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没碰过女人?
桑小小2019-10-07 10:402,200

  这个时候君桑吉才不会凑上去自找没趣,而是转身进了御膳房,开始把玩那两只“不举”的猫儿。

  ……

  “君丞止,你发什么神经,快把我放下来。”顾锦瑟不断的捶打对方的脊背,可她那点力气,对于常年习武的人来说,犹如隔靴搔痒,无用。

  这是第二次被人扛着,感觉很不舒服,顾锦瑟心中叹了口气,古代就没有‘公主抱’吗?就不能,不能温柔点,动不动就扛人,当自己是苦力啊,真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想着对方也不能把自己怎样,况且人家还是皇上,在人家的一亩三分地,服软是每天的必修课。在反复挣扎无果后,顾锦瑟任命的伸直了胳膊,一副挺尸的样子,任由对方为所欲为。

  君丞止的脸色并没有对方的认命,而有一丝的溶解。

  敢说自己不举,放眼整个西凉国,也只有这个女人,敢在黄天化日之下,在自己的地盘,和自己的下人,公开讨论,想想,君丞止的脸色又阴沉几分。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毫无规矩,言语大胆。

  真当皇宫是自己家。

  哼……

  喜巧端着一盘葡萄刚出凤倾宫,便看到皇上扛着一个人,气冲冲的走了过来,她忙屈膝行礼,去听到头顶传来一句冰冷的声音:“关门,任何人不得进入。”

  喜巧一顿,抬头,正好对上某人的嬉皮笑脸的眼眸,惊呼道:“娘娘。”

  顾锦瑟笑嘻嘻的挥了挥手,并没有感觉到危险的存在,只是觉得有些尴尬,以这种姿态和人打招呼;“没事,没事……”

  朱红色的殿门咣铛一声被门口的侍卫关上,喜巧傻眼的站在门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自己不就是回来帮娘娘洗个葡萄,怎么就成这样了。

  啊……

  一声惊呼,某女的屁股被狠狠的摔在床上,顾锦瑟疼的皱了皱眉毛,顾不得别的,伸手便去摸自己的屁股,嘴里抱怨道:“好疼啊。”

  不等她抬眸,某人的身体已经倾了上来,顾锦瑟瞬间清醒,顾不得疼痛,身子缩了缩,不解的质问道:“你干嘛?”

  那本该在身后的手,本能的捂住自己的胸口,目子里充满了警惕。

  “干什么?”君丞止那妖孽的眼眸,微咪,嘴角勾出完美的弧度,轻挑剑眉,身子又向前倾了倾,能清晰的闻到对方身上的香味,清雅,诱人,撑在床边的手,情不自禁的紧了紧。

  动作不由自己的顿在原地。眸底闪过一丝,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贪婪。

  美眼迷离,嘴角带着惩罚性的微笑,顾锦瑟可是二十一世纪的人,若是现在还不明白对方想干什么,那真的是脑残了,忙用手顶住对方的胸膛,让两人拉来一点距离,略带结巴的问道:“你,你生气,也要有个原有吧,你,你说清楚,我到底哪里惹到你。”

  到现在顾锦瑟也不明白,自己不就是和宫娥们讨论一下御膳房的小猫,为什么还不怀孕,怎么对方过来就气呼呼的把自己扛回来,到底哪里出错了?

  就算古代不允许这,不允许那,他教训两句便是,也用这种眼神盯着自己。

  君丞止雅佞一笑,伸手禁锢住对方的下巴,咬牙切齿的问道:“怎么,现在怕了,刚才不是还笑的很开心。居然说朕不举,难道朕的皇后试过?欲求不满?那可真的是朕的失职啊。”

  不举?欲求不满?

  自己什么时候说过。

  顾锦瑟皱了皱眉头,想着肯定是对方误会了,欲要解释,却发现两人的姿势实在是太暧昧,耳根忍不住微红,缩了缩脖子:“什么不举,什么欲求不满,君丞止,你是不是误会了?”

  她想挣脱对方的紧固,这种暧昧的姿势,太,太惹人遐想了。

  “你敢说,你刚才和宫娥们不是在讨论朕。”

  额……

  这下顾锦瑟彻底明白怎么回事,心情反倒瞬间明亮,忍不住低笑。

  君丞止皱眉,怎么回事,刚才还一副害怕的样子,怎么转眼:“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公然污蔑朕,可是杀九族的大罪。”

  别以为她是九千岁的养女,自己就不能把她怎样。

  况且,现在,九千岁似乎更希望自己的这个女儿死在自己手里。

  顾锦瑟捂在胸口的手松开,双手撑在背后,一副任君多采撷的样子:“你误会了,我们刚才讨论的是御膳房的小猫,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没有生孩子,我怀疑,它们不举。”

  说完还调皮的笑了笑,眨了眨眼睛,似乎等待对方的肯定。

  “你们刚才在讨论小猫?”君丞止皱了皱眉头,神色出现了裂缝,没了刚才的冰冷。

  “那你以为真的讨论你啊?”顾锦瑟转头,挣脱开对方的禁锢,见对方没有要动的意思,顿时生出一股调戏之意,头靠近几分,挑衅的问道:“君丞止,你不会到现在还没有碰过女人吧?”

  说完,她自己都不相信,堂堂的西凉国皇上,怎么会没有女人,就算后宫的女人都不喜欢,也可以偷偷的找外面的女人,总不会委屈自己。

  况且君丞止也二十多了,不可能没有碰过女人,想想都觉得自己问的可笑。

  误会解释清楚,顾锦瑟用手推了推对方,道:“好了,既然是误会,你先起来。”

  可手碰到对方结实的胸膛,没有丝毫的动容。

  顾锦瑟抬眸,才发现对方亮色铁青。

  君丞止死死的盯着她,魅惑的一笑,声音略带低沉的道:“原来皇后如此关心朕的身体,真是让朕受宠若惊。”

  本来听到解释,君丞止还懊悔自己太冲动了,不应该不问青红在白,就把人扛了回来。

  可这内疚也就持续了几秒,便听到对方赤裸裸挑衅的话。

  什么叫没有碰过女人。

  君丞止王者的尊严,受到质疑。今日不做点什么,似乎难以服众。

  不等对方解释,君丞止的身子快速向前倾入,贴上那柔软的唇,他第一反应,好软,舍不得离开。

  顾锦瑟傻傻的愣在原地,只感觉对方的近在咫尺,能清晰的看清对方的睫毛。

  啊……

继续阅读:第二十三章 回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