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有人在她公司楼顶跳楼
叶七2018-08-15 00:023,212

  听到诗夏哭的这么伤心,宁无忧突然就慌了。

  “怎么了,不哭不哭。”

  诗夏擦擦自己的眼泪,装作一副很坚强的模样,但是,她现在所能做的,不过也就只有伪装坚强罢了。

  “没什么,只是突然好想你,咱们好久没有在一起聊过天,喝过酒了。”诗夏嘟囔着。

  只有在自己认识、熟悉,并且信任的人面前,她才能表现的像一个有血有肉地人。

  然而在厉景衍面前,她就是一个只会工作,并且,毫无感情的怪物罢了。

  宁无忧听到好友的哭泣,更加觉得担心了,不亲眼看到诗夏,她还是放心不下来。

  这丫头到底在搞什么,一定要自己担心吗!

  “今天下午五点,我下班以后,我们的老地方,不见不散,好不好?”

  宁无忧几乎用着和小孩子说话的语气,在和诗夏商量这个问题。

  诗夏只是点点头。

  “好的。”

  她现在只想要看到宁无忧,只想要和她好好说话。

  哪怕宁无忧是医院里面的医生,每天都是忙到吐血的那一种,她也顾不得了,她现在只想要看到宁无忧。

  至于宁无忧和诗夏的老地方,其实也就是诗夏之前一个人住着的单身公寓。

  有钱了以后,她一直都在这边续约,就是怕自己有一天会无家可归。

  因为她从来都是没有家的,无论是在结婚以前,还是结婚以后。

  宁无忧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诗夏一个人坐在客厅的小沙发上面,哭的一脸的伤心绝望。

  她的面前摆了不少啤酒,不过,好在还没有开封,看样子还没喝。

  “怎么哭成了这样,眼睛都红了!”

  宁无忧走过去,一脸心疼地抱住了自己的好闺蜜,这傻丫头,让人心疼。

  诗夏擦擦自己的眼睛,淡然开口道,“没事,我就是伤心,哭一下就好了。”

  宁无忧叹了一口气,只能让诗夏哭了,眼泪流出来了,心里的负担应该也会小很多吧。

  “是不是那个混蛋欺负你了?”她试探性地问道。

  工作上面的事情,从来都不会让诗夏为难,那么,也就只有一个人了,厉景衍!

  诗夏擦擦眼睛,突然破涕为笑,“最懂我的人果然还是我的无忧。”

  她靠在宁无忧的肩膀上面,这才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像多了一点安慰。

  “我可怜的夏夏。”

  诗夏的眼睛看着自己面前的酒,一脸的凝重,但是,却是有些心不在焉。

  “无忧,我突然好想外婆,不知道外婆一个人在家过的好不好……”

  现在的外婆应该也是想念自己的吧。

  当时为了诗铭城的五十万,也是外婆的救命钱,她才答应顶替自己去世的姐姐嫁给了厉景衍。

  可是,她现在却是连看到外婆的机会都没有了,外婆一个人,现在过的好吗?

  宁无忧扶着诗夏的肩膀,轻声安慰道,“放心吧,外婆现在肯定很好,你也一定要好好的,只有你好好的,外婆才能放心啊!”

  她一个人在外面,只能把自己伪装成坚强的堡垒,才能不被人欺负。

  “嗯,你说的有道理。”

  诗夏点点头,拿起来自己面前的啤酒瓶,拧开了,灌了一口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面。

  看到诗夏在喝酒,宁无忧赶紧一把抢过来她手里的酒!

  “不要喝了,伤身体。”

  诗夏看着宁无忧,却是突然笑了起来,这女人!

  “呵呵,你现在是医生,这么注意养生了!”诗夏笑着。

  现在连自己喝酒都不允许了吗,借酒浇愁,都不行了吗?

  宁无忧叹了一口气,“在医院里面工作的时间长了,看了那么多的生老病死,更加觉得生命难能可贵了。”

  她是真的希望自己身边的每个人都好好的,好好的照顾自己的身体,最重要的闺蜜当然也是如此了。

  “诗夏,答应我,要好好的。”

  诗夏沉重地点点头,却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知道了,我的无忧!”

  现在他的身边,唯一能够说说知心话的人,应该也就只有自己的好闺蜜宁无忧了吧。

  “无忧,幸好有你。”

  诗夏说着,紧紧地抱住了宁无忧,靠在她的怀里,试图找到一点点可怜的安全感。

  这么多年了,她活的都很累,在家的时候,她还有外婆,可是,离开了外婆,她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宁无忧叹了一口气,看着诗夏,突然开口问道,“诗夏,你想过和他在一起好好过日子吗?”

