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三色柳2018-08-17 12:004,139

  尤琪活了二十二年,干重体力活今儿是头一遭。

  店里送货的人打电话说书送到的时候,她正好从杂物间里翻出来一辆板车。她跃跃欲试,就要尝尝板车拉货的滋味,很豪气地让人把书卸在楼旁边就好了。

  送货小哥还特犹豫地问,“不要帮忙吗?”

  她想,就那点儿书,还是包装好的,能有多麻烦呢?很自信道,“我能行的。”

  结果拉着车下来,对着那么一个书山傻眼。

  大话已经说出去了,就不好叫人帮忙来打脸。她心里后悔办事没经验,也想给自己一个教训,所以撩袖子开干。没成想,又遇上了周臾。

  尤琪认真盯着电梯数字的变动,不去关注后背上凉飕飕的视线。等到电梯门开,她双手推着车出去,将之靠在门口后,开始认命地将书转移进去。

  周臾见她闷不吭声干活,单薄的小胳膊青筋爆出来了,脸上明显写着赌气俩个字。他一手拎了一大包,高声道,“于一凡,严林,叫人出来搬东西。”

  呼啦啦出来一群人,三两下把板车清干净。

  于一凡见尤琪满脸是汗,道,“刚怎么不叫人一起下楼呀?咱们所就你一朵花,被压迫跑了怎么好呢?”

  尤琪干笑两声,不好说自己逞能的事情,顾左右而言它。她收了板车,用力抬起来放回杂物间去。

  周臾收拾完东西,站在门口等她。他见她忙完,道,“你跟我过来,咱们谈谈。”

  尤琪有点惊讶到了,乖乖跟在他身后去了走道另一头的那间办公室。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回事,周臾突然有种大佬的气质。她有点怪异地看着他,这家伙不会是趁着谭叔叔不在,狐假虎威吧?

  “坐。”他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座位。

  尤琪从善如流的坐下来,道,“周臾,谈什么?”

  周臾抬眼看看她,正色道,“关于你这两三天的工作。”

  她自觉自己干得很好,挺了下胸脯道,“你说。”

  “你上班很准时,比较勤快,也能听人安排,主动性还算不错。”周臾眼睛眨也没眨,吐出一段听起来好像是夸奖的话。

  尤琪从小到大被王教授玩过很多次欲抑先扬,锻炼出预感来了。她忙收了笑容,专心地看着他。

  周臾扫了一下她的眼睛,转言道,“但是——”

  果然是有个转折的,尤琪吞了下口水,觉得下面的可能不会是什么好话。

  “我希望团队里每个人对自己的能力都有正确的认识,能做的就上,不能做的坦白说,大家会一起想办法。譬如说,搬书这个事情——”

  搬书怎么了?

  “我理解你想要积极融入的意思,可能和大家还不够熟悉不好意思开口求帮助。但工作是工作,个人情绪最好放一边去。”周臾看她眼睛圆圆的,嘴巴微张,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尤琪忍了又忍,忍不下去了,道,“我问个问题,你别生气呀。”

  “当然,你说。”

  “你说这么多,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要不,再直接点?我刚才真没听明白——”

  周臾看着她,顿了一下,道,“那我就直说了。我希望你做工作有计划有安排,需要用人的时候提前约时间,这样别人才能配合你,也不会让自己太狼狈了。毕竟,大家都是很忙的人,不会随时有时间帮你扫尾——”

  尤琪明白了,点头道,“你刚才叫大家帮我搬书,是嫌我耽搁时间了?所以,不高兴了?”

  其实不过区区十多分钟而已。

  “并没有。”周臾摇头,敲了敲桌面,“这和我的情绪无关,而是工作方式的问题。”

  “周臾,我们都是一个单位的同事,虽然各有各的职务,但在有余力的时候搭把手互相帮忙,没问题吧?”

  他点头,完全没问题。

  “好,既然没问题,为什么你要上纲上线?”

