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自家门前雪,他人瓦上霜
水木晓东2018-08-13 10:234,006

  传媒学院教职工自助餐厅,庄澜和黄可欣,各自端着托盘,一起挑选吃的。两人是闺蜜般的同事,而且庄澜还是黄可欣和彭波的大媒人。当时彭波是贪玩的大龄富二代,身边那么多莺莺燕燕围绕却不为所动,黄可欣彼时更是校园教师队伍里的一枝花,追求者蜂拥蝶至,于是庄澜和周梓今夫妻俩一合计,不费吹灰之力撮合成了一桩美满婚姻。<p>  庄澜看上去心情非常好,而旁边的黄可欣却一副强打精神,忧心忡忡的样子,甚至站在菜品前愣神。<p>  庄澜忍不住问:“怎么啦?怎么跟霜打的茄子似的?”<p>  黄可欣赶紧说:“哦,没什么,可能是排练了一上午舞蹈,有些累了吧…… ”<p>  庄澜夹起一截玉米放她盘里:哦?我看不太像累的!你好像有心事!等会边吃边跟我说说!喏,吃点粗粮!<p>  黄可欣端着托盘有些木然地接受着。庄澜又加起一些西蓝花之类的青菜,分别放在黄可欣和自己托盘里。黄可欣继续木然地接受着。<p>  后来,庄澜看看两人托盘:“嗯,不能太贪得无厌,可以了!”然后她扫了一眼餐厅,指着靠窗边的位子,示意黄可欣:“咱们去那边!”<p>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桌前坐下。庄澜满意地看一眼面前的自助餐,夹了一块红烧肉,吃进嘴里,仔细品味着:“真香!”<p>  然后庄澜说她在上海这一个月,还一直想着她们传媒学院的自助餐呢,红烧肉味道太地道了!<p>  黄可欣只是勉强笑笑应付她:“是不错……”<p>  庄澜停止了吃东西,奇怪地审视她:“我说可欣,你到底怎么了?差点就失魂落魄了!”<p>  黄可欣掩饰着:“没有…… ”<p>  “对我还隐瞒?让我猜猜吧”庄澜却不依不饶:“肯定不是因为彭波,瞧他对你宠溺的样子!那一定是你婆婆了!跟婆婆长期住在一起,根本就不行!何况你家那婆婆,一副唯我独尊的气势,不省油吧?”<p>  黄可欣笑笑:“哦,是有点,但也真没什么,庄澜姐咱们吃饭吧!”<p>  庄澜笑了:“嗯,只要调整好心态,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吃饭!”<p>  黄可欣原本是要准备跟她旁敲侧击一下在医院遇到周梓今和倪娜的事,但婆婆要带她去看妇科权威何莹的事死沉沉地压在心,让她什么心情都没有了。自己家门前都堆满了雪,无法管他人家瓦上霜了。<p>  周梓今步履匆匆赶到手术室门口,许一飞看到周梓今,冷眼相迎:“周梓今吧?”<p>  周梓今歉意地:“我是周梓今,这事太抱歉了…… ”<p>  许一飞有些激动:“抱歉有什么用?抱歉能让我的孩子死而复生吗?”<p>  周梓今:“我知道……所以,我会尽最大可能补偿你们!”<p>  许一飞依然很激动:“就算给我一百万,也弥补不了我们的哀痛!生命无价,那可是一条生命呀!”<p>  周梓今面色很沉重:“太对不起了,许先生,您说个数吧,想要到少?”<p>  许一飞更激动了:“你知道吗,我现在不想要钱,我就想狠狠揍你一顿!但是,我好歹还是公职人员,得克制,得忍住!”<p>  周梓今有些感动:“谢谢许先生大度…… ”<p>  这时,手术室大门开了,医生走出来。<p>  许一飞急切问:“大夫,情况怎样?我爱人没事吧?”<p>  “孕妇情况是这样,流产造成了子宫内膜损伤…… ”医生:<p>  许一飞冷眼看看周梓今,然后急切地问大夫: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后不能生孩子了?