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朕的女人
桑小小2018-08-14 10:112,255

  “怎么回事,哪里受伤了?”君丞止接到消息,快步出了书房,直奔凤倾宫,见顾锦瑟坐在床上,身上脏兮兮,担忧的上前查看。

  顾锦瑟心里一暖,道:“你不用担心,我没有受伤。”说完蹦了两下,又转了一圈。

  见对方真的没事,君丞止才舒了口气,面色冰冷的说道:“以后好好的呆在宫里,哪也不许去。”

  “什么?”顾锦瑟急了,刚才那点感动,瞬间消失不见:“我又没有受伤,为什么不能出宫。”

  “宫外太危险。这次还好惊风他们跟着,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身边还有桑吉,就算没有惊风他们,我也不会出事。”

  “桑吉?”君丞止冷哼一声:“朕的女人,需要别的男人救吗?。”

  “难道惊风不是男人吗?”

  “你……”

  君丞止气结,转身坐在朱红色的椅子上,冷厉的说道:“这是朕的旨意,皇后日后不得离开皇宫半步。”

  “君丞止,你霸道。”顾锦瑟据理力争:“难道因为有危险就不出门了吗?难道知道总有一天会死,就不吃饭了吗?你这是什么阴暗的逻辑。”

  “娘娘,皇上也是担心你。”喜巧见两人吵的厉害,拉住顾锦瑟的胳膊劝慰道:“娘娘,那个孩子还在呢。”

  顾锦瑟此时才反应过来,那个小男孩还在。

  想到刚才两人吵架,唯恐吓到孩子,快步去了隔间,见小男孩站在门口直愣愣的看着她,便明白,刚才的话,他都听到了。

  “没事,我们只是吵架而已。”

  顾锦瑟揽过小男孩,抱在怀里。

  “宫里怎么会有孩子,谁让你带回来的?”君丞止那冷峻的眼眸,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孩,见其面露胆怯,紧紧的抓住顾锦瑟的胳膊,心里更加不悦。

  君桑吉可以保护她。

  她可以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无视他的关心。

  顾锦瑟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如此糟蹋他的好意。

  “来人,扔出去。”

  “谁敢。”顾锦瑟紧紧的护住男孩,眼眸中充满的蔑视,正色道:“人是我领进来的,这里是凤倾宫,出了什么事我全权负责。”

  “你负责,你拿什么负责?”君丞止冷傲的眼眸睥睨着眼前之人,那双如铁钳般的手,紧紧的捏住顾锦瑟的下巴,寒气扑面而来:“你别忘了,你现在自身难保。”

  顾锦瑟脊背一紧,刚才的气势瞬间短了半截。

  是啊,她现在的处境如履薄冰,自身难保。

  保不齐那日便身首异处,被双方的暗卫杀了。

  “回宫。”。

  顾锦瑟别扭的站在原地,看着君丞止的背影,倔强的喃呢道:“那又怎样,我愿意。”回眸看向小男孩,不知道是安慰对方还是安慰自己:“别怕,没事的。”

  喜巧见皇上走了,凑过来提醒道:“娘娘,皇上也是担心你,怕你出宫遇到危险,您服个软,哄哄皇上,也就没事了。”

  顾锦瑟何尝不知道,刚才也只是话赶话,其实在君丞止离开的那一刻她就后悔了。

  君丞止明知道顾和的阴谋,大可让她自由出宫,暗中派暗卫杀了自己,岂不是一了百了,省的留着她这个祸害。

  可他没有,还派人暗中保护她己。

  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可这些都不是他蛮不讲理的原因。

  “不想了。”顾锦瑟晃了晃头,反正都得罪了,先处理男孩的事。

  宫娥已经为男孩沐浴更衣。

  男孩露出黝黑的肌肤,又吃了晚膳,精神好了很多。

  顾锦瑟把人带到书房,问道:“你会写字吗?”

  男孩点了点头。

  “那我问,你写好不好?”顾锦瑟见其点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男孩拿起笔,在纸上歪歪扭扭的写了几个字。

  “你叫李旦,住在宝香村。那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李旦在纸上又写了几个字。

  爹爹,顾锦瑟见李旦只写了爹爹,没有写娘亲,想来对方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心里泛起一丝怜悯,手轻轻的抚摸着对方的头,柔声问道:“那你什么会和那些人在一起?”

  李旦听到此话,脸色瞬间苍白,快速写了几个字。

  顾锦瑟看了心里一惊,什么?

  她又详细的问了几个问题,发现事情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喜巧,去甘泉宫。”

  “娘娘,点心还没有做好,娘娘……”喜巧以为皇后娘娘想通了,要去哄皇上,可她话还没有说完,便见人已经出了凤倾宫。

  她快步跟上。

  胡全正站在门口发愁,皇上回来后,脸色阴沉,晚膳也用的少,到底怎么回事,抬头见来人忙行礼:“参见皇后娘娘。”

  “皇上可在里面。”

  “在,只是今日皇上……”胡全的话还没有说完,顾锦瑟便径自推门而入,对身后的人吩咐道:“喜巧,你在门外候着。”

  “是。”

  胡全有些摸不着头脑,今日这是怎么啦,怎么一个个都如此奇怪。

  微弱的烛火下,男子静坐在书桌前,听到脚步声,冷声道:“出去。”

  顾锦瑟一愣,知道君丞止还在为下午的事生气,她调整心态,面带笑容:“皇上。”

  君丞止抬眸对上那清澈的目子,烛火摇曳,为那青丝披上了一层霞光,白玉的肌肤通透粉嫩,若隐若现的睫羽,闪着光亮。

  他的心急速的跳动,面色依旧如常:“何事?”

  “我来帮皇上研磨。”顾锦瑟乖巧的站在书桌前,伸出纤纤玉手,墨迹在她手下,一点一点的开始眩晕。

  君丞止不说话,可心里的气却消了一半,这种安静祥和的气氛,让他感觉舒服,不忍叨扰。

  顾锦瑟暗中观察对方的神色,片刻后才说道:“那个孩子,是我在河边救的,他太害怕了,只认我,无奈才把他带进宫。”

  “嗯。”君丞止看着手里的奏折,并没有回头。

  顾锦瑟停下动作,神色肃穆:“我知道,你现在生我的气,可李旦的事情不简单,他是被人拐走的,还拔了舌头,他的小伙伴,现在还在那些人的手里,我怀疑他们是拐卖孩子的组织。”

  君丞止放下手中的奏折,看向对方:“你打算怎么办?”

继续阅读:第三十八章 打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