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唯一的出路
拼命第一郎2019-11-19 14:563,295

  秋水镇西桥的桥洞,是一个和秋水中学‘小树林’差不多的所在,秋水中学里操场旁的那片小树林,是因为传闻闹鬼,才很少有学生去里面玩的,而这个西桥桥洞,则是因为人们去了这个桥洞就会感觉胸闷。

  上一世的赵钰曾经就去过这个西桥桥洞,确实就和传闻一样,只要进了桥洞里,就会感觉胸闷,而离开这个桥洞之后,胸闷的感觉就会慢慢消失。

  上一世,赵钰一直不明白这桥洞会让人胸闷的原理,当然,上一世这个桥洞因为一直没能引起‘大人物’的注意力,所以,也没有人知道这个桥洞的真正秘密。

  不过,不知道这个桥洞的秘密也不要紧,反正他现在也只是需要找个不会有人出现的地方炼药而已,赵钰这样想着,也就把自行车停在了西桥旁边,然后他就带着买的中药向着桥下面的桥洞去了。

  咦?奇怪啊!赵钰走进了桥洞里面之后,就忍不住皱起了眉毛,怎么感觉不到胸闷的不适感了呢?上一世我来这里的时候,我明明记得当时感到了胸闷的!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因为重生回来,造成了所谓的‘蝴蝶效应’?

  不对,这个地方应该没有那么简单,不过我还是等有时间的时候再来这里研究吧,现在还是先把给冷雨瞳治脸的药炼制出来再说。

  这样想着,赵钰也就在一片还算干净的碎石上面盘腿坐了下来。

  *

  又是花费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赵钰这才把药液炼制了出来,装药液的小玻璃瓶依然是从郑湘那里要来的,他把药液装好了之后,就站起了身子。

  他伸手擦了擦额头山的汗水,又重新打量了一遍这个古怪的桥洞,嗯,今天是没有时间了,改天再来研究你好了。

  随后赵钰就赶紧回到了桥上面,带上药骑着自行车回家了。

  他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多了,在他家里一直等着他回来的一群人,虽说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心里其实早已经急不可耐了。

  不光是冷军一家人和乔广辉夫妇俩,赵东坤夫妇二人同样有点坐不住,别看这是在自家的地盘上,问题是他两口子和这五个人谁都不熟啊,不熟那就很尴尬呗!

  只有赵水儿一个人在西屋写作业,反倒成了最自在的。

  见到赵钰回来,客厅里的人全都站起来了,赵钰一见这阵势,不禁无语,至于的么,我又不是重量级嘉宾……

  “钰啊,回来了?”赵红芳看向自家儿子的目光,还是带着点点担忧。

  赵钰冲着赵红芳笑笑,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他就转身向着冷军一家人走了过去,他把手里的药递给了冷雨瞳。

  “这瓶药和我之前给我婶子配的那瓶药是一样的,你可以等晚上临睡觉的时候,把它抹在脸上有纹身的地方,等到明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应该就会有效果了”,赵钰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他又转头看向了冷军夫妇两个:

  “如果明天早上发现这瓶药没有起到效果的话,那你们就还得再过来一趟,我再给你配另外一种药,毕竟,纹身和疤痕的区别还是挺大的”。

  “因为另外一种药会稍稍有点副作用,而且抹在皮肤上还会感觉疼,所以,我没有直接配那一种药,而是先配了这一瓶”,赵钰抿了抿嘴,“放心,这瓶药的效果也很好,正常情况下,这瓶药也完全可以做到祛除她脸上的纹身。”

  听了赵钰的话,屋子里的人都是点了点头。

  “小伙子,辛苦你了”,冷军由衷地说到。

  “没事没事”,赵钰摆了摆手,“我最多只是辛苦半个多小时煎药而已,但是却能帮助你们女儿把纹身这种可能会影响人一辈子的东西去掉,这笔买卖很赚啊!”

  听了这话,冷军夫妇俩都是忍不住一愣,的确,纹身如果纹在别的地方还好点,可纹在脸上……这个真的会影响人的一生的,不过让他们夫妇俩发愣的原因倒不是因为赵钰的话,而是他们觉得有点奇怪,赵钰说的话,按理说不应该是他这个年龄段能说出来的啊!

  但是此时他们也想不了那么多了,最多也只是感觉赵钰这小孩有点成熟。

  “不管怎么样,你都辛苦了,小伙子”,冷军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了钱包,“这六百块钱你先拿着,就当是一部分治疗费了。”

  那个年代,六百块钱已经不少了,饭店的服务员干一个月,能给到八百块钱那就顶天了。

  “叔叔,这个钱我不能要”,赵钰连忙拒绝,“叔叔,就算你想给我治疗费,你也得等到我的药确实起了效果再给啊,现在我真的不能要这钱。”

  “叔叔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好了,不管这药有没有效果,叔叔都要谢谢你”。

  ……

  不管冷军怎么说,赵钰都坚持不要钱,而赵东坤两口子也都说不要,他们觉得这事儿子做的对,不就是帮着煎了副药吗,怎么能收人家那么多钱呢?

