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秦雨瑶
丶多余2018-07-28 02:123,312

  看着众人淡漠的神色,我自嘲的笑了笑。而后准备在仓库这里拿些许食物带在身上以防万一,要是被困在另一个地方的话,有食物还能坚持一段时间。

  结果我刚弯腰准备拿一小盒压缩食物,就有人冲我喊道:“你干嘛?”

  我头都不回的冷冷说道:“拿点吃的准备离开。”

  “什么?”有人一听我的话立马跳了起来说道:“不行,这是我们的食物,你给我们放下。”

  听到这话,我缓缓回过头,死死的盯着他。

  被我这么盯着,这人气势一下就被我给压制,面露几分慌张的神色,眼神也不敢看我,随处乱飘。不过其他人看到这一幕纷纷上来帮忙,让我把手里的东西放下。

  “这是我们的东西,你别乱动。”

  “要走赶紧走,别在这里逗留,我们不欢迎你。”

  我听到这些话心里冷笑不已,这些人一副丑恶的嘴脸,还真把这儿当成是自己家了?简直可笑。

  马尾少女想帮我说话,不过我一把拉住了她。她还得留在这里,要是跟这些人闹僵了也不好,她一个小姑娘肯定拧不过这么多人。

  没搭理其他人,我转身揣了盒压缩食物就准备离开。这些人都是嘴上说的厉害,并不敢真个阻止我拿东西。对于这些人,我救过他们一次,也就已经尽了我的义务。往后,大家各安生死,谁都不欠谁。

  这仓库里放的东西到挺多,我四处环顾了一下,发现墙角的地上放着一些工具,铲子撬棍,甚至我还看到了一把斧子。

  见此,我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过来,一把拎起地上的斧子。看到我这举动,四周的人一个个警惕的往后退了两步,神色中带着几分恐慌。有人指着我磕磕巴巴的说道:“你……你要干嘛?”

  我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像他这样的人,一辈子都像狗一样的活着。他的人生中,除了对未知的恐惧以外,就剩下被动接受这个世界的心酸和无奈。如果人都不能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掂了掂手里的斧子,感觉重量恰好,用来防身最为合适不过。

  “我走了,你自己保重。”我跟马尾少女说道。

  说罢,我转身就准备走。马尾少女一看,当即喊道:“大叔,我跟你一起走。”

  我冲她摆了摆手,外面太过危险,稍有不慎就会丢掉自己的小命。我一个人出去自保都未必能够,就更不用说分出手保护她了。

  “不。”马尾少女摇了摇头:“这地方太恶心,不想待在这里。”

  这话一出,那可真的是得罪了一屋子的人。有几个男的怒目而视,纷纷叫骂出声。他们看到我手里拿着斧子不敢惹我,但对一个手里什么武器都没有的少女,他们可一点都不怕,有多难听骂的多难听,气的马尾少女脸都变了。

  看情况演变成这样,我心里一叹,也不矫情,从地上拿起那个撬棍扔给马尾少女:“行,你要跟我走那咱们就一起出去。这个你拿着,用来防身。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头,一旦离开了这里,是生是死我也无法预料。”

  马尾少女重重的点了点头,倔强的小脸上透露出了几分固执的神色。

  随后,我俩又拿了点吃的便准备离开。屋里的人看到我们要走,脸上的表情就跟送瘟神一样:“赶紧走,离我们远远的,别再来了。”

  我和马尾少女没跟他们多废话,钻进了通风管道就离开了。我们一走,仓库里的人就开始冷嘲热讽了起来。

  “真把自己不当人了,还敢到处乱跑,我看他们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反正躲在这里最安全,还有这么多食物,只要等待救援就行。”

  “那是,我们的运气可真好,能找到这么一个避难的地方,很快就有人来救我们了。”

  就在众人说话的时候,这个小仓库的角落里,正有一个人抱着桶水大口大口的喝着。这人身体微微发抖,情绪看上去非常的不稳定,他之前就被关在杀马特的隔壁。

  我和马尾少女钻进了通风管道后一路往着岔口爬去,路上的时候,马尾少女跟我说道:“大叔,你叫什么啊?”

  我听到马尾少女的话,停都不停,一边往前爬一边说道:“名字就是个代号而已,说不定从这里出去了以后,咱们就各走各的路了。况且,问别人名字之前,你是不是得先做个自我介绍?”

