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上元灯节
濯清2018-11-28 21:422,408

  次日,正逢上元节,秦府后厨早早地就熬了芝麻馅的汤圆,又将前几日购置的各式各样的花灯取出来备好。

  不同于中秋佳节各个贵胄世家府上悬挂的彩色灯笼树,上元节灯会上的花灯式样更多更新奇,也不止于只能成片地悬挂在高楼墙边,还可悬挂在道旁树枝上和屋檐之下。

  到了这一日,一众世家子弟也不会像中秋佳节时被家中长辈拘在家中过个团圆节,都被准许了可以出门去逛灯市,所以要比中秋节热闹得多。

  便是在这样热闹的日子里,秦杨依旧是肃着脸出的门,木着脸将昨晚备好的致歉信亲手送了出去。

  中午的时候,秦杨陪着秦知秋吃了一顿元宵,只叮嘱了秦知秋注意小心出行,便又将自己关进书房里翻阅卷宗去了。

  因着晚间要同叶泠绾一同出游,午后秦知秋只在院子里看了一个时辰的兵书,便由着沉霜服侍着沐浴净身。

  沉霜帮着她在身上揉了丁香粉,又侍候着她换了身水红的绣罗裙,只在外头罩了件半透的云白丝织外衫,腰间系了丁香的香囊。

  “这件水红绣罗裙是今年新做的,倒是分外地衬当年夫人留下来的这件外衫。”沉霜眉眼里都带着笑,小心地将秦知秋的周身给打理妥当,又递出了一只装了碎银的钱袋过去:

  “这是起先备好的钱袋,姑娘可要好好保管,莫要丢了又找不着。”

  因着以往叶泠绾约着秦知秋上元同游时,两人并不曾带过婢女小厮,今日沉霜也不打算跟着秦知秋一同去逛灯市了。

  秦知秋接过那只钱袋:“便是不同我在一路,沉霜今年也不肯出去瞧瞧热闹?”

  沉霜抿着嘴笑:“姑娘晚间回来的时候还要婢子伺候着洗漱呢,若是姑娘这次回来得早了,在这院子里寻不到婢子,可就是婢子的不该了。”

  知道沉霜这是不肯出门了,秦知秋顿了顿,偷偷瞥了眼垂头站在秋水苑角落里的流觞。

  那穿着青黑劲装的青年耷拉着头,似乎有些沮丧。

  秦知秋蓦地有些想笑,流觞虽然表情僵,可却十分欢喜新鲜的东西,无论是新样式的吃食或是玩物,总得亲自去瞧瞧才肯罢休。

  只可惜以往沉霜也不愿意去逛灯市,流觞也不好跟在秦知秋身后,每次只能独身出门走走瞧瞧。

  时间渐渐过去,秦府中的下人都将一早准备好的花鸟鱼虫形状的彩灯准备好,于黄昏时点了灯火悬挂在长廊梁木和屋檐上,五色的彩灯顿时衬得日暮黄昏的秦府宅院多了几分鲜活。

  天色逐渐暗下,秦知秋又吃了一小碗元宵垫肚子,安排好了院中众人,这才独身坐着马车往叶府的方向去了。

  叶府后门前,着了一身鹅黄衣裙的叶泠绾早早地就在门口等着了,在她身旁,还站着叶凌瑾和叶凌瑜。

  眼见着将军府的马车缓缓停在了不远处,叶泠绾眼睛一亮,忙提了裙摆小跑了过去。

  “快到二月了,春闱将至,凌瑾表哥怎么还有兴致出来玩耍?”秦知秋下了马车,挽着叶泠绾朝着叶家那边走近,眼里带了几分揶揄。

  叶凌瑾笑着温声道:“从年前便开始准备春闱了,今日正逢灯会,祖母闲府里太闷,便让我跟着泠绾一同出来游玩。”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近来自己这位小表妹脸上的表情似是比以往多了些,看着倒生动了许多。

  叶凌瑜在一旁笑着附和:“大哥哪里是出来散心的?分明是被祖母和母亲逼着出来护着三妹的,却偏生嘴硬,非要说是出来散心!”

  叶泠绾挽紧了身旁的秦知秋,笑着睨他:“二哥这是吃了汤圆之后胆子也撑大了?也不怕大哥此行回来后给你布置成箱的功课。”

  一听到成箱的功课,叶凌瑜顿时缩了脖子,他瞅着身旁依旧挂着和煦笑容的叶凌瑾,不知怎的突然觉得周身有些泛冷,忙哽着脖子道:“行了行了,都在这胡说些什么,莫不是要在家里看花灯?走了走了!”

  一行人都抿着嘴笑。

  秦知秋招呼了马夫回府,径直跟着叶家三人出了北边的世家宅院,沿着小路行到了朱雀长街。

  往日里繁华的朱雀长街此刻在五彩的灯光中更显华美,无数美轮美奂的彩灯挂在街旁两侧的店铺墙面上,几棵从几家院子里探出的几根大树枝丫上也挂了一条条的小彩灯,五颜六色的灯光映照得整条长街宛如灿烂白昼。

  熙熙攘攘的人群身上映满了投射下来的彩光,街上男女同游,面上俱都带了浓浓的喜色。

  叶泠绾一进了长街,便直直拉着秦知秋去买回了四小份枣糕,一行人捧着掌中的枣糕走走停停,时不时抬头望着那些停在路边灯谜小贩,也跟着起了玩闹的心思。

  一处最热闹灯谜铺子前,灰衣小贩笑着吆喝:“高台对映月分明,猜一字!”

  正好站在铺子跟前的叶泠绾顿时笑眯了眼,接了一句:“答案是‘昙’!”

  她身后的秦知秋三人顿时笑弯了眼,每到了上元节逛灯市的时候,叶泠绾最是喜欢拉着叶凌瑜猜灯谜,今年估计也免不了和叶凌瑜斗上一轮。

  那边的小贩听了叶泠绾的答案,忙笑开了眼:“答对了!又快又准,这位姑娘倒是厉害得很哩!那下一题,层云隐去月当头,姑娘再猜一字?”

  叶泠绾只思索了片刻,刚准备开口,却被笑嘻嘻的叶凌瑜截了个胡:“答案是‘屑’,可对?”

  叶泠绾顿时沉下了脸。

  灰衣小贩忙笑着点头,又细细打量了四人一眼,知道是一行人便不再多看,又道:“依旧是字谜!十五日,猜一字?”

  叶泠绾忙扯住了准备张口的叶凌瑜,抢在他之前答道:“答案是‘胖’!”

  小贩笑弯了眼:“姑娘所答正是。”

  被这场作弊气急了的叶凌瑜朝着自家妹妹撇了撇嘴,可眼里却分明露出了宠溺的笑。

  “第四题了啊!这次可不再是字谜题目了,大家伙可都得听好嘞!”小贩继续叫道:“有风吹不动,它动就生风,若要不动它,待到起秋风,大家伙猜猜这是什么物件儿?”

  叶泠绾和叶凌瑜只顾着斗去了,因着听说不是字谜这才一时没回过神来,忙低头去想,身旁的其他看客也垂着脑袋去思索,下一刻,秦知秋突然开了口:“可是扇子?”

  小贩一拍手:“正是扇子!得了得了,到了第五题了!这边同路的公子小姐们已经答对了四题,若是能再答一道,这琉璃灯可就归他们啦!”

  小贩面上神色飞扬,他笑弯了眼,指了指手边摆放着的精致小巧的琉璃灯。

  这琉璃灯一出,顿时引得不少姑娘家随之转了目光。

继续阅读:第45章 殷先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独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