  诗夏愣住了,和他在一起好好过日子,呵呵,怎么可能呢!

  “我,我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宁无忧看着诗夏,其实她还是希望诗夏能够和厉景衍一直走下去的。

  好闺蜜虽然看起来一直都是一副坚强的铜墙铁壁的模样。

  但是,宁无忧很清楚,诗夏的心里还是渴望能够有一个家的。

  “可是,诗夏,你们两个人已经走到一起了。”宁无忧劝说着。

  诗夏摇摇头。

  “那也不可能的,三年,三年的时间,我就可以离开了,而且,现在只剩下一年了,只有一年了。”

  她说着,苦笑了一下,有些像是释然。

  宁无忧看着她,问道,“离开了以后,你确定自己可以舍得厉景衍吗?”

  毕竟是相处在一起三年的时间了。

  诗夏笑了笑,摇摇头,“他算什么,他什么都不是,我的心里只有工作,只有工作!”

  宁无忧无奈地摸摸诗夏的头发,心里很是心疼,这丫头,真的把自己当作是超人了吗?

  就是整天工作,她也需要身边有一个男人的啊!

  起码,她也是需要被人照顾的,她也是一个柔软的女人!

  诗夏靠在宁无忧的肩膀上面,突然沉默了,她是一个女人,并且,还是一个刀枪不入、铜墙铁壁一般的女人。

  放在茶几上面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诗夏愣了一下,把手机抓在自己的手里。

  看到是助理沫沫打过来的电话,她立刻变得清醒起来。

  工作上面的事情必须要认真,这是她诗夏的准则,从来都不会改变。

  “诗总监,大事不好了。”

  沫沫紧张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诗夏愣住了。

  公司出事了吗?

  “什么,有人要跳楼!”她惊呼道。

  电话那边的沫沫急得都要跺脚了,公司里面现在连一个管事的人都没有。

  现在的她是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了,这才打电话给了总监诗夏。

  “就在咱们公司楼顶,现在底下全部都是人,还有记者也过来了!”沫沫开口解释道。

  诗夏拢了一下自己柔顺的长发,显得有些焦躁。

  “我现在就过去,你们一定不要让人出事,知道吗?”诗夏叮嘱道。

  沫沫点点头,“好,我们知道了,诗总监你一定要快点过来啊。”

  时间长了,她怕自己是真的劝不住这冲动的女人了。

  看到诗夏脸上很不正常的表情,宁无忧赶紧问道。

  “怎么了,夏夏?”

  诗夏叹了一口气,赶紧手忙脚乱地换鞋,找自己的包包。

  “好像是有人在我们公司楼顶跳楼,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她嘟囔了一句。

  听到诗夏这么说,宁无忧业知道了,事情恐怕是有一点麻烦了。

  她赶紧开口道,“我现在没喝酒,我送你过去。”

  诗夏点点头。

  “好的。”

  十五分钟以后,诗润珍珠公司楼下。

  看到诗夏出现的时候,沫沫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谢天谢地,终于来了。

  “诗总监,你终于来了。”

  诗夏急忙跑过去。

  “到底是出什么事情了?”

  她看了一眼顶楼,果然看到有一个女人现在就站在楼顶的边缘,并且,摇摇欲坠,看上去十分危险!

  “这个女人叫做吴洁,好像用了咱们诗润珍珠的曲面面膜,毁容了,现在在闹事呢!”沫沫急忙解释道。

  旁边的宁无忧蹙起了眉头,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面膜怎么会毁容!”

  就算是不适合,最多不过也就是过敏罢了,哪有毁容那么严重的。

  “诗总监,你去哪里?”

  看到诗夏竟然往楼顶过去了,沫沫立刻紧张起来。同样和沫沫一样紧张的,还有宁无忧。

  诗夏是有恐高症的,她现在就这么爬上去了,这不是在送死吗!

  “诗夏,你不可以过去!”

  诗夏转过头,看着宁无忧,突然有些鼻酸。

  “无忧,不要担心,在下面等我。”

  宁无忧看着诗夏,一脸的紧张,诗夏到底想要做什么!

  顿了顿,她又继续说道,“如果我真的出什么事情了,帮我好好照顾外婆,谢谢你。”

  宁无忧赶紧摇摇头。

  “不要,夏夏!”

  她这不是在劝说那个跳楼的女人下来,她这是在交代临终的遗言啊!

继续阅读:第10章:有人要跳楼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契约冷妻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