫锦袍的青年捂着薄唇,连连咳嗽了好几声才勉强停了下来。他的嘴角带着不可见的笑意,看着身旁正抄录信笺的白衣青年,低声打趣道。

  因着秦府里住着的是兄弟两家,府中马车的纹饰有些许不同,稍稍注意一些便可以认出来。

  在他对面,一身白衣的叶凌瑾目不斜视,笔下不停:“萧胤,你什么时候这么闲了?”

  “哪里是闲?那秦知秋不是你的表妹?我盯着这盛京中的各个世家的动作,偶尔关注下好友的家人,可不能算是闲。”萧胤又掩唇咳嗽了好几声。

  叶凌瑾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并没有太多暖色:“你还是先把你那如同破麻袋一样的身体照顾好罢。”

  萧胤低低笑了声,接过身旁小厮递来的茶盏,抿了几口,换了个话题:“前一阵子,骠骑将军府的私兵在郊外训练场闹事,把几家的亲兵私兵都给得罪了。”

  叶凌瑾继续低头抄录信笺:“骠骑将军罗候?又是朝着护国将军府去的?”

  当代骠骑将军是被定安侯一手提拔上来的,位列正二品,手中握了大宣的两分兵权。定安侯对与盛治帝站在同一战线的护国大将军心生忌惮,便安排了骠骑将军府在武官一列牵制护国将军府。

  萧胤轻笑:“正是。只是秦府私兵对骠骑将军府的挑衅置若罔闻,转身走了。他们的人一走,骠骑将军府的人自然也没再闹腾。一招以退为进,虽说是丢了些许颜面,可也让得罪了其他私兵的骠骑将军府扑了个空。是不是很有意思?”

  叶凌瑾没看他,依旧是埋着头抄写,音色冷淡:“你可不是那种喜好坐山观虎斗的人。”

  “确实。”萧胤转头,透过窗户看向朱雀大街上的车水马龙,眼中缓缓漾开了笑意,却不达深处:“一事未成,定安侯心中也有怨,当即便让林府的亲兵撤了。定安侯府一走,我自然是让自家的亲兵联合皇宫的侍卫出气去了。”

  叶凌瑾笔下一顿。

  他抬眼看着萧胤:“靖安候那边……”

  萧胤扯了扯嘴角,把玩着手中温润的白玉璧:“放心,我父亲向来看不见这种小事。”

  大宣兵力强盛,大致分来,只护国大将军秦杨一人就握了三分的兵权,定安侯府与靖安侯府两家军侯各占了一分,骠骑将军府两分,还有两分分在盛治帝以及他信任的几个将领手里,最后一分兵权分散在各处。

  盛京郊外的训练场便是拨给这几家的私兵和皇城的侍卫与禁军使用的。

  叶凌瑾抄下了信笺上的最后一句话,抬眼道:“此事凌瑾记住了,必会告知家父。今上若是有了家父的推波助澜,想来不会在朝堂上轻饶骠骑将军府。”

  萧胤靠在椅背上,难得地没有再咳嗽,只眼中晦暗难明:“人人皆说自古皇帝多疑,可如今的陛下却奉出了极大的信任,将足以功高盖主的护国大将军捧至高处;而秦大将军,也甘心做那人手中最锋利的剑,直直攻向手握大权的定安侯……”

  “这一切到底是为何,萧世子不是都清楚得很?”叶凌瑾脸色不变,收拾了已经抄录完的信笺,起身准备离开:“知秋此刻应是已经到了叶府,凌瑾就不多留了。”

  望着叶凌瑾离开的背影,萧胤眼中顿时多了分疏离和冷漠,下一刻,他又转过头,嘴角勾笑,继续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

  他知道,他当然知道。

  萧胤又低低地开了口:“无面,你说这位秦大小姐,她知不知道呢?”

  他身旁低着头的小厮并未回话。

  “总归是个刚出生就入了局的姑娘,应当是很有意思的。”

  他眼里裹着沉沉的笑意,一张一张收拾了桌上的信笺。在那些信笺背面,赫然印了一枝墨梅。

  盛京城中的世家大族的府邸大多都坐落在盛京东边,其中叶府和护将军府相隔得并不算太远,也就是隔着几条街的距离,马车行驶不久就到了。

  叶府家业深厚,虽不是权倾朝野,但也是根基深固,府中书香在盛京延续了百年,是闻名于盛京的世家之一。

  也是叶家历代子弟表现出的对权利的不争,使得大宣历代帝皇对其有着足够的信任,这也是叶家能够在盛京的一众世家中始终风光不减,屹立到如今的原因之一。

  马车缓缓停在了叶府后门,身着精致布裙的婆子早就领着一众小厮等在门前,看着秦知秋借着沉霜的托扶下了车,连忙笑着迎上来:“老奴见过表小姐。一别数月未见,表小姐似是又长高了不少,如今看着可是个大姑娘了哩!”