  赵钰一家人一再坚持,冷军一家人也没有办法,最后也只能说等赵钰治好了冷雨瞳的脸,他们再来好好感谢感谢赵钰一家人。

  等冷军一家人和乔广辉夫妇俩走后,赵东坤两口子还是感觉有点懵。

  这一大天,怎么感觉过的稀里糊涂的呢?先是分地的事情莫名其妙的被刚巧来这里的乔镇长帮忙解决了,接着又发现一直都非常了解的儿子,竟然学会了配药煎药,甚至还把镇长媳妇胳膊上的疤痕给祛除了!

  说起配药煎药这事,两口子也是把赵钰‘审问’了一通,可惜也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因为赵钰只说他是跟一个老头学的,至于跟哪里的老头学的,这就不知道了,赵钰自己也说不知道,反正挺神秘的一老头,只是在镇子上呆了几天就走了。

  这一连串的事情,虽然全是好事,但却如梦似幻,感觉特别不真实。

  可这些事明明又是真实的,因为你要说不真实,那桌子上放的那些水果和两瓶金月亮原浆是从哪里来的?

  看着桌子上的那两瓶金月亮原浆,赵东坤简直都要乐开了花,乖乖,这酒一瓶可要一百多块钱呢,这乔镇长可真大方!

  赵红芳脸上的笑容也一直没有断过,直到晚上吃晚饭的时候,老两口也美滋滋的,看着他们两个这样的神色,赵钰只感觉自己的心里非常的满足。

  真好,爸妈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不过,让赵钰还有赵水儿无语的是,赵东坤明明那么眼馋那两瓶金月亮原浆,但却在吃晚饭的时候,一瓶都没有舍得开。

  “哎,你们两个懂什么,这酒可不能瞎喝,一百多块钱一瓶呢,是爸爸这庄户人家能喝的酒吗?”赵东坤看着儿女不理解的样子,摆了摆手,“以后啊,有个什么事的时候,送人用吧,这么好的酒,什么事摆不平?”

  “爸,那有两瓶呢,你只打开一瓶都不行吗?”

  赵东坤一瞪眼:“哦!你给人送酒,有只送一瓶的吗?”

  无论怎么说,赵东坤就是不肯喝金月亮原浆,赵钰也没有办法,他心说只能等真正的改变家庭条件的时候再说了。

  *

  第二天上午,冷军一行人开着车又过来了。

  这一次,他们一家人都是面带笑容而来的,冷雨瞳脸上的口罩也摘下去了,与昨天不同的是,她脸上那两朵带着独有韵味的花,已经不见了踪影。

  只不过她这张小脸,天生冷艳,即便脸上干干净净,仍然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熟人也勿近’的感觉。

  “哎呀!赵老哥!你们家的药太厉害了!真的!真的太厉害了!”

  冷军今天很激动,真的很激动,虽然他和洪梅一直听乔广辉一家人说赵钰家的药多么多么厉害,但其实他的心里,并没有对赵钰昨天配出来的那瓶药抱多大希望。

  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如果那瓶药在女儿的脸上没有多大效果,他也不会太过失望。

  但是他真的没有想到,这瓶药竟然真的有效果!!不是有一点点效果那么简单,是完全、彻底的把女儿脸上的纹身给祛除了啊!

  听到这话,赵东坤有点不知道怎么应答,只是笑着说:“治好了就好,治好了就好。”

  赵钰看到冷雨瞳那张冷艳的俏脸,内心也是有点小小的惊讶,没想到这丫头把脸上独有韵味的花去掉之后,竟然如此漂亮,对比乔雨诗,两人可说是各有千秋了。

  冷军一家人这次来,带来了好多东西,烟酒、水果、零食都买了很多,临走临走,还偷偷塞到赵东坤的口袋里六百块钱。

  *

  赵东坤两口子虽说感觉有点受之有愧,但看到人家送来的满桌子的东西,还是感觉喜不自胜。

  有人欢喜有人愁,听说冷军一家人今天上午又去了赵东坤的家里,还给赵东坤一家买了特别多的东西,赵喜民在家里再也坐不住了。

  看来,这喜欢扮猪吃虎的赵东坤和县委书记家的关系真的不一般,这可真特码的让人上火!

  赵喜民想了半天,终于还是带上钱出了门。

  没办法了,现在这种局面,他觉得跪添赵东坤一家是唯一的出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剑尊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剑尊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