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鹣鲽情深
桑小小2018-08-16 02:522,198

  顾锦瑟醒来,睁眼看到依旧是那明黄的纱帐。

  哎……没了以往的大惊小怪,更没有怒吼一声,而是‘顺从’躺在宽大舒适的床上。

  她伸手,空空如也,还好。

  想来君丞止一日不确定她的身份,一日不会动她。

  这样也不错,反到让顾锦瑟放心。

  不就是换个地方睡觉,她无所谓。

  只是每次都被灌醉,让顾锦瑟恼火。更可气的事醒来都不记得做过什么。若不是床单雪白,喜巧又发誓是她换的衣服。

  顾锦瑟还真以为君丞止把她怎样了。

  YY的思绪一泻千里。

  君丞止必定也是个男人,也会有需求。

  上次见那些妃子的神色,像极了饥饿的狼,还有,还有那丽妃。

  她可是怀过君丞止的孩子,虽然后来流产还冤枉自己,却没见君丞止有一丝的怜悯。

  当时她就怀疑,那孩子是不是君丞止的。

  还有昨夜在书房的珠妃,那薄纱那叫一个透,就差全裸。

  君丞止那厮依旧无动于衷。

  这不符合常理,他是对女人不敢兴趣,还是更喜欢‘自力更生’。

  不会吧,想到胡全虽然是个太监,可那容貌,那肌肤,那眉眼……

  顾锦瑟越想越觉得自己安全,忍不住笑出声来。

  “在想什么,说来听听。”轻柔舒缓的声音打断了床上之人。

  顾锦瑟一怔,只见一身龙袍的君丞止不知何时已经进来,胸前的真龙,威严肃穆,摇摆的修长的身子,腾云而上,有一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气。

  “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想到自己刚才的YY,顾锦瑟耳根发红。

  可在君丞止眼里,却是娇羞,妩媚,带着诱人的邀请:“朕刚下早朝,听说你还没有起,便来看看。”见对方揉了揉额头,宠溺的说道:“是不是又头痛了,昨晚让你少喝点,你却贪杯,朕拦都拦不住。”

  “梨花酿虽好,锦儿日后切勿贪杯。”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这应该是她对皇上说的话,怎么反过来了。

  顾锦瑟慢慢起身,见君丞止递过茶杯,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她是真的渴了。

  此时,她才想起来,昨夜想要和对方讨论宝香村的事,便说道:“李旦已经回家了,我让陵王派人暗中保护。”

  “已经安排人,去周边的村庄调查,看看是不是也有孩子丢失,还有,宝相寺,也让人去查查。”

  顾锦瑟抹去了她和君桑吉去夜市的事,她不想让原本缓和的气氛,在出现裂缝。

  必定眼前这位大人物,掌握着她的生杀大权。

  现在的状态很好,再外人眼里她是皇上宠爱的皇后,掌管后宫。只要皇上不开口,她可以处置后宫的任何人。

  这种感觉还不错。

  所以被适当的利用,顾锦瑟也并不在意。

  “这些陵王已经和朕交代。”

  顾锦瑟一顿,也是,人家才是亲兄弟,她只是见可有可无的‘衣服’:“既然皇上都知道了,后面的事情怎么办?”

  君丞止发现微小的细节,只有在对方生气的时候才会叫他皇上,平时顾锦瑟都是以‘我’相称。

  他暗自反思,刚才自己说过什么话。

  “这件事朕已经交于你,你看着办即可。不过”君丞止凝视,斯文的眉眼扫视对方:“皇后应该起床了,有一个人一会要过来,看到皇后这般模样,恐不妥。”

  那微翘的唇畔,泛着红润的光泽,怎么看都觉得诱人。

  顾锦瑟拉过被子,捂在胸前:“我,我本来就想起床,谁让你忽然进来。”她略带尴尬,就算明知道两人没发生什么,可总是如此相见,还是会害羞:“喜巧,更衣。”

  “朕在外面等你。”

  君丞止起身,于喜巧擦身而过。

  见人出去了,顾锦瑟才抱怨的说道:“喜巧,以后本宫若留宿甘泉宫,不要在换这身衣服,换别的,长袖的。”

  喜巧不明所以:“主子,这件衣服是您亲自裁剪,现在炎炎夏日,晚上穿这件,比较凉快。”

  “本宫说不穿就不穿。”顾锦瑟郁结。

  喜巧应声是。

  顾锦瑟不知道会见何人,故而选了件绛紫色的暗花细丝褶缎裙,对襟的烟霞银罗花绡纱长衣,挽了个简单的花冠,佩戴上云脚珍珠卷须簪,即端庄大方又不失俏皮。

  待她收拾妥当,出了内殿,到了大殿,才知道,君丞止说的是何人。

  “原来是爹爹来了,皇上怎么不早些告诉臣妾。”顾锦瑟眼眸跳动,带着女儿家的清纯。

  “臣顾和参见皇后娘娘。”顾和微微低头,可声线平和,听不出一丝的尊敬。

  顾锦瑟快步上前,娇嗔道:“爹爹,使不得。”

  君丞止懒洋洋的对其招了招手:“过来。”那俊美的眼眸充满了宠爱,任谁看了都觉得,两人鹣鲽情深:“这红枣羹,是朕让人一早熬上的,现在吃刚好,锦儿尝尝。”

  那修长的手,托着白玉的瓷碗,递到顾锦瑟嘴边:“来。”

  顾锦瑟脊背一紧,余光扫过身侧的人,见其淡然的坐在梨花木上,她转眸眨了眨眼睛,似乎在问,这是哪一出啊。

  对面之人,嫣然一笑,目光淡淡。

  顾锦瑟贼心四起,于其让自己尴尬不如让别人尴尬,她的手,自然的放在对方的大腿上,能感觉到对方浑身一紧,她却笑的纯情,娇嗔道:“皇上,爹爹还在呢。”

  君丞止感觉顾锦瑟的手就像一把浓浓的烈火,瞬间燃遍全身,酥酥麻麻的感觉犹如蝼蚁啃噬,他抿了抿嘴,感觉身体某个地方勃然崛起,故作淡定的放下手里的碗:“好,锦儿自己来。”

  顾和干咳一声,打断两人的恩爱,神色森然肃穆,带着上位者的霸气:“皇上,孩童失踪案是大事,不可儿戏,此案关乎西凉国的未来,必须严惩。”

  “顾爱卿,这件事交于你处理,朕放心,至于如何处置,等你抓到人在说。”君丞止微笑,擦了擦手,质问道:“可是遇到什么麻烦,让顾爱卿为难。”

  顾和嘴角蠕动,看了一眼低头用膳之人。

继续阅读:第四十六章 顾家的女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