  这是叶老夫人的贴身嬷嬷辛夷,此次被指出来迎接秦知秋,足见这个外姓孙女儿在叶老夫人心中的地位之高。

  秦知秋的眉眼微微柔和下来,微微弯了弯唇角。

  辛夷嬷嬷清楚秦知秋的性子,知道这是秦知秋亲近人的表现,脸上的笑意加深:“老夫人还在府里等着表小姐呢,老奴这就带表小姐去见老夫人。”

  她身后的下人低头上前,接过了秦知秋带来的行装。

  辛夷嬷嬷落后秦知秋半步,一行人进了叶府后门,正好看见了已经等候多时的叶大夫人。

  叶大夫人一身湖蓝绣罗裙,正站在离叶府后门不远的地方,在看见了秦知秋之后,脸上笑意逐渐变得明显。

  秦知秋径直走到叶大夫人身前,行了一个大家闺秀礼:“知秋见过舅母。”

  叶大夫人连忙扶起自己的侄女,执了她的手,脸上带着和煦的笑意:“知秋又长高了,年前你还是缩在夹袄里的小丫头呢,这一换上裙装,倒是愈发与你娘有些相像了。”

  她转身吩咐下人将秦知秋的行装打理好,又将沉霜和流觞安排了下去,并未细看沉霜手上端着的礼物,只笑着轻轻拍了拍秦知秋的手背:“知秋有心了。”

  叶大夫人牵着秦知秋穿过重重庭院,面上笑得亲切:“老夫人最是心疼你,她老人家可是一直盼着知秋来呢。还说昨日晚上做了梦,看见了你娘,今儿个一大早的就起来抹眼泪……”

  叶家的主厅里,老夫人有些焦急。叶家子女阳盛阴衰,叶言意是叶家那一辈唯一的女娃娃,从小就是当作掌上明珠来养着的。如今明珠蒙尘,只留下一个孤苦伶仃的女儿在世,怎能不让人怜惜?

  身边身穿鹅黄襦裙的小姑娘握着她的手:“祖母莫着急,母亲已经去接了,再等等罢。”

  叶老夫人点点头,缓了缓脸上的神色,拍着小姑娘的手背,笑道:“难得秋姐儿到府上小住,你们这对姐妹花啊,倒是又可以一起耍了,三姐儿可得好好照顾知秋。”

  那小姑娘抿着嘴笑,温声道:“祖母放心,知秋可是泠绾的妹妹呢。”

  话音刚落,主厅外已经传来了声响,叶大夫人牵着秦知秋踏入了主厅。

  叶老夫人一看见那小小的青色身影进来,顿时有些愣怔。

  一袭青衣的少女低垂着眉眼,脸上的表情稍显冷淡,她稳稳地踩在地板上,前行的每一步都让绣了青黑竹叶的碧色裙摆微微扬起,像是开了一朵花。

  叶老夫人的眼睛顿时红了一圈。

  她喜欢看秦知秋穿青衣,正是因为叶言意生前独爱青色衣裙。秦知秋长相肖母,搭配着一身青衣,总能让叶府的人想起还未出嫁时的叶言意来。

  秦知秋软了眉眼,上前行了晚辈礼:“知秋见过外祖母。”

  “好好好,知秋快上前来,让外祖母好好看看你。”叶老夫人想站起来。

  秦知秋连忙上前,止住了叶老夫人起身的动作:“知秋在这。”

  叶老夫人将秦知秋的一双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裹着,浑身打量,生怕漏下了一星半点,眼中闪着泪光:“昨儿个晚上的月亮还不算太亮太圆,可外祖母还是在梦里看见了言意,那丫头说放不下知秋,说可怜知秋没有母亲啊……”

  越是往后说,叶老夫人的眼泪下落得越快,惊得叶大夫人不停拿丝绸的帕子去拭:“母亲快别哭了,每次知秋来您都这样,可别吓着这些丫头……”

  闻言,叶老夫人脸上悲色减缓,拿着手中帕子压了压眼角,又好生打量了秦知秋一番。

  秦知秋长相肖母,端的是一副叶家人温婉清丽的长相,让叶家人倍感亲切,只一双眼中偶尔透出的英气,无不在提醒他人自己作为将门之女的身份。

  叶言意是当年名动盛京的“三姝”之一,眉眼间温婉知意,周身气息和缓,宛如画中的仕女。

  而秦知秋,虽然承了母亲的好相貌,但一双眼睛却是冷淡慧敏的,周身气息也不如叶言意那般婉转,倒是透出了一股子冷硬的感觉。

  终究不是叶言意。

  叶老夫人顿时回了神。

  她叹了口气,轻抚着秦知秋头顶上的软发,目光慈爱:“倒是我这老家伙不对了,拉着知秋一直讲着话,却把三姐儿晾在一边,知秋快去见见你的三表姐罢。”

  秦知秋转身,目光正好和对面的黄衣小姑娘对上,两人对视一眼,眼中都带了笑,各自行了平辈礼。

  “秋表妹。”

  “三表姐。”

  叶老夫人乐呵呵地笑:“小姑娘就该和小姑娘一同玩闹,瞧这秋姐儿和三姐儿站在一起,可不就跟对姐妹花儿似的?看着就叫人觉着赏心悦目。”

  “可不是?”叶大夫人也捂着嘴笑:“你们两姐妹快出去玩闹罢,我来陪着母亲就好。”

  秦知秋和叶泠绾应下,在一群侍女的簇拥下出了大厅,走向后院的花园。

继续阅读:第3章 叶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独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