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田大忠的下场
桑小小2019-10-07 10:402,232

  树林中的两人听到喊声,直接掉头就跑,可为时已晚。

  惊风早在前面等着他们。

  小卓子和小竹子直接上前抓人,君丞止和顾锦瑟紧随其后,当看到两人时,顾锦瑟脸色一沉:“是你们?”

  对面之人不是别人,正是田大忠和田启。

  原来黄明远连夜赶到玉宁村,可田大忠早就得到消息,藏了起来。

  这家伙也算聪明,知道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地方,藏在村口他们家的地窖里。

  见衙役搜了几遍,不会在搜了,便出来,想要乔装打扮去别的地方。

  田大忠想到若是两人都跑了,日后只能东躲西藏,若是自己自首,拦下所有的罪责,田启还可以从新做人。

  为了田家的将来,田大忠不顾田启的哀求,执意要去衙门自首,才有了刚才的争执。

  田大忠没想到在这能遇到两人,惊慌的后退一步,反倒是田启镇定自若,上前一步,跪下:“请二位救救父亲,我们也是替人办事,罪不至死。”

  “启儿,你疯啦,若是让那些人知道了,我们……”

  “父亲,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维护他们。”田启义正言辞的质问到。

  田大忠自知理亏,可也担心田启的安全,眼神犹豫。

  顾锦瑟笑了笑看向田启:“你倒是个聪明人。”

  田启道:“从第一眼见到二位,便知道二位非富即贵,只是父亲深陷其中,不听劝告,才会落得如此下场,我不求宽恕,只求将功补过,留我们一条生路。”

  能扳倒京兆府尹,而九千岁又不敢说什么,在西凉国,只有当今皇上一人。

  田启只是有一点不明白,皇上为何来此。

  “将功补过?那也要看是否功过相抵。”君丞止负手立于他们眼前,冷傲的眼眸,不容人质疑。

  君丞止让人守在外面,田启父子跪在地上,娓娓道来。

  他们原本住在滹沱村,家里是做生意的,和前任京兆府尹田博忠是远方亲戚。田启向往京城的繁华,想出来见见世面,于是来京城读书。

  田大忠自然是全力支持,为此还特意拜会田博忠,让其多照顾田启。自然奉上不少钱财。

  两家便有了来往,一来二往,田博忠便提议让田大忠把生意搬到京城来,守着儿子岂不是更方便。

  田大忠有些犹豫,到了京城他能干什么,什么都要从头再来。

  田博忠说他有门路,让其搬到玉宁村,剩下的事情他会办妥。

  田大忠心有贪念,加上田启在京城,也想过来。

  便动了心,可后面的事情,便容不得他做主了。

  田博忠命其想办法把五家的秘方弄到手,然后取而代之,剩下的事情不用他操心。

  当时田启住宿在京城根本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等知道以后,已经晚了。

  在田博忠的引荐下,认识了九千岁的义子顾峰,顾峰让其专门研制灵馨香,只是在原有的配方中,在加一位药材,黄金桂。

  “你说什么?”顾锦瑟神色一紧,眼神迸射出幽冷的光。

  田大忠浑身颤抖,田启见了,急忙问道:“父亲,黄金桂是什么,你倒是说啊。”

  “黄金桂,别名七里香,对于治疗疼痛很有疗效,它还是迷魂香的主要材料。”顾锦瑟清澈的眼眸沉了下去,看来和自己想的差不多,没想到,对方如此谨慎。

  君丞止听到迷魂香三个字,便什么都清楚了,这群人还真是煞费苦心。

  “父亲,你糊涂啊,怎么能答应他们。”田启本性善良,以前还可以说被别人胁迫,现在就算想自圆其说,也难了。

  田大忠后悔不已,痛哭流涕:“启儿,为父知道错了,不该贪图富贵,答应他们,现在还连累你被通缉。都是我的错,都是为的错,我该死,我该死。”说完开始狠狠的抽自己的脸。

  田启上前阻拦,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父子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

  顾锦瑟看向君丞止,轻声问道:“现在怎么办?”

  基本上和她想的差不多,宝相寺选中的香里面都含有迷魂香的成分。

  当灵馨香,灵虚香 麝香同时燃烧的时候,便成了迷魂香。

  这样神不知鬼不觉,便把人迷倒。

  现在可以肯定,宝相寺便是他们的拐卖儿童的第一现场。只是,如何引这些孩子去呢。

  顾锦瑟沉思,总不能生拉硬拽吧。

  君丞止皱眉,没想到对方如此大费周章。他睥睨这脚下的人,顾峰的手段他不是不知道,和他合作,与虎谋皮,田大忠也是被利益冲昏了头脑,罪不至死。好在他手里没有人命。

  至于五家的案子,不用想也知道是顾峰的意思。

  君丞止皱眉,跪在地上的田启膝行几步,乞求道:“君先生,我父亲虽然罪有应得,但罪不至死,若是被京兆府抓取,也只是替罪羔羊,真正的凶手,仍逍遥法外,这与您当时的心意,背道而行。”

  “你到时想的透彻。”君丞止低笑,他不否认,田启说的没错,田大忠只是颗棋子,顾和才是背后的大鱼,只是现在顾峰一死,死无对证。

  顾锦瑟扫了一眼地上的田大忠,她虽有心饶了她,可想到五婆婆的眼睛,还是不能放过对方,她冷声道:“田大忠,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下去领五十军杖,剩下的看你的造化。”

  “君夫人,我父亲已经年过五十……”

  “五婆婆的眼睛被你们挖去的时候,也是年过五十,可有谁曾体谅过。”顾锦瑟不等对方说完,吉言令色的问道。

  跪在地上的两人哑然。

  “君夫人,我愿意接受五十军棍。”田大忠道。

  他罪有应得,不该乞求任何原谅。

  “来人,把人待下去。”君丞止低声道。

  惊风出现在原地,直接把人带走。

  临行前,田启再次叩首,他知道这次一走,便再也回不来了。从此以后流落他乡,四处漂泊。

  解决完田家的事,顾锦瑟呆立在原地,虽然一切说落实出,可心里还是闷闷的。

  田家带着五家的伤害,岂是说一笔勾销便一笔勾销的。

  她感觉到手上一暖,抬眸对上那坚定的眼眸,嘴角扯出一抹微笑。

继续阅读:第七十二章 安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