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夜半哭声
十六公子2018-08-10 20:222,576

  景阳殿内,宋光单膝跪下,一脸羞愧地对南宫毅说道:“殿下,属下该死,让您在安华寺遇险,请殿下责罚。”

  皇家寺庙里混进刺客,害得靖王中毒,身为王府侍卫统领,他难辞其咎。

  初蕾和暗香听宋光这么说,想起今日遭遇,都羞愧地低下头。

  南宫毅斜倚在软塌上,一边喝茶一边漫不经心地扫了宋光一眼:“宋光,你的屁股还没好,你说这回板子打哪里?”

  宋光又开始冒汗了:“殿下,您说打哪里就打哪里!”

  “嗯,让本王想想。”南宫毅皱起眉头想了想,道:“要不这样吧,本王也不打你了,就弄一副板子写上‘宋光失职’挂在你的脖子上三日,让你长长记性,以后你就不会那么大意了。”

  “啊?”宋光一愣,开始脑补一副板子挂在脖子上是什么样子。

  天哪,那不是丢死人了?以后那帮侍卫们谁还会听他的话?

  初蕾想笑,看一眼暗香绷紧的脸,想到下一个就轮到罚她们俩,马上笑不出来了。

  果然,南宫毅的目光从宋光身上移了过来。

  暗香一扯初蕾的袖子,两人走到宋光身边跪下,低头说道:“殿下,请处罚奴婢。”

  南宫毅瞧着面前两位如花似玉的侍女,语气变得温和了些:“你们俩跟随本王有三年了,从未犯过错,可是今日却那么大意,让本王差点去地下陪母妃,按规矩,你们就算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了。”

  两名侍女顷刻白了脸,南宫毅说得没错,今日她们犯的错确实无法饶恕。

  宋光见状大惊,赶紧帮她们求情:“殿下息怒,初蕾她们很少出门,应敌经验也不够,求您饶恕她们。”

  南宫毅点点头:“说得也是,本王也不舍得砍你们的脑袋,要不就罚你们去院子里跪一晚上,明日一早搬到西院,去厨房帮厨吧。”

  三人面面相觑,想不到南宫毅会如此处罚她们。

  分明是降了她们的级别,从一等贴身丫鬟沦为三等杂役,以后再也不能侍候南宫毅,那比打她们一顿还要羞辱。

  初蕾马上掉下眼泪:“殿下,您还是赏奴婢一顿板子吧,奴婢不想离开您。”

  暗香没有开口,只是低着头,放在膝上的手却握紧了,可见她的心情也十分激动。

  宋光又想帮忙求情,南宫毅却把眼一瞪,道:“废话少说,就这么定了,你们都下去吧!”

  三人哭丧着脸起身,刚想退出去,却听南宫毅说道:“你们顺便把管家叫进来,本王今日还没翻牌子呢!”

  初蕾抬起头,忍不住劝道:“殿下,您的毒刚解,要不歇一晚吧!”

  南宫毅面色一沉:“你是觉得本王不行吗?”

  初蕾的脸一红,再不敢多言,跟着暗香他们走了出去。

  ……

  燕如霜跟着侍卫们吃了晚饭,一名管事打扮的男子上前领着她往西院走去。

  长长的回廊挂着灯笼,距离丈余都能看得清楚,燕如霜一脸好奇地四下张望。

  园子里的积雪皑皑,在夜幕下散发着莹白色的光芒。

  王府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精致幽雅,即便是在冬日经风雪肆掠,园中景物却不见半点萧索。

  一路前行都能闻到缕缕清香,燕如霜知道,那是梅花开了。

  “到了,日后你就住在这里。”管事在一处厢房停下脚步,指了指房门,转身就走。

  这处厢房比前院要简陋许多,应是下人住的地方。

  燕如霜推门进去,屋里陈设简陋,一溜摆着四张床,其中三张床上都有衣物,靠窗的那张只有铺盖,应该就是为她准备的。

  屋里有一股难闻的气味,像是臭鞋袜混合着臭汗味,燕如霜皱起眉头,走过去把包袱放下,伸手推开窗户。

  寒意扑面而来,燕如霜缩了缩脖子,开始寻思怎么想办法自己住一间房。因为,她并不是男人,要是整天跟这些臭男人住在一起,岂不是很不方便?