<p>  医生:“这个我不能保证,建议你以后及时来医院妇科做B超检查和内分泌6项检查,密切关注子宫内膜的厚度,这些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讨论有些早!”<p>  时候,躺在手术床上的倪娜被推出来,她闭着眼睛,眼角流淌着眼泪。<p>  许一飞俯下身安慰:“倪娜,别伤心了,伤心也没用了,当务之急是好好养身体…… ”<p>  倪娜睁眼恨恨地看了看许一飞,别过脸去。<p>  倪娜被推走。<p>  许一飞转身狠狠地抓住了周梓今的衣领,怒目而视:“刽子手!”<p>  周梓今一脸的惭愧:“我赔偿所有损失……您说个数吧!”<p>  许一飞放开他,脱口而出:“一口价,五十万!少一分也不行,不然咱们就公事公办,让法院裁决!”<p>  周梓今沉吟一下,决然说:行!<p>  许一飞追问:“什么时候兑现?最好现在!”<p>  周梓今面露难色:我这就去准备,最迟今下午五点,卡里暂时没这么多现金……<p>  许一飞警告:“咱们都是守法公民,你不能出尔反尔!”<p>  周梓今决然说:“我怎么会出尔反尔?这样吧,我先给你立个字据!”<p>  许一飞居然从兜里摸出纸和笔递上。<p>  周梓今接过来,很快写好字据递给许一飞:“你等我电话!”<p>  周梓今说罢,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此地。<p>  许一飞看着远去的周梓今,脸上难掩一种释然,但他立马收敛,追着刚才倪娜手术车离去的方向,飞奔而去。<p>  下午五点之前,医院病房大楼前的小花园里,许一飞早早等待在这里,手里拿着周梓今之前写的字据。周梓今匆匆如约赶到,他已经通过手机银行转账了五十万,他是赶来让许一飞确认的,另外再取走之前写的字据。<p>  “我收到到账短信了,周总确实诚信!”许一飞一见周梓今就努力掩饰着脸上的轻松,把字据递上去。<p>  周梓今接过字据,看一眼,撕了个粉碎,随手丢进旁边的垃圾桶。<p>  许一飞叹着气:“唉,我也不愿拿你的钱,可是…… ”<p>  周梓今面带歉意:“呵呵,你们应该拿这钱……代我向您夫人表示歉意,愿她早日康复!”<p>  许一飞似乎意识到了自己太过于得意,忘记了老婆流产的事实,于是他皱起眉头叹息一声:“唉,谁也不想要这样的结果,但既然事情发生了,我们就得面对现实,你说是吧周总!”<p>  周梓今越发不好意思:“对不起了……”<p>  许一飞大度一挥手:呵呵,得饶人处且饶人嘛,周总去忙吧,我们之间也算两清了!<p>  周梓今这才有些释然,告别许一飞离开小花园,走向停车场。<p>  许一飞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摸出手机,盯着那个五十万款项到账的提示短信,有些喜不自禁,自言自语:“票子有了,孩子还会有的!”<p>  实验中学放学时间,男男女女的中学生们涌出教学楼,涌向校门口,周伊伊和女同学徐菲走在其中,两人边走边开心聊着。十四岁的花季少女,已经出落的楚楚动人。<p>  在周伊伊和徐菲身后,杨康和两个死党胡子豪和韩丁,他们三人不远不近地跟着。<p>  胡子豪劝杨康:“劝你别费心思了,人家是品学兼优的女神,你们之间是癞蛤蟆和天鹅的距离!”<p>  韩丁也不客气地泼冷水:“就是嘛,人家平时都不正眼看你,爱理不理的,一厢情愿没劲!”<p>  杨康却不服气:“我哪里比她差?她家住别墅,我们家也不是小平房,我老爸还开着大工厂呢!我们家电梯卖的满天下都是!”<p>  胡子豪不依不饶:“你刚才还骂你老爸呢,骂他娶了个小妈姐给你!”<p>  韩丁给胡子豪使个眼色。胡子豪赶紧闭嘴。<p>  但杨康浑没责怪他们,他沉默一下,忽然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往前猛跑起来。