  “你觉得我在上纲上线?”周臾有点诧异。

  “难道不是吗?帮忙搬书是随手的事情,我有好好给大家说谢谢,所以你特别拔高到工作方式的问题我不能接受。”尤琪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还笑了笑道,“书我自己也能搬的,不要你们帮忙也可以。你们主动帮忙,我不会拒绝,因为这都是很正常的同事来往,对不对?”

  周臾顿了一下,道,“你对我有情绪?所以认为我在故意找茬?”

  小子,还挺敏锐的嘛。

  尤琪忙换了笑脸道,“绝对没有。”

  两人视线较劲,都知道,绝对有的。

  相比第一天在卫生间遭遇时候的锐气,周臾收敛了很多,居然开始讲解起来,“尤琪,你别逞能,也别让同事不自在。其一,书很重,你的力气不够,搬的时候差点出事;其二,咱们所暂时只有你一个女生,你一个人干活所有大老爷们坐一边看着吗?我还能说出其三和其四来,要听吗?”

  尤琪很想翻一个白眼,但脑子里还有点理智在,只好略和缓道,“抱歉啊,我没想太多。不过是小事——”

  “不是小事,它表现了你的做事方法,我希望你能改正。”

  上升到了这样的高度,居然还说不是上纲上线?

  她真的想敞开了和他好好驳斥一番,但可惜他已经先站上了道德的高地,自己继续纠缠下去反而落了下乘。她干脆起身道,“好的,这次是我欠考虑了,以后会多注意。”

  周臾闭嘴了,知道谈话没办法进行下去。他认定了尤琪做事不够聪明,而尤琪认定了他的针对,谁也无法说服谁,只能表面平和。他点点头,道,“我们双方都各自反省——”

  尤琪拉开门出去,反省个鬼啊,明明是同龄人,居然这么老气横秋。

  这家伙,绝对对她有意见,只是憋着没说而已。

  于一凡见她走出来,幸灾乐祸道,“嘿,小师妹,被训了?”

  尤琪左右看看,压着嗓子道,“周臾到底是哪里来的神人啊?明明差不多大,在我面前装得那个老干部的样子?”

  “天才的想法和一般人不一样,你别和他一般见识。”他也压着嗓子,“昨天不好意思啦,主要是严林那边有点事情,搞得他心情不好。”

  尤琪觉得不是,疑惑道,“我总觉得他看不惯我,先入为主了。你说,到底为什么?”

  于一凡有点心虚,干笑一声,打着哈哈走了。

  她更觉得有原因了。

  一下午没头没脑地过了,到了下班时间。

  尤琪这回不再自作多情去报告了,径直走人。

  结果等电梯的空隙,周臾跟着出来了,两人客套地点头后站得远远地。她默默挪开,转身去了消防楼梯,叮叮咚咚跑了下去。

  回家后,王教授的短信也跟着过来,再三叮嘱一定要穿粉色的,显皮肤白,又交代不能迟到云云。

  尤琪无精打采回了个“知道了”,丢开手机,去洗澡不提了。

  海城大占地面积大,师生人口加起来好几万,配套的设施特别完善,尤其在吃上,玩出了各种花样。

  “川湘园”老板是川人,老板娘是湘人,都有一手好厨艺,办起了这个饭馆。饭馆位于教工宿舍和学生宿舍交接处,装修得还算有点档次,价格比较适中,面向略有钱的学生和比较穷逼的青椒。因此,学校里各种宴请,基本上都在这里进行。

  尤琪到的时候,谭渊和她家两位教授都到了,她规规矩矩叫了一声“谭叔叔”。

  谭渊笑眯眯看着她,道,“哎呀,咱们小尤都这么大了呀,要不是你妈说起来,我还不觉得呢。一转眼,小孩子们就长大了,可以结婚了——”

  相亲是个中性词,但在尤琪心里,其实不算是一件好事,有种公开凌迟的感觉。她这时候才觉得自己答应王教授的要求,有点荒唐。

  她乖乖坐到王教授身边,垂着头,有点脸红,手心也开始出汗了。

  王教授太了解自己这个女儿了,窝里横外面怂,便道,“她其实年纪还小,我和老尤也不着急。不过觉得有好的就互相介绍认识认识,也不一定非得那样。主要,还是看他们年轻人自己的感觉——”

  “对啊,对啊。”谭渊应和着,“我也是这么想的呢。”

  “不着急的,琪琪才二十二呢。”尤教授开口了,有点不去确定道,“对方多大了?”

