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好人不长命?
桑小小2019-10-07 10:402,188

  君丞止扶着顾锦瑟下楼,小心翼翼,一副爱妻护妻的姿态:“慢点,你午饭吃的少,我让厨房给你顿了红豆粥,要不要尝尝。”

  “眼看就要吃晚饭了,算了。”顾锦瑟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那如玉的手,轻轻抬起,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你看你,衣服都脏了。”

  “可能刚才弄香的时候弄上的,不碍事。”君丞止顺势抓住对方的手,眼眸中全是宠溺。

  大厅里坐着的人,很是肉麻。

  田大忠干咳一声,打断两人:“请问在下可是君老爷?”

  君丞止扶着顾锦瑟坐下,才看向对方,神色如常:“正是,你们是?”

  掌柜的上前笑呵呵的介绍道:“这是田府的老爷,这位是田府的大少爷,田启少爷。”

  “田府?”君丞止皱眉,脸色不悦,看向掌柜的,问道:“我们不收田家的香,掌柜的没有和田老爷说吗?”

  田大忠闻言,脸色铁青,还是第一次,有人当着他的面,毫不留情的拒绝。田启按住父亲的手,摇了摇头,示意对方稍安勿躁。

  “不知道君老爷为何不收田家的香?”田启态度温和,脸上带着疏离的微笑。

  顾锦瑟暗中打量父子二人,一柔一刚,倒是有趣。

  君丞止不紧不慢的为顾锦瑟斟茶,才转眸看向对方:“田家的香,不但价格比市面上贵很多,而且”他故意停顿一下,见两人看向自己,才冷淡的说道:“田家的香,少了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田启问道。

  “人情味。”君丞止不紧不慢的说道:“田家是最近几年发家,玉宁村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香户,若真想发财,不会到现在都艰苦度日,您说这田少爷?”

  “你什么意思?”田大忠猛的起身,一拍桌子:“少拐弯抹角,有什么话直说。”

  “父亲?”田启起身阻拦却被田大忠瞪了回去。

  君丞止神色如常,只是那漆黑的眸底布满了冷冽:“意思很明确,我收的都是正经香,不义之香我们不要。”

  “说的冠冕堂皇,还不是针对田家,想做好人,也要看有没有那个本事,能不能出了玉宁村。”田大忠很是恼火,他在傻也听出来对方说骂他们不仁不义。

  他还没有受过如此窝囊的气,不就是有几个臭钱,敢在他的地盘叫嚣。

  顾锦瑟无视几人的争吵,端坐在一旁喝茶,那悠闲的姿势,到真有几分皇后的架势。

  “君夫人,您对此事可有什么看法?”田启见眼前之人如此优雅淡定,想到刚才君老爷对其的态度,悠然的坐下,淡然一笑问道。

  “我?”顾锦瑟略带吃惊的看向对方,那清澈如水的目子,闪着一丝光亮:“这都是你们男人的事,我一个妇道人家不好议论什么?”

  田启眉头紧皱,明白对方的意思。

  田家的事,他虽然在京城,回来的甚少,可也多少明白些,他们家的香本来就是从别人家抢来的,被人家说不义之香,也算实至名归。

  君丞止雅佞一笑,三分阴冷,七分凛冽王者的气势骤然显现:“那我到要看看田老爷的本事。”

  “你,好,敬酒不吃吃罚酒,咱们走着瞧。”田大忠猛地一拍桌子,脸上的肥肉横飞。

  田启还想说什么,可已经晚了,双方已经撕破脸,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若不……哎,他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自从眼前之人来了以后,田家便麻烦不断。

  “慢走不送。”

  “哼……”

  田大忠甩手带着儿子离开。

  掌柜的带着尴尬的笑容,送两人到门口。

  “你们太冲动了,得罪了田家,性命堪忧,还是早些离开。”王爷爷从楼上才来,脸上布满了担忧。

  顾锦瑟上前搀扶,安慰道:“无碍,您怎么出来了,是不是我们吵到您了。”

  王爷爷在客栈休息了大半日,神色有所好转,想着不如早些回家,可刚下来便听到几人的谈话,心里替两个孩子着急。

  “你们是不知道田家的厉害,他们勾结京兆府衙门,不是一日两日了,随便找个由头,便把人抓进大牢,你们两个外乡人,人生地不熟,肯定吃亏,趁着天还没黑,早些走吧。”

  王爷爷苦口婆心的说道。

  顾锦瑟拍了拍对方的手,微微一笑:“没事,我们知道分寸,让您老为我们担心了。”

  “都是好孩子,我一把老骨头,还怕他们折腾吗?倒是你们,为村里做了好事,反倒被连累,哎……”

  王爷爷深深的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喃呢道:“好人不长命啊。”

  说完径自离开客栈。

  君丞止看着那瘦骨嶙峋的背影,心里被深深的刺痛,没想到在离金銮殿之近的地方,百姓们过的水火不容,自己真的是愧对先皇,愧对摄政王叔。

  君丞止默默的握住对方的手,道:“现在发现为时不晚,我们还是早做准备。”

  君丞止点了点头,这次出门,收获很多,不仅仅是百姓的疾苦,还有,他看了看眼前之人,心里泛起涟漪。

  夜幕降临,百姓们早早的睡下,整个村子静谧的可怕。在村外的乡间小路上,行驶着两辆马车,车轮吱扭吱扭的声音,划破天际,在漆黑的夜里异常清脆。

  马车的后方盖着用白布盖着,看不清楚,前面只有一个赶车的人,时不时用鞭子抽打奔跑的马。

  忽然,从稻田里窜出几个黑衣人,把马车团团围住,他们手里握着钢刀脸上蒙着黑布,只露出一双漆黑的眼睛。

  “你们干什么?”

  只见一个彪悍的男子,上前一步,冷笑一声:“干什么?打劫。”

  车夫微微抬了抬斗笠,露出嘴角的弧度,冷哼一声:“打劫?好久没有听过如此可笑的话了。”

  “少啰嗦,把货留下,我们饶你们不死,否则……”蒙面男子手里明晃晃的钢刀,在月光下放着幽冷的青光。

  车夫慢慢抬起头,嘴里叼着一根麦秸,那修长的手,轻轻的弹了弹衣角的灰,眼眸骤然冰冷,画掌为拳,腾空而起,直奔蒙面男子。

继续阅读:第六十三章 冲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