  “大叔……”马尾少女把声音拉长了起来:“难道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很没劲诶。”

  我依然一边往前爬一边说道:“那你很有劲的话就好好把劲省下来,一会有你用劲的地方。”

  “切,没劲。”马尾少女撇了撇嘴。

  “一会呢,你跟紧我。咱们这可不是去玩的,你要不想死的话就把玩闹的心思收起来。”

  十八九岁的少女依然处于叛逆期的,可能她还没有意识到事情有多么严重,我要是不好好跟她提个醒,到时候她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哦。”

  没去管马尾少女是怎么样的想法,我握着斧子小心翼翼的往前爬着,等到了拐角处的时候,我握着斧子的手不由得紧了紧。虽然知道另一边的人不可能爬过来,但小心谨慎些总是没错。

  刚准备过拐角,突然马尾少女使劲晃了我一下,并发出啊的一声。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我一跳,忙问她出什么事了。

  谁知道她看我反应这么大,不由得咯咯的笑了起来。

  “大叔,你还真是蠢啊。”

  被马尾少女摆了一道,我白了她一眼继续往前爬,我现在可没有功夫跟她玩这些无聊的游戏。

  过了拐角爬了一段路,就到了岔道口。我又检查了一下那个网状的金属隔板,发现这隔板并不薄,想用斧子劈开一条路根本不可能。

  “撬棍。”我把手伸向后面说道。

  马尾少女一听我要撬棍,当即戏谑道:“大叔,你求我啊,要么你就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给你。”

  看马尾少女耍起无赖了,我有些不耐烦的喝道:“快点!别浪费时间行不行?”

  说着,我手伸过去一把把她手里的撬棍拽了过来,气的马尾少女嘟着嘴踹了我一脚。真不知道现在的小姑娘是怎么回事,没点眼色。这要是平时的话我跟她开玩笑也就开了,可现在哪是开玩笑的时候。

  拿过撬棍,我想试试能不能把这个隔板撬开。但是隔板封的很死,根本没有缝隙让我下手。试了好几下,只能无奈放弃。

  “不行,这条路过不去,只能回大厅。”

  现在能走的路都是封死的,只能去大厅那里。之前我跟着众人爬进通风管道的时候,我发现通风管道的另一边还有一条路,不知道能通往哪里。现在已经没有其他地方可去,也只能去那边看看。

  随后,我和马尾少女两人一起往大厅的通风管道出口爬去。因为我之前凶了她一顿,导致我俩之间的气氛一下就沉闷了下来。不过我也乐得这样,她不烦我,世界才安静呢。

  爬了几分钟,我正琢磨着一会要怎么才能离开的时候,马尾少女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我叫秦雨瑶,今年刚刚高中毕业。因为前几天和家里人吵了一架,就一个人跑到轮回网咖上网去了。”

  听到秦雨瑶的话,我回头瞟了她一眼,名字挺文静的,怎么人有点疯疯癫癫的呢。

  “真不知道我妈到底是怎么想的,离婚这么多年了,也不愿意找个合适的人。那天……”

  秦雨瑶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有些忧伤,没想到她竟然是个单亲家庭,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不过谁没有本难念的经呢,不管别人的生活环境怎么样,我都没资格评论什么。

  只是让我诧异的是,秦雨瑶竟然将这种事情告诉了我,这就表示她是信任我的。否则,一个无亲无故的陌生人,她怎么会跟我说这种事。

  “方云,前电竞职业选手,如今退役在家。”我沉着声跟秦雨瑶说道,既然她对我坦诚了,我自然不该对她有什么隐瞒。

  秦雨瑶一听,捂着嘴笑了笑:“大叔,你这么没劲有女朋友么?”

  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我丢下句话,留下有些错愕的秦雨瑶继续往前爬去。

  “我女儿都一岁了。”

  “哈?!”

  短暂的愣神后秦雨瑶立马跟了上来,笑嘻嘻的说道:“大叔,没看出来啊。你这么蠢的人,女儿都有了,肯定很可爱吧。”

  本来听到前面的话我刚想说她,但她后面的那句话倒说的很不错嘛。想到这,我脑海里又浮现出了方宁噘着嘴的可爱模样,这让我心里暖融融的。

  人总得有一些让自己付出性命都要去守护的人,为了这些人,即便身处地狱中也得闯出去见到他们不可!

  “大叔,要是能出去,我给你女儿当姐姐吧。”秦雨瑶雀跃的说道。

  我白了她一眼:“那就活着跟我一起离开这里。”

  “好!”

  很快,我俩就爬到了囚禁我们的大厅正上方的通风管道出口。到了这里以后,我尽量放慢动作,而后小心的探出头准备察看一下情况。

  我刚探出头,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就扑面而来,闻的人几欲作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