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顾峰死了
桑小小2019-10-07 10:402,237

  田大忠不知死活的冷哼一声,顾锦瑟看都不看对方一眼,这更让田大忠恼火,等到了打牢,看她还会不会牙尖嘴利。

  李轩担忧的拉住对方:“君夫人,你不能……”

  顾锦瑟拍了拍的手,打断他后面的话:“没事,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说着从喜巧手里拿过一个包袱:“这是银子,这几日只能拜托李大哥帮我收香了。”

  “君夫人。”李轩红了眼眶,这都什么时候了,她还想着外面的乡亲,这样的好人,为什么会落的如此下场。

  “喜巧,你留下,帮李大哥的忙。”顾锦瑟不想让喜巧跟着她去大牢受苦,那是什么地方,她不用想也知道。

  以前在特工营的时候,有个要犯咬舌自尽,还是她进去治疗的,当时里面空无一物,只有一具尸体躺在中间,那种孤寂,恐惧,让人毛骨悚然。

  最严厉的刑罚,不是身体上的疼痛,而是精神上的摧残。

  古代的大牢,在厉害也没有二十一世纪的厉害,顶多受点皮肉之苦。

  不过,她还是希望某人能快点。

  “不,主子,奴婢要跟着您,若是您有个万一,奴婢也不活了。”喜巧跪下,哭着乞求道:“主子不要丢下奴婢,求求您了。”

  她并非做戏,而是真心想要跟在皇后身边。这段时间,她发现,眼前这位主子,不但人好,心地善良,对她更是好的没话说,从来没有把她当奴才看待。

  她的吃穿用度,有一半以上都是皇后赏的。放眼后宫,那个奴才有她风光,这都是皇后给的,她就算做牛做马也难以报答。

  现在皇上不在,那便由她保护皇后。就算是死,也心甘情愿。

  “喜巧,你”顾锦瑟没想到这个时候,喜巧如此维护自己,那可是大牢,不是凤倾宫,万一有个意外怎么办?

  “少啰嗦,既然这丫头愿意,那都跟我走。”王奎最见不得这种中心为主的场面,会动摇他在官场的信念--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喜巧起身,紧紧的握住顾锦瑟的胳膊。

  顾锦瑟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还能怎么办。

  鉴于疑犯是自愿入狱,王奎没有上镣铐,让人拉来马车,让两人上车,衙役骑马跟在身后。

  百姓们见君夫人被抓走,心里很是惋惜,本以为来了个大人物,没想到,这么快便被田大忠陷害入狱。

  李轩站在门口,紧紧的攥着怀里的包袱,去不能为力。他比任何时候都懊悔,为什么自己没有参军,没有习武。

  现在只能看着自己关心的人,被带走。

  田大忠喜笑开颜的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趁人不注意,塞到王奎手里,笑呵呵的说道:“这次麻烦王捕快了,这些哪去那兄弟们喝茶。”

  王奎嘴角一扯,道:“那谢谢田老爷了。”然后翻身上马,手向前一挥,队伍开始慢悠悠的向前。

  “老爷,少爷让您快回去,出事了。”管家拨开人群,附耳说道。

  田大忠一惊,来不及问,直接转身回去。

  刚到大厅,便见田启迎了上来,脸色苍白的说道:“爹不好了,顾峰死了。”

  “什么?”田大忠犹如一道惊雷,劈的他差点晕倒。

  田启上前扶住对方,担忧的问道:“爹,现在怎么办?顾峰可是咱们的……”

  后面的话田大忠根本没有听到,脑袋一片空白。

  顾府,书房。

  “到底是谁,是谁,敢杀峰儿。”顾和原本苍白的脸,气的通红,那冷戾的目子,如谭底的寒冰。

  站在屋内的两人,相互对视一眼,默不作声。

  片刻后顾长荣上前一步,双手抱拳道:“义父,从西北传来的消息,说老三和那些叛军厮打的时候,胸口中了箭,被抬到军营的时候,已经断气。”

  “谁射的箭,你去给我查,我要诛他们九族,为峰儿报仇。”顾和咬牙切齿的说道,那隐晦的目子,恨不得现在就撕了对方。

  “当时混战,根本没有人看清楚……”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狠狠的落在顾长荣的脸上,他动都不动。

  “你这个废物,去给我查,查不到,你们两个都别回来。”

  “是,义父。”

  两人退出书房。

  顾长荣用舌头舔了舔嘴角,吐了口血,脸色阴沉,侧目刮了一眼背后的书房,冷笑一声。

  “大哥,我那有上好的金疮药,去我那,我帮你敷上。”走在前面的男子一身劲装,干净利索,头发被玉官高高的挽起,饱满的额头,暴露在外面。那双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

  “秋寒,你倒是心疼我。”顾长荣苦笑一声,立在原地。

  “大家都是兄弟,关心大哥,在正常不过。”顾秋寒微微一笑:“走吧,去我那坐坐。”

  顾长荣也不犹豫,两人进了雨竹轩。

  进了屋子,顾秋寒让人都退出去,亲自打开柜子,拿出一个白色的瓶子,递给对方:“吃上一粒,明日保准看不出来。”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有什么话直说。”顾长荣不耐烦的说道。被顾和打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们谁手里没有金疮药,轮得到他做好人。

  他这个二弟,总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可他明白,越是这样的人,野心越大。

  要不然顾家军的首领怎么会无缘无故落到他的手里。

  顾秋寒坐在对面,推了推面前的药瓶:“大哥,何必动气,三弟死了,义父伤心也是难免的,你不必在意。”

  顾长荣猛地站起身,便往外走,只听到背后低笑一声:“大哥,你还是如此莽撞,一点耐心都没有。”

  顾长荣皱眉,侧目看向对方:“二弟这是什么意思。是要和我喝两杯庆祝一下吗?”

  其实两人对顾峰的死,一点都不在意。

  顾峰太过肆意妄为,仗着顾和的宠爱,一点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经常骑在他们头上,胡作非为,最后给他擦屁股的都是他们两个。

  顾峰就算今日不死,他们早晚也会找机会杀了他,当然这都是他们心里话。

  顾秋寒起身,踱步上前,淡淡的说道:“三弟是死了,可他手里的东西,难道大哥不想要吗?”

  那深邃的目子倒映出对方的惊愕。

继续阅读:第六十六章 让君丞止来见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