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人潮拥挤
濯清2018-09-01 11:402,491

  叶家三兄妹闻言俱是一惊,眼前这人是靖安侯世子?

  直到那长身玉立的男子开口道:“县主多礼了,依着规矩,本该是萧某向你行礼才对。”叶家三兄妹这才肯定了眼前人的身份,各自见了礼。

  叶凌瑾看向直盯着秦知秋的萧胤,皱眉道:“萧世子是独自一人出来逛灯会的?”

  萧胤转头看他,笑道:“本还有一个常带在身边的小厮,只是此时不在此处罢了。”

  一行人静默了一会儿,还是秦知秋先开了口:“独身一人难免与这灯会格格不入,萧世子不如与我们同行一段?”

  一旁的叶泠绾与叶凌瑜齐齐瞪大了眼,似是不解何时秦知秋和萧胤这样交好,如今竟是已经熟悉到可以相约同游了?

  那头萧胤眼中笑意更甚:“县主相邀,萧某自然不会拒绝。”

  叶凌瑾皱了皱眉,刚准备说些什么,却听到身旁有人大喝了一声:“前头的灯棚亮起来了!”

  秦知秋顺着众人的目光朝着南边望过去,果然看见了那用木材搭建起来的高耸如山的灯棚缓缓亮了起来。灯棚之上,有人一步步沿着框架攀爬,随着他的移动,灯棚上的一盏盏花灯都逐一亮起。

  高耸的灯棚直直指向深黑的夜空,周遭的花灯被一一点燃,五彩的暖色光芒缓缓晕染开来,为黑夜多添了一分朦胧美感,如梦似幻。

  而那本是在路旁表演嬉闹的舞龙舞狮一行人也都停了嬉戏的动作,忙蹦跳着往灯棚的方向去了。

  紧接着,人群中突然爆出了几声惊喜地呼喝,下一刻,长街上的众人便开始沸腾着欢呼着涌向往长街南边尽头的灯棚。

  拥挤的人群突然蜂拥而至,推搡着冲散了停步在路边的秦知秋一行人。

  “唔……”层层人群涌入,四人中站在最外头的叶泠绾只来得及护好怀中的琉璃灯,而后便被蜂拥而至的众人簇拥着被迫往南边去了。

  “泠绾!”

  剩下的三个人俱都瞪大了眼,想要上前寻回叶泠绾,却被层层纷涌而来的人群阻隔在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叶泠绾被拥挤的人群推搡得越来越远。

  惊愕不已的秦知秋忙往前踏出了一步,却冷不防被后头涌上前的数人推了一把,也陷入了拥挤推搡得人群中。

  “知秋!”叶凌瑾一步上前,只来得及抓住她的半截手指,而后便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拥挤的人群推搡着远去,他好不容易才握住的手指也渐渐滑落。

  一下子将两个小姑娘都给弄丢了,旁边的叶凌瑜已经吓傻了:“大……大哥,咱们还是快些往那边灯棚的方向去吧?泠绾和知秋都走丢了,这这这……”

  他忽然一顿,四下看了看,又大声嚷道:“遭了!怎么萧世子也不见了!”

  叶凌瑾一怔。

  叶凌瑜已经被吓得一脸呆滞了,那位靖安侯府的萧世子,可是个身子骨极弱的主啊!

  另一边,被推搡着远去的叶泠绾将自己缩成了一团,小心地护着怀里的琉璃灯。她努力平复了心跳,时不时地抬头打量周围的环境,多多少少已经猜测到了自己的位置,心中慌乱顿时少了一半。

