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玄铁
桑小小2018-08-15 01:532,347

  顾锦瑟坐在书房,已经半柱香。

  怪不得君丞止说,她不会抓到真正的凶手。原来他早就猜到才是此事和顾和有关。

  “阴险,狡诈。”

  现在骑虎难下。

  顾锦瑟并不是怕顾和,而是她一个一无权二无钱的人,拿什么和对方斗。

  即便是最后真查出什么,君丞止也不能把顾和怎样。

  若是他能动顾和,早就动了。

  想到隔间的李旦,顾锦瑟心一横,不管怎样,就算是天王老子,她也要试一试,更可况对方还是个太监。

  当即,顾锦瑟叫来喜巧,两人换上男子的衣服,带着李旦出了皇宫。

  君桑吉接到皇上的旨意,早候在宫门口,见顾锦瑟出来,命人上前拦下。

  换上君桑吉的马车,几人出了皇宫。

  顾锦瑟仔细端详车内的摆设,问道:“这马车是你的?”

  “嗯,你别看……”

  不等君桑吉说完,顾锦瑟便说道:“这车我要了。”

  “你,你知道我打造这辆车花了多少钱吗?你看一眼就要走。”君桑吉不舍的抚摸着车壁,忽然意识到什么,眸子中带着一丝兴奋:“你难道看出其中的奥秘?”

  顾锦瑟柔弱无骨的手,触碰到那坚硬的车壁:“你用玄铁打造车壁,在车的夹层还安装的机关,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箭上还有剧毒。”

  刚才一进来,便问道一股异香,她还奇怪,君桑吉怎么会让她坐这样的车。

  当背后传来阵阵凉意时,顾锦瑟瞬间明白,那股异香是毒药,并不是什么香粉。

  对玄铁,顾锦瑟在熟悉不过。冰冷坚硬的感觉,让她历历在目。在特工队,很多东西都是刀枪不入。玄铁在二十一世纪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可在西凉国,那可是宝贝。

  君桑吉能用玄铁打造整辆车,可见他手里有很多,甚至知道玄铁的所在。

  君桑吉兴奋不已,他没想到眼前的女子,有如此见识,只看了一眼便知道其中的门道,可见是行家。

  不过,她一个闺阁中的小姐,怎么会懂这些?而且猜的分毫不差。

  顾锦瑟把对方的神色尽收眼底,解释道:“顾府什么没有,我知道很奇怪吗?”

  她暗自庆幸,有一个权利滔天的便宜爹爹,现在推倒他身上,没人会怀疑。

  君桑吉恍然,也对,顾和权倾朝野,手里自然有玄铁,至于车内的设计?他审视对方,顾锦瑟肯定在说谎,如此重要的事情,顾和不可能让她知道,顶多是她无意中偷听到。

  顾锦瑟被对方看得心里发毛,唯恐他在问什么,不耐烦的说道:“你到底给不给?”见君桑吉犹豫,她莞尔一笑:“这件事你皇兄知道吗?”

  “别,千万别,我的好嫂子,不奶奶,我给你还不行嘛,千万不要告诉皇兄。”君桑吉求饶道:“先让我过把瘾,在告诉皇兄也不迟。”

  他的确知道玄铁的所在,他也是无意中发现,想着先弄点兵器,然后在告诉君丞止。

  这次出门办事,又有顾锦瑟随行,为了安全起见,他才拿出自己的宝贝,没想到,哎……

  命也!

  顾锦瑟清澈的眼眸,眨了眨:“顺便帮我打造一套兵器吧。”那态度,那神情,没有一丝的不好意思。

  “一套?”君桑吉诧异的睁大眼睛:“你还是直接告诉皇兄算了。”

  “不要这样嘛,都是很简单的东西。”

  “不要。”

  ……

  有了君桑吉这个活宝,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他们便到了宝香村。

  到了村口,几人下车,李旦领着大家来到自己家。

  离家三个月,到了家门口,他却定在了原地。

  顾锦瑟心疼的抚摸着对方的头,安慰道:“没事,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有姐姐在。”

  别看李旦才八岁,却是个早熟的孩子,想来,他被扒了舌头,若此事让他的爹爹知道,还不知道心疼成什么样子。

  他慢慢的推开门,听到屋内的咳嗽声,急忙跑了进去。

  “啊,啊,啊……”李旦着急的叫喊,可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顾锦瑟眼圈微红,不忍直视。

  她想起,自己在特工队的时候,曾经为救一名王子,活生生的从一个孩子身上取出心脏,移植到王子身上。

  她以为自己见惯了生死,早已失去了所谓的同情心,可自从遇到李旦,她重新又活了过来。

  床上瘦骨如柴的男子,听到声响,慢慢睁开眼睛,当看到对方,那干枯的眸子,溢满了晶莹:“旦儿,真的是你吗?你终于回来了。”

  他努力坐起来紧紧的抱住李旦,抚摸这对方的脸:“你到底去哪了,急死爹爹了。”说完,又紧紧的抱住对方。

  李旦不能言语,只是躲在爹爹怀里哭泣。

  这幅场景,让风流不羁的君桑吉也为之动容:“只屋子太闷了,我出去逛逛。”

  “小姐,太可怜了。”喜巧早已泪流满面。

  待两人哭诉完后,男子才发现李旦的异常:“旦儿,你怎么不说话啊?”

  “他,他被人扒了舌头。”顾锦瑟艰难的说出了这几个字,这种感觉比杀了她还痛。

  “什么?你说什么?”男子闻言,惊慌的看向李旦,当看他口中空空如也时,瞬间晕了过去。

  “啊,啊……”李旦急的摇晃对方的胳膊。

  顾锦瑟快步上前,握住对方的手腕,发现对方身体虚弱,惊吓过度,并无大碍:“你放心,你爹爹只是晕过去了,一会便会醒来。”

  李旦半信半疑,可他还小,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紧紧的攥住爹爹的胳膊。

  顾锦瑟扫了一眼屋内,吩咐喜巧去集市买些吃食,然后把屋子打扫一下。

  半个时辰后,男子才慢慢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儿子,瞬间泪流满面:“我可怜的旦儿啊。怎么会这样。”

  顾锦瑟上前安慰道:“这位大哥,不管怎样,李旦安全的回来了,以后一定要照顾好他。”

  此时男子才注意到,屋内还有其他人,他疑惑的问道:“您是?”

  顾锦瑟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并没有告诉对方自己的真实身份。只说自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男子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咕咚跪下,李旦也跟着跪下:“谢谢小姐的救命之恩。有生之年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您的救命之恩。”

  说完便磕头。

  顾锦瑟略显尴尬,忙上前搀扶:“大哥,我只是举手之劳,您快起。”

  此时,门外传来一声急切的呼喊,顾锦瑟眉头一皱。

继续阅读:第四十章 小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