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添堵
桑小小2019-10-07 10:402,254

  晨光熹微,巍峨宏伟的皇宫慢慢苏醒,细碎的晨光洒在琉璃瓦上,光芒四射。

  大殿前方的甬道上,西凉国的朝臣,迈着细碎的步子,慢慢靠近大雄宝殿。

  殿内,雕龙的宝座上,坐着一位睥睨天下的王者,只是今日眉头紧皱。

  后宫,凤倾宫

  顾锦瑟醒来已经是两日后,感觉身子像是被人拆散,浑身痛。浓郁的药味充斥着她的鼻息。

  皱眉。

  “主子,您可算醒了。”喜巧抬眸,看着躺在床上的主子,睁开了眼睛,一颗心总算落地。

  “主子,要不要喝水,是不是饿了,奴婢这就传膳。”喜巧太高兴了,嘴里巴拉巴拉没完。

  “水”顾锦瑟虚弱的声音响起,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哑了。

  能不哑嘛。足足烧了两日,昨夜才退了烧。

  喜巧还是第一次知道,主子的气性这么大。

  顾锦瑟神志慢慢恢复,才想起来,自己和君丞止吵架,没想到出了凤倾宫便晕倒了。

  后来的事情她都记不起来了。

  喜巧转身端过青瓷的茶杯,扶起对方。

  “嘶……”顾锦瑟倒吸一口冷气,肩膀传来阵阵疼痛,让其瞬间清醒。

  “主子,您没事吧。”喜巧把茶杯放在一侧,双手扶起对方,又在背后加了一个枕头。

  顾锦瑟青丝散落在背后,脸色苍白,原本清澈的眼眸,露出一丝疲惫,她接过茶杯饮了几口,才缓解喉咙的疼痛。

  喜巧不敢让主子多喝,端来柔软的饭食,让主子少吃点。

  幽兰小碎步的进来,见主子醒了,大喜,低声道;“娘娘,珠妃和柔妃来了。”

  顾锦瑟面无表情,她现在没心情和两人周旋,不用想也知道她们打的什么主意:“就说本宫身体欠佳,不见任何人。”

  幽兰抿了抿嘴唇,站在原地,欲言又止,求救的看向喜巧。

  顾锦瑟皱眉道:“怎么啦?”

  喜巧道:“娘娘,您昏迷了两日,宫里的妃子,按照规矩要到您床前侍奉,可这两日都是皇上守着。”她顿了顿,见主子没说话,继续说道:“皇上在,可以拒绝,可现在……”

  人家打着侍奉皇后的旗帜来,若是不让进,传出去,恐落个心胸狭窄,不贤的名声。

  “让她们进来。”

  幽兰应下,转身出门。

  片刻后只见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两人摇曳着身子,走了进来,这哪是来侍奉,明白是来勾引某人。

  顾锦瑟扫了一眼,便闭上眼眸。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两人齐齐屈膝行礼。

  顾锦瑟抬了抬手。不去看两人。

  珠妃故作担忧的上前,看着脸色苍白的顾锦瑟,心里别提过高兴。看来传闻不假,皇上出手教训顾锦瑟。

  就知道,这个狐狸精,早晚让皇上厌倦。

  “姐姐,您可算是醒了,担心死我们了,您可不知道,自从姐姐昏迷以后,我日日在温饬宫内祈福,盼着姐姐早日醒来。”珠妃径自坐下床边,表忠心。

  “是啊,姐姐这一病,可真的让姐妹们担心,现在姐姐醒了,大家也安心了。”柔妃柔柔的说道,坐在珠妃的身侧。

  顾锦瑟慢慢睁开眼睛,面无表情:“看到了,你们可以放心了。”

  话里话外明显有撵人的意思。

  床边的两人对视一眼。

  “娘娘现在身子虚弱,我们两姐妹,前来伺候,尽一份心意。”珠妃眸底闪过一丝冷意。

  明知道顾锦瑟现在不喜欢被人打扰,可她偏不让对方称心如意。

  顾锦瑟凤眉轻挑,疏离的问道:“伺候?你们能干什么?”

  洗衣做饭,不会;熬药看火,不行;端茶倒水,不可。

  伺候病人能干的不能干的她们都不行,那杵在这给谁看。

  珠妃一顿,袖子里的手,紧紧的握着,面色如常的说道:“我们两姐妹虽然伺候的不如姐姐身边人,但陪姐姐解闷还是可以的。”

  解闷?你确定不是添堵。

  “不需要。”顾锦瑟毫不犹豫的拒绝,她感觉到肩膀火辣辣的疼,可想而知当日君丞止的怒火有多大。

  拒绝的干脆,让对面两人有些尴尬。

  好不容易才进了凤倾宫,掐算着时间皇上快要下朝了,若是就这么轻易的被赶出去,岂不是白白浪费了机会。

  珠妃暗自压下怒火:“看来姐姐恢复的不错,陵王的补药果然是好的。”

  顾锦瑟一怔,君桑吉,和他有什么关系。

  珠妃佯装诧异的看向床上之人,好意的解释道:“姐姐昏迷,可能不知道,陵王知道姐姐晕倒,把陵王府珍贵的补药都送了进来,这份心意,可真是难得。”

  “是啊。”柔妃嫣然一笑:“没想到姐姐和陵王关系如此亲密。”

  弟嫂亲密在普通人家都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在复杂的皇宫。

  顾锦瑟淡淡的说道:“若是你们喜欢,大可让陵王送你,本宫想他还没小气到舍不得的地步。”

  “我们哪有那个福分,姐姐说笑了。”珠妃道。

  现在宫里谣传,陵王看上了自己的嫂子,整日往后宫里钻。

  君桑吉本就风流潇洒,加上有人刻意煽动。本来子虚乌有的事,愣是让不知情的人信了几分。

  加上帝后这次吵架,更被有心人冠上争风吃醋的帽子。

  谁这么大胆,无人知晓,谁传出来的,更是一头雾水。

  大家都在猜测此事的真假。

  “不过说来,早间听闻姐姐在闺阁的时候,便和陵王有来往,今日陵王待姐姐不同,也无可厚非。”珠妃面带笑容,看着像是替顾锦瑟辩解,可话里话外,都透着古怪。

  顾锦瑟头有些痛,她揉了揉额头。若是发生在二十一世纪,直接一瓶硫酸,了事:“听闻?看在珠妃在闺阁的时候,也没闲着。”

  珠妃欲要还嘴,便听到门口传来一声尖锐的声音“皇上驾到”。

  只见一身明黄的男子,快步走了进来,见到顾锦瑟醒了,上前一步坐在床边,担忧的问道:“锦儿,你终于醒了。”

  顾锦瑟对上那双漆黑的眼眸,不悦的欲要抽手,却无意间扫到身侧的两人,想起刚才的珠妃的话,她努力扯出一抹笑容,略带委屈抿了抿嘴角,清澈的眼眸盈盈闪烁:“丞止,你终于来了。”

继续阅读:第八十章 做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