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激烈的
桑小小2018-08-02 14:491,578

  顾锦瑟微微笑着,握着拳头的手借着君丞止的攻势,将他高大的身子往前一带,身子一矮,手肘往他腋下袭去……

  君丞止眸中闪过一抹惊叹,本只是带着试探的心里,此刻倒真来了兴致,这个身材娇小的女人,竟然能接住他一拳,更懂得借力使力。

  看似简单,可他知道,这绝不是偶然。

  实在……

  很有趣呢。

  君丞止化拳为掌,一个翻转便反握住了顾锦瑟的手腕,以迅雷之势将顾锦瑟的左手反剪在身后。

  “顾锦瑟,你并非朕的香玉。”

  两人此刻的姿势,有些暧昧。

  左手被制住,顾锦瑟的身子整个被迫向前仰起,胸前的丰满几乎要抵上君丞止的胸膛,那抓着她手腕的大掌,力道之大,竟是挣脱不开。

  左肩和手腕都痛极,可顾锦瑟脸上却没有显露半分,她眸中带笑的看了君丞止一眼,又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胸前,戏谑问道,“你这是耍流氓呢?”

  君丞止也不恼,却是加重了力道,让顾锦瑟的身子直接贴上了自己的,“洞房花烛,有何不能做?”

  顾锦瑟咬了咬牙,将怒气吞回腹中,空出来的右手环住了君丞止的腰,抬眸,眸光潋滟,带着明艳动人的诱惑,“我倒是忘了,今夜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那么……”

  柔弱无骨的右手从君丞止的腰一直往上,缓慢而轻柔的抚摸,带着十分明显的诱惑之意。

  君丞止只觉得那手似乎带着某种魔力,所过之处都带起阵阵颤栗,似乎连带着贴着他身子的娇躯也燃起了温度。

  西凉国第一美人……这张脸,在以前分明不能带给他任何的冲击,如今看来,怎么有那么几分惑人?

  嘶……

  “该死!”

  君丞止突然咒骂一声,那本轻抚着他背部的手突然发力,捏住了他的肩胛骨!

  痛感让君丞止立刻清楚过来,在顾锦瑟未来得及捏碎他肩胛骨废了他的时候,发力将她的左手手腕一折……

  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起,手腕处的骨头裂开,那骨裂的痛楚让顾锦瑟立刻没了力气攻击,脸色也随即发白,可即使是这样的痛楚,也只是让她皱紧了眉头,连一声痛都没有喊出来。

  “好个狠毒的女人!”君丞止将顾锦瑟甩开,背脊到现在都还有些发凉,须知肩胛骨若是被捏碎,轻则残废!

  竟用美色惑人,趁他不备暗袭,他从未见过哪个女人对疼痛如此能忍耐,对他狠,对自己,亦更狠,好一个顾锦瑟,让人……刮目相看。

  君丞止看着顾锦瑟无力的跌撞坐在床上,看着她苍白没有血色,却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更是恼怒。

  “小的哪里敢真的动手伤你?脸这么黑做什么,放松放松。”顾锦瑟笑的有点没脸没皮,这个嘛,叫大女子能屈能伸。

  她如今的身子实在羸弱,且这个皇帝还不是个绣花枕头,武力值厉害得狠,现在的顾锦瑟,打不过他,便不硬碰就是。

  “哦?是吗?”君丞止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唇,方才那一刻,这女人分明就是想要他的命,他还不至于相信顾锦瑟此刻说的,只是在她无赖般的笑容里,怒气倒还真是慢慢消散。

  屋外,突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有人靠近,半响,便有人敲门,在门外轻声问道,“禀告皇上,九千岁求见。”

  君丞止意味深长的看了顾锦瑟一眼,回道,“不见。”

  顾锦瑟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这九千岁,和她有什么关系吗?

  门外的小太监得了回头,便退了下去,想必是回话去了。

  君丞止的眼神从意味深长转成了高高在上的怜悯,看着顾锦瑟的脸,摇了摇头,很是悲天悯人的样子。

  顾锦瑟嘴角抽了抽,转而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十分欠揍的笑脸。

  门外的动静大了起来,熙熙攘攘的,似乎来了不少人。

  君丞止抬眼看了看惊风,惊风得了他眼神的示意,便立刻会意,前去查看,半响之后便回来了,低声回禀,“皇上,九千岁他率了五百东厂侍卫跪在殿外,说是……要接回他的女儿,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君丞止剑眉低敛,轻笑着扫了顾锦瑟一眼,食指与拇指轻轻的揉搓着袖口上的龙纹刺绣,幽幽说道,“你父亲倒是知道朕在新婚之夜会欺负你,这么快就找朕算账来了。”

继续阅读:第四章 太监之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