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断袖
十六公子2018-08-10 22:202,226

  出了景阳殿,燕如霜一直紧绷的心才放下来,整个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了,风一吹,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南宫毅果然不简单,居然如此怀疑她,看来,以后她更加要小心了,绝对不能再出现类似的差错。

  挨板子的时候,燕如霜怕被人怀疑,没敢运气抵抗,硬生生挨了二十大板,屁股打得开了花,痛得她差点晕过去。

  她的心里恨得不行,今日这二十杖她记住了,等到取南宫毅首级的那一天,她一定会连本带利讨回来!

  挨完板子,燕如霜抖着两条腿一瘸一拐地走回医馆,一路上遇到的下人,十个有八个都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她,有人甚至讥笑道:“离尘,你不是跟着殿下去宫里给太后娘娘做菜了吗?怎么回来就挨板子了?”

  “那还用问,肯定是菜没做好,让殿下丢了面子,才会罚他。”

  “我看呀,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在我们王府还能唬唬人,到了皇宫,怎么可能跟御厨比,那不是去丢人吗?”

  “就是,活该被打!”

  燕如霜站定,冷冷地看着他们道:“你们的意思是殿下有眼无珠,才把我送去皇宫出丑?”

  “你……你瞎说什么?我们怎么是这个意思。”

  “别跟他说了,赶紧走吧!”

  下人们吓得不敢再多说,赶紧走了。

  燕如霜翻了一个白眼,继续往医馆走去。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一双手扶住了她。

  旺财一脸怜悯地看着她:“离尘,是不是很痛?”

  燕如霜心中一暖:“谢谢你,我没事。”

  旺财埋怨道:“你呀,那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答应呢?现在还被殿下责罚。”

  燕如霜笑道:“我舍不得离开你们啊!”

  “啥?舍不得我们?你不是被板子打傻了在说胡话吧?”旺财瞪大眼睛,伸手去摸燕如霜的额头。

  燕如霜一阵无语,一掌拍开他的手:“板子打的是我的屁股,不是脑袋,我说的是真的。”

  “不可能,你怎么会因为舍不得我们连升官发财的机会也不要。”旺财一点都不相信。

  “真的,不仅仅是你们,还有殿下。”燕如霜点点头,扭头看向景阳殿的方向,做出一脸倾慕的样子。

  旺财看着她的表情,目瞪口呆,好半天,才期期艾艾道:“离尘,你……你不会是喜欢殿下吧?”

  燕如霜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对呀,殿下英俊神武,谁不倾慕?能留在他身边,为他做饭吃,是多么荣幸之事,别说进宫去做厨子,就算要我去做丞相,我也不干!”

  旺财像是看怪物一般看着燕如霜,好半天才叹息一声,用力拍了拍她的肩膀:“离尘,我真没想到你居然好男风,不过我也能理解,殿下是帝都第一美男子,不仅女子喜欢,许多男子也喜欢。只是,你可能是没有希望了,殿下只喜欢女子,不喜欢男人,所以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再说,你如此瘦弱,又如此……那个不够美貌,殿下也可能瞧不上你,你又何必为了这毫无希望之事断了前程?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我的话吧!”

  燕如霜一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不禁一头黑线。

  这货想到哪里去了,居然以为她是断袖?真是脑门被驴踢了!

  ……

  回到医馆,张大夫看见燕如霜一瘸一拐的样子,叹了一口气,吩咐宝顺去拿药膏给她。

  “你这孩子,为何要违逆太后的旨意?你可知道,太后脾胃虚寒之事就是殿下要我告诉你的,他分明就是希望你做的菜能合太后胃口,让她高兴,你倒好,当堂抗旨,让殿下多没面子啊!”

  前日张大夫就跟她说了太后近日的身体状况,当时他并没有说是南宫毅特意交代的,燕如霜还以为他只是好意提醒自己。

  看来,南宫毅说的没错,他把她带到王府,并非想要吃她做的菜,而是打算借花献佛,让她去宫里讨好太后。

  今日她抗旨,让南宫毅丢尽了脸不说,还被皇帝误会她故意对太后不敬,难怪南宫毅气得想要她的命。

  宝顺拿了药膏过来想帮她上药,燕如霜哪里敢要他帮忙,道了谢就自己回房去了。

  屁股受了伤痛得厉害,燕如霜费了半天劲才涂上药膏。

  趴在床上,她开始想念大师兄。

  从小在逍遥宫长大,师父一向严厉,也不拘言笑,而大师兄虽说性子也比较清冷,却对她极好,教她读书写字,医术和厨艺,还传授她各种奇门遁术,可以说是她的半个师父。

  从小她就顽皮,不知闯了多少祸,每一次都是大师兄向师父求情,代她受过,还救了她好几次命。

  四岁那年,她在山上采野果遇到猛虎,是大师兄把她救下。五岁那年,她误食剧毒野菌,是大师兄不畏艰险去飘渺雪峰采了千年雪莲给她服下。十岁那年,她为了速成武功走火入魔,又是大师兄耗费了三成真气为她疗伤,守护了她整整一个月。

  而今日在皇宫,大师兄又救了她一命。

  “洪福齐天,寿与天齐,千秋万代,日月同辉。”

  这句话原本是她六岁那年偷偷跟大师兄下山听戏时学到的,回来给师父祝寿时就说了出来,她记得一向严肃的师父都被逗笑了,说她很有长进。

  今日她灵机一动想起这事,就把这句话说了出来,希望大师兄能记起往事,知道她就是小师妹。

  大师兄果然没有让她失望,再一次救了她。

  那一刻,她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没有扑进他的怀里,向他诉说这些年对他的思念。

  如今大师兄摇身一变成为朝中的大祭司,这期间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原因,燕如霜只想赶紧弄清楚原委,可是大师兄在宫里,想要见他一面比登天还难,她只能设法去问问师父了。

  只是,师父说过,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准她跟他们联系,以免露出破绽引起南宫毅的怀疑,加上她也担心大师兄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行踪,她决定,还是先不要跟师父他们说。

  好在现在大师兄已经知道她的身份,说不定会设法来靖王府找她,她只要耐心等着就是了。

继续阅读:第20章 乌鸦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娇王爷小蛮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