  只等人群停下,她便可以回身去寻知秋了……

  她正这般胡思乱想着,冷不防被推挤到了人流的边缘。

  瞧着无人涉足的角落就在眼前,她咬了咬牙,找准了机会,偏身借着身后被推搡着的力道,越过人群到身侧不远处空旷的路边去。

  好不容易从人群中将自己扒拉出来,叶泠绾似乎是用尽了力气,她甫一踏上那处空地,顿时就觉得脚下一阵虚浮,立时便歪了身子向一旁倒去。

  是突然跨步上前的玄袍男子扶住了她,这才没有让她真的摔了下去。

  叶泠绾急急忙忙地护住了怀里的琉璃灯,下一刻便跌入了充斥着一股龙涎香的怀抱。

  叶泠绾怔了怔,只抬头看了一眼,正好对上了楚尧那双微有些着急的眼,心中一悸,忙回了神,微红着脸从楚尧怀抱中抽出身来站定,垂眸福身道:“臣女见过太子殿下。”

  本就是兴起出来游玩的,叶泠绾怎么也想不到竟会在这处遇见当朝太子。方才看他身后只跟了几名穿着便衣的护卫和宫人,似乎身边并未有同行的贵人。

  楚尧面上也有些不自然,只抬手做拳掩饰性地微咳一声:“方才唐突了,叶姑娘可曾伤到?”

  叶泠绾忙摇了摇头,脸上红云微微淡下,缓声道:“多谢殿下关怀,臣女无碍。只是此前与两位兄长和昭宁县主走散,如今……”

  她有些忧心,就这般同其他人失散了,也不知他们会有多担心。

  楚尧稍稍缓了脸色,身侧彩色的灯光映在他脸上,顿时衬着他面上的表情少了几分以往在人前的冷漠疏离:“此处人多拥挤,待人少些了,本宫再陪你寻他们。”

  叶泠绾略有些惊诧地抬头,正好又对上了楚尧垂下的视线,她抿了抿唇,低声道:“多谢殿下。”

  楚尧瞥见了她紧紧包裹在手里的那只琉璃灯,顿了顿:“琉璃灯雕工精致,倒是同叶三姑娘十分相似。”

  彼时叶泠绾脸上的红云已经完全消失,面上的笑容仍旧温婉。

  楚尧望着巷子外的拥挤人潮,继续道:“这琉璃灯看似精致完美,是个容易把控的存在,人人都只看见了它华美的外表,都想放在手里独占着,却忘了它终究是一只灯。”

  叶泠绾笑容渐渐淡下,仍旧是垂着眼眸。

  “那个莲心的灯座并非摆设,等到点燃了蜡烛的时候,才是这琉璃灯最美的时刻。若是太过轻视这琉璃灯,只怕最后还要被它莲心的灯火烫到手。”楚尧望着叶泠绾,面上仍旧是没有太多表情。

  叶泠绾终于抬起头来,直直迎上了楚尧的打量目光,音色微沉:“殿下此言何意?”

  楚尧的眉眼松缓下:“初见叶三姑娘时,本宫便能看出叶三姑娘的本性并不如他人若说的那般温婉大度,若非在面临损失自身利益时,不会轻易撕碎自身的假面。在第二次见面时,叶三姑娘能够快速认清形势,心思缜密,能于无声之间将燕云县主激怒,却又让她无可奈何。”

  “便如同这琉璃灯一样。”他的嘴角不可见地弯起:“智而不骄,慧而不显。这样的叶三姑娘,十分适合坐在高位,你将是一位很好的女主人。”

  饶是听了这样露骨的话,在秦知秋眼中分外脸皮薄的叶泠绾依旧是面色不改,只脸上已经没了半分笑意。

  叶泠绾颤了颤眼睫,忽地垂下了眸子,面上重新换上了以往的那副温婉笑脸:“谢殿下夸赞。”

  是夸赞而非谬赞,倒是少了一分往常叶家人对外的恭敬和疏离,反而更透出了几分傲气。

  楚尧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些,他径直转过身,领着叶泠绾沿着小巷往更深处走:“长街人潮拥挤,本宫身旁的小厮知道一条近路,正好可以到达南边的灯棚处。”

继续阅读:第47章 画舫同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独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