  尤琪耳朵马上立得高高的。

  “二十五。”谭渊无所谓道,“高个子,起码有180吧。手里俩学位呢,一个物理的博,一个数学的硕,去年谈好了引进回来的。今年刚就位,现在先在研究所那边干着呢,等下半年再开始收学生。”

  尤琪有点晕乎,什么怪物呢,这么年轻就拿了俩学位?看来这世界上人和人之间的差别确实很大,不亚于物种之间呢。

  “就开始收学生了呢?”王教授也有点惊叹。

  “嗯。”谭渊点头,“所以我现在让他看着我的几个学生,我就腾出手来处理别的事情。你别说啊,就他年纪最小,娃娃带兵——”

  尤琪越听越觉得不妙,研究所里最年轻的?她眼前晃过周臾的冷脸,全身汗毛都要起来了,不会那么巧吧?

  “对了,琪琪见过真人的呀。”谭渊点名了。

  尤琪抬头,对上谭渊,心里有点崩溃。

  王教授的眼睛马上雪亮地转过来,道,“你看过?怎么没听说呢?”

  她头皮发麻,小心翼翼道,“谭叔叔,你说的是谁呢?”

  “就那个啊,我早前给你他的联系方式,你们没见着吗?就那个谁,周臾——”

  尤琪的脸马上垮了下来,要不要这么坑爹呀?她抽了抽嘴角,强行忽略老爹老妈好奇的眼神,就想找个借口溜号。周臾,真的是周臾?那小白脸居然是超级学霸?还是要带学生的老师?然而她上班才两天,跟人家不仅处得不好,而且将将才互怼了一通。这种状况下相亲?那是结仇啊!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她刚起身,包间门被推开,一个秀挺的人影弯腰走进来。两人的视线,就这么撞上了,一时间有点尴尬。

  “啊,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哪,这就是周臾了——”谭渊哈哈笑起来,“来来来,大家互相认识一下啦。”

  周臾明显地怔了一下,尔后冲她点点头,视线调开,道,“谭老师,抱歉,我来晚了。”

  “没晚,正好呢。”谭渊招呼道,“小尤,怎么傻站着呢?你跟周臾可不是早就认识了吗?赶紧给你爸妈介绍一下呗。”

  尤琪艰难地笑一笑,看看爹妈,他们均是两眼亮晶晶一副很满意的样子。她心里叫苦,悄悄瞥了一眼,这才发现周臾居然换了一身衣裳。已经不是白天宽松休闲的黑衬衫了,而是一套半正式的休闲服,衬得他更英俊讲究了。怪不得一向不准点下班的人今天和她一起下班,原来是回去收拾打扮了。

  她刚要开口说话,王教授自己往旁边的座位挪了一格,伸手拉着她按在原来的座位上,然后道,“不用专门介绍了,周臾是吧?我是尤琪的妈妈,叫王阿姨就好了,那边是尤叔叔。对了,琪琪这边有个空位,过来坐吧。”

  尤琪头垂得更低了,老妈这样搞得太明显了吧?

  “谢谢。”周臾轻声道谢,很配合地按照王教授的安排,坐到了尤琪的身边。

  他端坐着,眼角余光和她对上,嘴角微微勾了勾。

  尤琪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二十五的博呢,再加一个硕,然后什么千人计划。

  人和人,确实是不一样的。

继续阅读:第六章 这个男人不好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