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莫问要救的人,谁人敢收
卖糖小贩2019-08-21 02:041,625

  莫问瞥了淼淼一眼,那手中的剑,却不曾落下。

  艳裳勾了勾嘴角,笑的满是嘲讽,望着淼淼:“你要问清风馆的那只黄鼠狼?自然是我挖的心杀的人,我先是绑了他那三岁的孩子威胁于他,而后杀了他挖了心,再刺瞎了他婆娘的一双眼睛,最后抹了那女人的脖子。那孩子我自也留不得,杀了一了百了,永除后患。”

  “你……”淼淼难以置信的看着艳裳,最终别过了头转身走远。

  莫问又是提剑,却在刺下去之时叫人将剑打偏,只刺穿了艳裳的肩膀。

  “天君可否看在在下的面子上,放她一回?”暗夜之中,有人提着一盏孤灯缓缓行来,玄衣黑发,手中握着一副勾魂索。

  莫问抬眸瞧了来人一眼,却是提起了剑再欲下手。

  “天界的莫问天君本不问世间事,今日却刻印隐藏修为只露千年道行不过是为了引狐妖现身……”玄衣之人已然到了莫问身前,勾魂索缠住了那柄剑,“今日天君放了一马,往日天君有任何事情,在下必然鼎力相助。如何?”

  莫问冷笑一声:“本君怎会找你帮忙。”

  天上的神仙大多是不爱同冥界的人来往的,即便是冥王,亦是。

  冥王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淼淼,勾唇一笑:“这天地之间原就没有什么笃定的事情,终归有个万一,天君何必断了自己的后路?”

  握剑的手缓缓后撤,最终将剑收起:“冥王莫要忘了今日所求。”

  “自然。”冥王点了点头,而后扶起了艳裳,却封了她的神识,“淼淼姑娘受三昧之火灼伤,魂魄虚弱,这颗固元丹可保你上苍焱山,平安无事。”

  淼淼茫然的抬头看着冥王,不明白为何要送自己这个。

  “只当是谢你放过艳裳一命吧,终归是她害了你朋友。”冥王将固元丹放到了淼淼手中,而后便是转身离开。

  夜幕之中,唯见一盏孤灯,渐行渐远。

  “取赤焰神珠,再塑内丹,魂魄过于虚弱,必然承受不住内丹再塑之苦,到最后也不过落得一个灰飞烟灭的下场。”那冥王的声音自四面八方而来,渐渐虚无缥缈。

  淼淼垂眸看着自己手中的那颗固元丹,自嘲的笑了笑。

  莫问紧蹙眉梢,看着冥王离开的方向,最终冷笑了一声,也不知是在反驳冥王还是自说自话:“我莫问要救的人,谁人敢收?”

  连天帝都得罪不起的人,谁敢得罪,自然没人敢收的。

  淼淼将那可固元丹收好,紧了紧身上的棉衣,而后走到莫问身旁:“今日天色已晚,不若先找个地方休息吧,明天再启程上路也不迟的。”

  手臂上的伤是叫狐妖利爪所伤,放着不管自是不行。

  淼淼圈起了衣袖,却在见到手臂上的伤痕之后,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莫问没见着淼淼的动作,便回头去看,自然瞧见了手臂上的旧伤,而后转眸看着淼淼的反应。

  有些事,知道了还不若不知道。

  淼淼恍惚之后回过神来,取了放在一旁的帕子细细的清洗着伤口,而后一副漫不尽心似得询问道:“天君手臂上的旧伤该是三昧真火所伤,不知何人,竟敢冲着天君放三昧真火?”

  莫问心中几多思量,却是不见表现分毫,勾了勾嘴角笑道:“几百年前同哪吒玩闹时候,不慎弄伤的。”

  淼淼抬头看着莫问,满满的都是探究,却简直莫问的脸上似是回忆了什么好玩的事情,竟然都是笑意。

  淼淼终归是低下了头,笑骂自己的胡思乱想,将伤口仔细包扎之后方才说道:“天君活了多少年,他哪吒不过多少年,竟然是叫哪吒给弄伤了。想来天君同哪吒关系该是不错。”

  “还好。”莫问倒是点了点头,“他与天帝三太子关系好些,三太子常带着他来我宫中玩闹。”

  “哦。”淼淼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天君可知道,天地之间除了哪吒,还有什么人能用三昧真火?”

  莫问回头看着淼淼,淼淼亦是回望,这个问题她必然是要弄清楚的。

  “还有谁?”

  当日紫竹林的火,便是三昧真火,终归得找出纵火的人是谁才好,不然往后于池墨而言终归是个隐患。

  “你放心,往后不会再有人能拿着三昧真火去烧他。”莫问未曾回答淼淼的问题,只是斩钉截铁的说了另外的话。

  淼淼略微的一愣,看着莫问的双眸明灭不清,终归的落了清明。不再回话任何,起身端着那盆脏了的水,离开了房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才知相思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才知相思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