  燕如霜刚把包袱里的衣物放好,门口就传来脚步声和说话声,接着进来三名男子。

  三人看见燕如霜,都露出好奇的表情,似乎没想到会突然来一个新人。

  燕如霜忙作自我介绍,其中两名年纪稍轻的马上叽叽喳喳说开了。

  “原来你就是那个小和尚,看不出来,挺有能耐啊!”

  “是啊,救了殿下的命,以后可有好日子过了。”

  燕如霜打哈哈,故作谦虚道:“哪里,不过是误打误撞罢了,以后还请各位多多关照。”

  那两人报了姓名,一个叫旺财,一个叫高升,都是在厨房帮厨的。

  旺财指着另一个年岁稍长的向燕如霜做介绍,说他叫李进,是王府的大厨,做了一手好菜。

  燕如霜忙向李进点头问好,李进只是冷冷地瞟了燕如霜一眼,没有搭理她,而是对旺财他们说道:“行了,时候不早了,赶紧睡觉,明儿还要早起干活呢!”

  旺财和高升不再多言,爬上床就开始脱衣服。

  燕如霜慌忙别过脸,从床底下拿出一个脸盆往外走。

  “喂,你干啥去?”旺财问道。

  “我去弄点水洗洗。”燕如霜习惯了每日都要洗个澡才能睡觉,现在来到这里洗澡暂时就别想了,但是脸和脚还是要洗的,不然她怎么睡得着?

  旺财把臭袜子往鞋子里一塞:“这大冷天的有啥好洗的,赶紧睡吧!”

  燕如霜笑笑,转身走了出去。

  一出门,燕如霜就使劲吸了几口气。

  刚才旺财他们脱下鞋子那一刻整个屋子更臭了,差点没把她熏倒。无论如何,她也不能在那屋里睡,不然等不到弄死南宫毅,她先被熏死。

  她必须赶紧想个办法自己住一间房。

  后院有一口井,燕如霜在来的路上就看见了,这会子一边动脑子一边往那边走,快走到井边时,她突然听见一阵哭声从旁边的树丛中传来。

  那哭声凄切,在这大晚上听着格外渗人,饶是燕如霜胆子大,一颗心也提了起来。

  她放轻脚步慢慢走过去,看见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孩子蹲在一棵大树下,正从篮子里拿出一沓纸钱点燃。

  燕如霜吃了一惊,这丫头胆子真大,敢偷偷在王府烧纸钱,看来她要祭拜的人一定很要紧,否则她不会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做这种事。

  那丫鬟一边抽泣一边低声念叨:“娘,今天是您的忌日,女儿不孝,这些年都不能去您坟前祭拜,更不能为您报仇,您泉下有知,别怪女儿。”

  报仇?

  燕如霜来了兴趣,赶紧闪身躲在旁边的树后面,竖起耳朵认真听。

  那丫鬟又说道:“娘,殿下一切安好,您不用记挂,女儿也会永远把那个秘密埋在肚子里,绝对不会让他知道。”

  燕如霜更觉奇怪,什么秘密那么要紧?还不能告诉南宫毅?

  “要是殿下知道了,肯定会找那人报仇,那样殿下就危险了。”

  丫鬟继续碎碎念,燕如霜越听越糊涂,真想冲出去把她揪起来问个明白。

  这时,不远处传来更鼓声,那丫鬟住了嘴,把纸钱烧完用脚踩灭,又从旁边的树枝上抓了一把雪撒上去,才提了篮子匆匆离去。

继续阅读:第6章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娇王爷小蛮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