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变天
濯清2018-10-22 21:122,175

  听了秦知秋这样一番话,沉霜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忙恢复了表情,面上多了一分笑意:“姑娘心中有数便好。”

  秦知秋带着沉霜沿着朱雀长街回了叶府,依旧是走的后门,好巧不巧,正好在后门口撞上了外出玩闹回来的秦成武。

  秦知秋只轻飘飘地瞥过去一眼,顿时吓得秦成武脸色一白,冷哼着挪了步子移远了些,转头不再看她。

  秦知秋也不多看他那副胆小的鹌鹑样,只是在和他错过身时顿了顿,又抬了步,径直朝着门内行去。

  幼时秦成武曾和秦玉惜对她下过几次绊子,可最终总是免不过被秦知秋提着长戟追赶的命运。日子一长,倒叫这姐弟两再也不敢在明面上同秦知秋不对付了。

  “今年的中秋和将军回京的日子撞在了一起,倒是让武少爷免去了几天的国子监课程,有了不少玩闹的时间。”沉霜掩着嘴笑。

  秦知秋似是想起了什么,突然道:“这几日小武在玩什么?又是与何人玩闹?”

  沉霜收了笑,顿了顿道:“前几日婢子在府里走动时,曾看见武少爷拿了一只装着蛐蛐儿的笼子,至于其他的,婢子不曾注意过……姑娘怎的突然问起了这个?”

  秦知秋面色不变:“方才与他错身时,似是闻到了一股子脂粉香。”

  沉霜一怔,皱了皱眉:“许是大夫人或玉小姐身上的罢?”

  “或许罢。”秦知秋不再多说,领着沉霜回了自己的院子。

  秦知秋由着沉霜侍候着吃了晚饭,又洗漱沐浴了一遍,只交代了下人给秦杨炖了盅温润的小补汤,也不等秦杨回府,自个儿先睡下了。

  沉霜偷笑,扶着秦知秋上了床榻,放下了帷幔,自己则去了外间的榻上坐下,点灯绣着帕子。

  次日,护国将军府里上上下下都传着昨日皇宴发生的两件事。

  一则是那前不久才来到大宣盛京的北凉公主呼延碧,昨儿个也因为质子的身份出席了皇宴,借着和盛治帝攀谈的机会,恳请盛治帝允许她侍奉在秦大将军身侧。

  在座的众臣皆惊,谁不知道自从那将军的结发妻病逝之后,这秦大将军再也不曾娶妻纳妾?

  然而这北凉公主却是真的不知,她在皇宴上说得情深,甚至甘心以公主之身委身做妾。

  秦大将军脸色不变,也不看那北凉公主的脸色,沉声拒绝了。秦杨开了口,盛治帝自然是向着他,将事情推下了。

  二则是盛治帝感叹护国大将军功高,封了秦家独女秦知秋为昭宁县主。自此,这盛京内除了那定安侯府的燕云县主之外,又多了一位县主。

  秦知秋早起刚蹲完马步,便听着沉霜禀了这些事,整个人顿时一顿。

  “这些消息是何时传出的?”秦知秋皱了皱眉。

  沉霜福身:“回姑娘,是在昨晚将军回府之后。昨晚将军回来得早,似是在皇宴结束前便回了府,因着姑娘早早睡了,婢子便没有叫醒姑娘。”

  秦知秋微垂着眸子,只吩咐了沉霜备水洗漱,待换过了一身海棠红的裙装,径直出了阁楼,想去主院找秦杨。

  她一脚还未踏出秋水苑,正好撞见了将将进了院子的秦杨。

  秦知秋脸色微缓,福了身:“知秋见过爹爹。”

  秦杨忙让她起身,再看了看她脸上微沉的表情,心里有了数。

  他带着秦知秋往秋水苑里走,父女俩坐在石桌两边的石椅上,沉霜连忙倒了茶奉上。

  秦杨看了秦知秋一眼:“如今北疆战事暂且平定,那位放了心,如今已经开始准备在明面上和定安侯府对上了。”

  若盛治帝想将权力收回来,未来大宣皇后的位置,定不能再由一个林家女坐上去。

  只可惜定安侯在朝廷上的权势太大,盛治帝受其掣肘,群臣反对之下,盛治帝便是在给自家太子立妃一事上也做不了主,只能由着林家联合着皇后谋划。

  秦知秋小酌一口热茶,心里已经有了底。

  在昨日之前,林婉嫣一直是这盛京中独一位的县主。而如今盛治帝却突然封了秦知秋为县主,只怕是将此当做和林家作对的第一步了。

  那盛治帝如今是打算在明面上同定安侯撕破脸了,为了打破以往皇家赐给林家的殊荣,第一步便是将秦家的女儿捧上同燕云县主相同的地位上。如此一来,盛京城中的顿时变了风向,以往都说林家备受皇族宠幸的百姓,如今也嗅出了几分不寻常的味道。

  秦杨也是清楚盛治帝此举背后的深意,心中更是因此担心秦知秋往后的安危。

  “爹爹想做什么便去做罢,不必顾虑着知秋。”秦知秋难得地柔和了眉眼:“只可惜知秋不是男儿身,无法尽力为爹爹分忧。”

  秦杨先是一怔,随后面色也缓和下来:“什么顾虑不顾虑?你是爹爹唯一的女儿,从小没了娘为你操心,爹爹若是不多顾着你些,谁还能顾着你?你娘的仇,爹爹要报。至于知秋你,爹爹也要好好护着。”

  秦知秋弯了弯嘴角,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转了话题:“那位北凉公主如何了?”

  秦杨不以为意:“那北凉公主虽说是跟着另一位质子留在宫里了,但这刚来就成了盛京中的笑话,想来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太好过。”

  秦知秋皱眉看他:“爹爹此番斩杀了北凉大将,占了北凉十座城池,按理来说,那些北凉的百姓应是将爹爹看做死敌才对……那北凉公主却偏偏与众人不同,只怕是别有用心。”

  秦杨点点头:“虽说这位北凉公主脸上并无怨怼,可眼睛总骗不了人,她的确是抱了其他的打算。为父是陛下最信任的亲信,再加上如今朝中形势隐有变化,陛下自然是偏帮为父的,那北凉公主不足为虑。”

  秦知秋点点头,刚欲开口再说些什么,秦府的老管事却带着笑意进了秋水苑,躬身作揖道:“老爷,宫里头来了人,说是小姐的封爵圣旨到了!”

  秦知秋和秦杨对视一眼,忙都起了身,径直往内府大厅去了,那老管事也带了笑跟在后头。

继续阅读:第15章 敕封县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独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