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杀了自己
桑小小2018-08-05 16:401,662

  顾锦瑟被吓到了,后退几步,怔怔的看着丽妃倒在地上,她身下的白色罗裙一点点被鲜红的血染红,无限扩大……

  “丽妃娘娘!”丽妃身后的小婢女第一个惊呼起来,接着柔妃和珠妃也惊叫起来,急忙簇拥过来,喊着丽妃娘娘小产了。

  “快送丽妃娘娘回寝宫,宣张太医!”柔妃慌中不乱,扶起已经双眼紧闭似乎不省人事的丽妃,冷叱着丽妃的小婢女。

  凤倾殿突然乱了起来。

  丽妃腹中怀着的,是这后宫中第一胎,也是皇帝自纳妃三年以来的第一胎,重视程度可想而知,若真的流产……

  顾锦瑟这才知道害怕起来,全身的力气好似全部被抽走一般,脑海中可怕的记忆袭来,她记起,她是怎么中毒的,她记起,是谁下毒的……

  她甚至已经死过一次了。

  不!

  顾锦瑟头痛难挡,看着眼前混乱的一起,浑身一颤,便晕了过去。

  ……

  无边的黑暗并不能让人心生恐惧,真正让人害怕的是寂寞,孤独。

  这是真正意义的孤独。

  从前的顾锦瑟也从未有任何的朋友,她的生活中永远只有冰冷的手术刀,各种各种的医疗器械,医书,病人,对她而言,生活唯一有乐趣的就是把一个人搞得半死再救回来。

  可如今她却哪里也去不了。

  那她一直生活的二十一世纪已经不复存在,而复活醒来的古代世界也不复存在,老天大概是在玩弄她,惩罚她过去二十几年对生命的不尊重和玩弄。

  顾锦瑟埋头在膝盖里,独自一人在这黑暗中,无去无从。

  她试过,走了一天一夜也没有走出这片黑暗。

  突然,她轻飘飘的灵魂突然感觉到一阵冰冷和刺骨的疼痛,接着眼前一晃,一道红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顾锦瑟抽出袖间的手术刀,伸手抓住红影的肩膀,手起刀落,毫不犹豫的割破了那人的咽喉。

  即使是灵魂的状态,顾锦瑟也要杀了她,这个一出现就抢回她身体的本尊。

  如果她们之间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那么这个人,只会是自己。

  顾锦瑟从不是良善之人,只要自己能活下来,杀一个“自己”又如何。

  红衣顾锦瑟还未从迷糊中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一刀割断了咽喉,她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人,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既然已经死了,就安息吧。”顾锦瑟扯出一个自认为很治愈的笑容,收回手术刀,淡淡然的擦着并没有血的刀刃。

  那红衣顾锦瑟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瞪大了双眼,双手努力伸向前方,似乎想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她不甘心,她不信,可……

  还是就这样慢慢消散,红色的身影渐渐淡了下去,终不复存在。

  无边的黑暗慢慢消失,顾锦瑟能看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变淡,这是她杀了正主自己也要消散了吗?

  操!

  噢也好,总比待在这该死的黑暗里来得强。

  ……

  滴答……

  滴答……

  “她还没有醒吗?”君丞止看着被吊在水牢中的奄奄一息的女人,眸中晦暗不明,紧抿的薄唇和剑眉宣召着他此刻不快的心情。

  “一直没有意识,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却是坚持了三天了。”惊风对这个女人也不免好奇,第一次死而复生,现在又是吊着一口气又是活了三天,这女人的生命力,实在很顽强。

  君丞止几不可闻的叹息一声,丽妃小产,狄家紧紧相逼,顾和更待顾锦瑟如弃子,没有人护着的一个皇后,一个在众目睽睽之下“谋害”皇嗣的皇后,他,不得不罚。

  “今夜三更她若还没醒,便将人交给狄家吧。”

  “喂,你在说的要交出去的人,是我?”顾锦瑟忍着浑身的疼痛,缓缓抬起头来,惨白着脸一脸笑意的看向站在远处的君丞止,她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来,她甚至能清楚的记得,“她”如何趾高气扬,如何愚蠢的推倒丽妃,那真真切切的感觉,仿佛就是她亲手所做。

  惊风看着顾锦瑟有些目瞪口呆,君丞止低着头轻轻的笑了,笑意消纵即逝,抬起头时,带着几分厉色,“你倒是好大的胆子,刚做了朕的皇后,就敢仗势欺人?你可知,你那个爹已经弃了你?”

  顾锦瑟毫不在意的嗤了一声,只觉得浑身更痛的厉害,全身的一副都湿透了,贴在身上极为不舒服,她朝君丞止招了招手,“诶,我总还算是你的新婚皇后,你怎么这么对我?我这老命休矣,你快些先放我下来再说吧?”

继续阅读:第十章 女人当自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