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处子丸
媛子猫2018-08-06 15:351,119

  心里虽然有几分嫉妒,不过她也知道这种事去也不是嫉妒就能得到的。

  “这是给姑娘的报酬!”王禹芪上前从药架上取下一青白瓷瓶递到她面前:“我想这对姑娘应该是能用到!”

  凤芷言嗅了嗅,药品里面的清香之外还有一股淡淡的香甜,挑眉看着王禹芪,掂了掂手中的东西就问道:“这是什么?”

  “处子丸!”王禹芪再次不自在的别开脸去,轻咳了几声才解释着:“我想起当初见到姑娘时的穿着打扮,想必你是从富贵人家出来,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才会如此,所以便觉得这日后你也许会需要这个!”

  处子丸?

  从没听说过这东西的凤芷言,摇晃了下瓷瓶,听到里面的声响打开一看,也就才三个药丸。

  “服下一颗药丸,除非你与男子……行房!否则无人能查出你已不是完璧之身!”王禹芪解释着的时候,那脸都快要充血,本来就白净几分的书生之气,此刻硬是变成了被人调戏的瘦弱少爷。

  这……确实是一个好东西!

  凤芷言看着害羞的王禹芪,便满意的勾唇,对着他就道谢道:“这东西对于我来说确实是挺有用的!再加上你一套衣服,咱们两个就互不相欠了啊!”

  摆了摆手,凤芷言就准备离开,却在手接触到门的时候,眼前又是猛的一片漆黑。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外头有点危险。

  “不是说有贵客来寻你吗?”手缩回的凤芷言决定还是保险一些,退了一步给王禹芪让出位置来,“我看我此刻出去也不方便,不如还是等你的贵客走了之后,我再走吧!”

  王禹芪不疑有他,只以为她是不方便见外男,便颔首先出了屋子,还不忘回头交代了一声:“一会我与客人会去偏厅,你在屋内等一会,我这边招呼完客人之后,就送你出谷底!”

  送她?

  凤芷言眼里浮现淡淡的疏离,又是神医又是皇子的。想起之前自己的身份,她便觉得还是各自走各自的路为好。

  不再言语的凤芷言,待外面没了动静之后,这才悄无声息的从这小小的药园离开。

  走到之前坠落的地方,崖壁上挂着的蔓藤,凤芷言伸手试了试,确定没什么危险就借着这力道极其缓慢的往上攀爬起来。

  专心致志攀爬的凤芷言,没有注意到身后跟着她的杭杨在看到她的举动时,从一开始的不屑到最后的不可置信。

  “这就是刚刚王神医耽误见本皇子的原因?”白穹身穿一袭黑衣,站在冷风之中,锐利的双眼直直的看着凤芷言往上攀爬的身影,漫不经心的问着,“这女子,是谁?”

  王禹芪看着凤芷言那桀骜不驯的背影,爬了这么久都不曾休息,嘴角泛起一抹弧度,却在听到白穹的话之后,微微一愣。

  他,倒是忘记问这姑娘是谁了。

  “之前身上有几旧疾,恰巧遇到这位姑娘出手相救!”王禹芪神色微敛,一口带过之后,就对着白穹道:“九皇子说自己这几日时不时的会昏睡,时间不长,却次数频繁,可否能让在下给您诊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女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女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