杨康追上周伊伊她们,在周伊伊身后喊:“周伊伊,你丢了东西了!”<p>  周伊伊闻听回头,眼睛朝地下巡视着。<p>  杨康笑开心起来:“哈哈,别找了,脚印而已!你总算听了我一回!<p>  周伊伊鄙夷地看他一眼:“无聊,小儿科!”<p>  然后,拉着徐菲快步朝校门口走。<p>  杨康站定,有些泄气地看着周伊伊和徐菲走远。<p>  两个同党来到杨康身旁,两人一边一个搂着杨康肩膀。<p>  胡子豪:天涯何处无芳草!<p>  韩丁:对,她为你关起一扇窗,我们会为你打开一个门!<p>  杨康甩开他们:“如果你们真是我的哼哈二将,以后少给我来虚的,给我整点有用的!”<p>  胡子豪豪迈地:“说吧,你要什么有用的?”<p>  “关于周伊伊的,给我了解的越详细越好,她喜欢看什么书,喜欢吃什么,周末喜欢去哪里玩!”杨康说。<p>  韩丁迟疑起来:“有难度吧,人家住的高档小区,进不去啊,怎么了解?”<p>  杨康瞪他一眼:“我又没让你当贼,你跑她小区里干嘛!”<p>  忽然,胡子豪一拍脑门,计上心头:“我有办法了!”<p>  杨康赶紧追问:“说!”<p>  胡子豪一甩头发,故作潇洒:“凭我帅过刘德华的小长相,还搞不定一个女生!”<p>  杨康不悦了:“什么?!你想追周伊伊?!”<p>  胡子豪赶紧解释:“我哪敢夺人所爱呀,我是说,周伊伊的闺蜜徐菲!周伊伊的任何动向,徐菲一定一目了然!”<p>  韩丁恭维:“胡子就是胡子,曲线救国,高!”<p>  杨康高兴了:“走,我们先去打台球,今晚请你们大排档!”<p>  校园门口的路边,庄澜坐在车里等候着。她通过车窗看到了周伊伊,周伊伊也看到了她。<p>  然后周伊伊和徐菲道了别,跑向庄澜的车子。周伊伊打开副驾驶的门,就要坐进来。<p>  庄澜命令她:“你坐后面去,安全!”<p>  周伊伊只好打开后车座,坐上车来。庄澜发动了车子,驶离校园门口。路上,庄澜一边开车,一边跟坐后面的女儿聊天。<p>  坐后排的周伊伊趴在庄澜的驾驶座背上,探着脑袋看着庄澜的侧脸:“妈,你整天上班还要接送我,麻烦不麻烦呀?累不累呀?”<p>  庄澜凝神开车:“没觉得呀,接送你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p>  “徐菲家搬到我们小区对面了,就是观海叠院小区,我想以后跟她一起上学放学!”周伊伊说。<p>  庄澜不表态:“徐菲是徐菲,你是你,人和人不一样的。”<p>  周伊伊不悦:“怎么不一样了?你是觉得徐菲家住不起大别墅吗?”<p>  “这倒不是!”庄澜想了想:“人家徐菲比你独立,也比你成熟! ”<p>  “拜托了,大姐!”周伊伊换了另一张面孔:“我已经十四岁了,比徐菲还大几个月呢!都快上初三了,还把我当乖宝宝一样保护,还让不让人健康成长?!”<p>  庄澜不妥协:“就是为了让你健康茁壮成长,十四岁怎么啦,还未成年呢!”<p>  周伊伊索性说:“你去上海那一个月,我爸有时候忙,都是我跟徐菲一起上学放学的!”<p>  庄澜义正辞严:“那是你爸失职!”<p>  周伊伊据理力争:“唉呀!就在小区附近坐K107路公交车到接驳站,再坐几站地铁就到学校了,能有什么危险!你有被迫害妄想症吗?”<p>  庄澜依然不妥协:“公交车和地铁上人太杂,有咸猪手!你一个花季少女,反正我不同意!”<p>  周伊伊气愤了:“好吧,那你就把我培养成巨婴好了!”<p>  庄澜不再理会,继续凝神开车,一路到家,母女再无话。

继续阅读:第12章:夫妻卧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先生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