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不爽
媛子猫2018-08-06 15:351,149

  凤芷言虽然觉得遗憾,但也不能强制性的去给这人动手术,没准人家还以为她要对他怎么样,再被他家的人看到,那这举国上下就都要追杀她了。

  借着王禹芪的屋子休息的凤芷言,仔细盘算着自己未来的去路,一直到了半夜才稍微入睡时,就听到一旁传来焦急的敲门声。

  “姑娘,请问您休息了吗?姑娘……”

  凤芷言黑着脸打开房门,刚要破口大骂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小青年,脸上泪痕满面的样子都让凤芷言惊呆了。

  有种刚碰了人家却不负责的逃跑,然后被人追上门来讨要负责的感觉!

  有了这种想法的凤芷言立刻打了一个哆嗦,这可真的是强要的那男人的后遗症呐!

  “你谁?”凤芷言拿起外袍刚披上,就见小厮急的要上前来扯着她往前走,却又碍于礼数的不敢触碰她的矛盾样,撇了撇嘴角就问道:“王禹芪的小厮?”

  “你……你怎么敢直呼我家公子的名字!”小厮本来还一脸焦急,听到这话更是惊怒交加:“你……你……”

  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凤芷言直接忽略了这小厮,加急脚步瞧着王禹芪的屋子走去。

  一进屋就看着他半蹲在地上,手还扶着后腰,似乎疼痛难忍到手都开始抽搐起来。

  “你,能治好我?”王禹芪抬头看着凤芷言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月光绕着她的背影撒下,给人一种她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气势。

  凤芷言没想到仅仅是经过半个晚上,他就改变了主意,不过却挑眉道:“七成把握!”

  手术问题不大,但是这人的血是熊猫血,这就有点困难了。

  “你的血和常人不同的这点,你知道吗?”凤芷言将王禹芪搀扶到一旁坐下的时,就试探问着,“你的血可能千人之中都不可能出现一个和你相同的,你知道吗?”

  王禹芪僵硬着点了点头:“父亲有交代过,所以我很少受伤!”

  但是他不明白那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眼前这个女人怎么能一眼就看出来?

  凤芷言见状,手在玉佩上敲了敲,转身当着小厮的面就将大门给关上。

  “你……”

  王禹芪看着凤芷言的动作,还没来得及问她要做什么,就见她在一旁的药架上面四处翻找着。

  “你的麻沸散放哪里了?”不能让王禹芪看到她是怎么动手术的,所以得要先用麻沸散将他麻醉了。

  “你这疯女人,要对我家公子做什么!”门外小厮听不见里面的声音,抽出腰上长剑一脚将门给踹开,一跃而入后手中的长剑就这么的架在凤芷言的脖子上。

  看着一旁凌乱的药架,还有被搀扶到远处王禹芪,小厮立刻自己勾画出了一个事情缘由的话本子,立刻拔高嗓门怒道:“你果然是个下贱的货色,什么能治我家公子的旧疾!你明明就是要来偷药的,是不是!”

  被人如此的说,任谁就是再大度,那心情也不会好。

  虽然理解这小厮的护主心情,不过凤芷言的脸还是微沉,转而看向一旁的王禹芪严肃道:“我治疗时,需要安静,一个人就可以!若是有其他需要,我会喊他,但现在不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女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女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