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相爱相杀
桑小小2018-08-16 04:582,214

  “娘娘,回去吧,顾大人已经走远了。”喜巧上前说道。

  顾锦瑟看着那金丝楠木的轿撵,宽敞高大,比宫里的还要尊贵几分,几个孔武有力的轿夫,步伐稳健,身材匀称,一看便是习武之人。

  想到昨夜见到的花河,顾锦瑟感叹,有钱就是任性。

  她踱步往回走,想到顾和给自己布置的任务,生孩子,这是想挟天子以令诸侯啊。

  若自己真的诞下皇子,以顾和今时今日的地位和权利,到时候拥护皇子登基,垂帘听政,这和自己做皇帝有何区别。

  顾锦瑟不明白,为何顾和会忽然改变主意,不杀自己,反而改拉拢,是不是发生什么,自己没有察觉。

  她沉思。

  难道是知道杀不了自己,还是?

  顾锦瑟总觉得哪里不对,却又不知道哪里出错。

  “娘娘,皇上在甘泉宫等您。”胡全不知何时出现在顾锦瑟身边,俯身行礼道。

  顾锦瑟郁结,这算什么,伺候完这个,回去要伺候那个,真当姑奶奶好欺负:“你去回禀皇上,就说本宫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这……”胡全一顿,面色有些为难。

  “你就这么说,出了什么事,让皇上找本宫。”

  顾锦瑟甩手离去。

  她看起来如此好欺负嘛,这两个人还没玩没了了。

  喜巧不知道主子为何发脾气,对胡全使了个眼色,她快步跟上。

  胡全还是头一次遇到如此任性的主子,暗道,皇后也不过如此,这才被宠幸几日,便恃宠而骄,他咂舌,摇了摇头,转身回去复命。

  顾锦瑟当然不是恃宠而骄,而是发现事情越来越复杂,自己好像被一根无形的丝线,拉进了深不见底的阴谋中,千丝万缕,总有解不开的疙瘩。

  她不是个有耐心的人,以前遇到如此复杂的事,不是躲开,便是直接无视。

  可现在无处可躲。

  只剩任性。

  回到凤倾宫,她来回踱步,终于想明白,为何君丞止非要自己睡在甘泉宫,原来是想让顾和改变计划。

  现在倒好,自己保住命了,可要失身了。

  这算什么,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嘛。

  狗屁,都是君丞止的阴谋。

  若是她许久不怀孕,岂不是又扰乱顾和的计划,自己还能活嘛,到时候恐怕比现在死的更惨。

  现在顾锦瑟恨不得杀了君丞止,说什么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呸,完全就是为了他那点色心。

  枉费她还如此信任他,自己真是被色所迷。

  不行,我一定要回去,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回到二十一世纪。

  姐不陪你们玩了。

  喜巧站在门外有些着急:“娘娘,您开门啊,有什么事您告诉奴婢。”

  自从主子回来,便把自己关在书房,任何人不得进入,这让喜巧很是担忧,她敲了敲门,屋内依旧没有动静。

  “你在干什么?”身后凛冽的声音想起。

  喜巧一惊,看来来人,忙跪下行礼:“奴婢参见皇上,娘娘从回来便进了书房,奴婢怎么叫,娘娘都不回应,所以奴婢,有些着急。”

  “哦?”君丞止眯着眼睛,神情洒脱:“退下。”

  然后推门而入。

  喜巧缓了口气,主子有救了。

  君丞止刚一进门,便感觉一阵冰冷的寒气扑面而来,紧接着,便是熟悉的茉莉香,他一个侧身,握住对方的手腕,禁锢住对方的身体,雅佞一笑,问道:“锦儿,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你还好意思说,我如此信任你,你居然阴我,你说,我不杀你杀谁。”顾锦瑟手里握着一把短刀,正是上次君丞止送于她的,现在居然高高立起,刀锋直至对方。

  刚才听到君丞止的声音,顾锦瑟暗道,来的正好,直接从靴子了拔出短刀,躲在门口,伺机而动。

  结果,不遂人意。

  “把你的手放开,放开我。”顾锦瑟从来没有如此后悔过,为什么当初不学功夫,现在倒好,被人吃豆腐,都不能反抗。

  君丞止一手握住对方的手腕,一手揽住对方的腰,姿势暧昧,竟有一种相爱相识的感觉。

  “朕放了,那是不是代表锦儿不生气了。”

  “无赖,想让我原谅你,做梦。”顾锦瑟瞪了对方一眼:“老娘都要失身了,还想让我原谅你,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老娘?”君丞止皱眉,这是什么称呼,他发现眼前之人,有时候会说出一些他不懂的话,让其百思不得其解。

  顾锦瑟现在根本没有心思想那么多,只想挣脱军政治的魔爪。

  “锦儿可愿意听朕解释。”

  “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这个色狼。”

  君丞止扶额,平生第一次被人骂,还是被自己的媳妇,原因居然是同房,说出去都没有人相信。

  “顾和布局已久,早就想好在成婚之日杀你,可你去逃过一劫,破坏了他的计划,一击不中,他会再次卷土重来,你虽在宫里,可朕也不能确保你的安全。”

  君丞止冷静的解释道:“自从朕知道,你站在朕的阵营,便想方设法救你,想来想去,只有这个办法,让顾和以为自己还有另一条出路,他才能放过你。”

  “朕知道,这样会委屈你,可都是形势所逼,朕也是万不得已。”

  君丞止说的情真意切,一改往日疏离的神色。

  顾锦瑟皱眉,没了刚才的气焰,这些她都明白,上次回门,顾和便差点杀了自己,若不是自己早有准备,估计早死了。

  她看向君丞止,质问道:“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你分明是存了私心。”

  “朕能有什么私心,锦儿现在已经是朕的皇后。”

  “你……”

  顾锦瑟说不过对方,更加恼火,她的贝齿紧紧的咬着唇畔,这个动作在君丞止眼里异常诱人,他有一股冲动,想要俯身品尝。

  可名刀高悬,他心中苦笑,忍住了。

  “先放下刀,听朕好好给你解释,可好?”君丞止哄骗夺下对方手里的刀,让到别处,才接续说道:“其实你不必担心,朝堂上那些老臣,是不会同意你有孕的。”

  顾锦瑟一愣:“你什么意思。”

继续阅读:第四十八章 请君入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