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公子

  燕如霜回到医馆,飞快地戴上人皮面具,又用逍遥宫秘制的颜料涂抹在身上,将皮肤变得黑黄,也将她身上独特的香气掩盖住。

  在穿衣裳的时候,她发现束胸不见了,这才想起刚才在温泉池中被南宫毅拽了下来丢在了池水中,因为着急逃跑不记得拿了回来,她只能重新拿了一条白布。

  想到刚才自己被那个大色魔占了便宜,燕如霜的心里就又是羞恼又是后怕,要不是池水突然翻腾破坏了南宫毅的企图,此刻她一定已经被南宫毅吃干抹净,然后像对待那个花魁那般,将她活活弄死。

  从那池水翻腾的程度来看,那人的武功一定很高强,可以在远处用内力驱动池水袭击他们,迫使南宫毅放开了对她的控制,又好巧不巧冲开了她的穴道,让她得以逃生。

  这个人是谁呢?

  最初燕如霜以为是同门中人,现在细想,却又觉得不太可能。因为逍遥派的武功心法以阴柔为主,不似那般气势磅礴,再说有如此雄厚内力之人,整个逍遥派除了师父之外,再不会有其他人。

  然而当初她奉命下山之时,师父已经离开帝都回逍遥宫了,他曾说过,会派二师兄在虎头崖那边驻守,跟她保持联络,他是断不会轻易再来。

  再说刚才那巨浪分明是对着她和南宫毅打来,若是自己人,没可能不顾她的性命。

  这人必定是南宫毅的仇家,恰好想来行刺他,却撞上他在非礼她,就趁机出手。只是南宫毅武功实在高强,在那种时刻都能带着她闪避,可想而知,要杀他真的很不容易。

  换好装束,燕如霜又变成了又黑又瘦又丑的小男孩,仔细检查毫无破绽之后,她才放下心来上床去睡觉。

  这一折腾,天都快亮了,燕如霜只觉得身子异常疲惫,想抓紧时间眯一眯眼,却又怎么都睡不着,只要闭上眼睛,就会浮现出南宫毅抱着她的情景。

  燕如霜的耳根一热,暗骂一句自己是疯了,怎么还要回味?

  那样无耻的恶魔,今日被他占了便宜,他日一定要将他制服,把他碎尸万段。

  雄鸡打鸣的时候,燕如霜终于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燕如霜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自从来到靖王府,这是燕如霜第一次睡过头,要不是旺财过来喊她,她还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

  “离尘,快起来,殿下回来了,快去做早饭。”

  燕如霜一骨碌爬起来,揉了揉睡眼稀松的眼睛,使劲摇了摇脑袋,才彻底清醒过来。

  昨夜做了一晚上的梦,梦里全部是南宫毅那混蛋的影子,最可恨的是,在梦里她居然没有反抗他,不舍得离开他的怀抱。

  “真是昏了头了!”燕如霜咬牙切齿地拍了拍脑袋,赶紧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妥当就冲向厨房。

  一路上,旺财碎碎念。

  “昨夜殿下突然回来了,也不知怎么感染了风寒,说是没什么胃口,李大厨巴巴地给他做了一碗燕窝羹送过去,他却全部吐了出来,说是还是要吃你做的东西。”

  感染了风寒?怎么没病死他?

  燕如霜恨得牙痒痒,加快了脚步。

  要不是怕暴露身份,她真想在他的早饭里加上一点调料,让他的病情加重,然后死翘翘!

  进了厨房,初蕾和暗香已经在里面等候,见燕如霜过来,初蕾的俏脸一沉,道:“离尘,你好大的胆子,日头都上三杆了,你还不过来做饭,是嫌皮痒了吗?”

  “初蕾姐姐莫怪,离尘并不知道殿下回来了,这几日都在医馆帮忙制药呢!”旺财忙帮燕如霜解释。

  “好了,废话少说,殿下还在等着呢!”暗香皱了皱眉,对燕如霜说道:“离尘,殿下昨夜受了凉,胃口不佳,你看做些什么早点好?”

  燕如霜问:“殿下可曾说想吃什么?”

  “未曾。”

  “那我看着办吧!”

  燕如霜心里早就有了打算,卷起袖子就开始干活。

  感染风寒之人宜吃清淡的东西,荤腥肥腻都不能吃,她打算就做一小锅白粥,再配上一碟素三丁和一碟腌黄瓜皮就行了。

  早饭很快就做好了,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的李进看了冷笑道:“我当做什么好东西,这种粗食,连我们下人都嫌弃,你还敢做给殿下吃,是想讨骂吗?”

  旺财见了也有些担心:“离尘,这也太简单了吧?殿下会不会不喜欢?”

  “放心吧,他一定会喜欢!”燕如霜胸有成竹,装好食盒交给初蕾。

  谁知初蕾却不肯接,而是冷冷说道:“殿下说了,要你亲自送过去。”

  李进叉起手,一脸看好戏的样子:“小子,等着挨罚吧!”

  燕如霜淡淡一笑,提起食盒就往景阳殿走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娇王爷小蛮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