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来自十年后的情书
三色柳2019-09-30 15:433,745

  尤琪冲回家,上楼,两个教授在客厅在喝茶。她一声不吭回房间,用力将门甩上,整个老房子瑟瑟发抖。

  尤教授放下茶杯,“哎呀哎呀,我就说这个事情不好。”

  王教授也有点担心,走到门边,小声敲门,关切道,“琪琪,怎么了?”

  “我要睡觉了!”

  “生气了?还是生病了?要不要妈妈进去和你谈一谈?”

  “不要!”

  “那要不咱们隔着门聊啊,是不是周臾惹你生气了?”

  “不是!”

  王教授没办法了,回头看一眼尤教授,“你说怎么回事?”

  尤教授笑一下,“怎么回事?不就是互相没看上呗。这个事情我早就说了不成,你非不信。”

  “只不过认识认识,也没说开,怎么就不好了?”

  “你看那小年轻啊,长得也好,脑子也好,年纪轻轻就搞出一番事业来,正是心高气傲的时候。你再听他说话,隐约憋着点儿气,恐怕是根本就不喜欢这种场合。老谭肯定是跟他说和朋友吃个饭,但这边就一个年轻小女娃和他坐一起,再笨也晓得怎么回事了。现在的年轻人呀,不喜欢这一套的——”

  王教授怔了一下,道,“就算是不喜欢,也是长辈的好意,不至于背后给咱们琪琪气受吧?”

  尤教授倒是有不同的看法,“这叫心直口快,不像我们瞻前顾后了。”

  “不至于吧?”王教授不信,但看尤琪气成那个样子,又不得不信,只好暂时按下去不提。

  尤琪不知道尤教授已经将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只把自己埋在被窝里,滚来滚去。这个事情太丢脸了,说出去只会让人耻笑,可不说她咽不下这口气。

  她摸出手机来,给闺蜜方晓玥发了个短信,“今天遇上一个死变态。”

  方晓玥是尤琪大学四年的同舍,两人住上下铺,基于共同的审美情趣和爱好,结成了死党。特别是她保研成功,拿了毕业证后等着下半年入学,势必又要在海城大呆上两三年。

  方晓玥立刻回了电话,“亲爱的,怎么回事?”

  和死党没什么好隐瞒的,于是尤琪将这两天的事情倒豆子一样全喷了出来,只隐去了周臾这个当事人的名姓。

  “我去,这么耿直的男人少见啊,他是吃什么饲料长大的呢?”方晓玥也忍不住吐槽了。

  尤琪感觉稍微安慰了一点,终于没觉得是自己出问题了。

  “对吧?我就觉得这人傻,他要是对我有意见,主动疏远就好了嘛,谁还上赶着去缠他吗?”

  方晓玥倒是有不同的见解,她道,“我怎么觉得他是肆无忌惮啊。他算死了就算是怼了你,你也拿他没办法吧?”

  这话一出来,尤琪卡壳了。

  还真没说错,她确实拿他没办法。既不想和长辈打小报告,又不想将事情公诸于众,只能忍了。

  也就是说,那王八蛋看穿了她没种,故意的。

  方晓玥发出爆笑的声音,“尤琪啊尤琪,你这么年轻就答应王教授去相亲本来就很好笑,结果遇上的第一个人就是辣手的家伙。出师不利,这事就算了吧——”

  “那王八蛋,一点也不善良!”尤琪更闷了,挂了电话啊,用力咬着棉被,心里发誓要和周臾势不两立。

  次日一早,尤琪没等闹钟响便自己起床了,她随便套了一身T恤和牛仔裤,抓了一个牛奶便要走。王教授这回没啰嗦了,小心地看着她道,“昨天晚上睡得好吗?要不要请个假?”

  尤琪看她一眼,道,“王教授,知道什么叫做试用期挣表现吗?”

  她也是个有心气的的,昨儿晚上被周臾说什么走后门。他把她看死了,可她偏不能退缩,不然就这么灰溜溜地走人,显得自己果然失败,那才最怄气。

  “你和那个周臾——”王教授观察她的表情,“没事吧?”

  “没事。”尤琪自己没出息被鄙视了,强忍道,“相亲我就暂时不相了,现在要以事业为重。”

  王教授想笑,负责个小后勤,什么事业?可尤琪的眼刀杀过来,她马上正色道,“好的,好的,事业为重,妈妈晓得了。”

  尤琪开门走出去,飞快地跑下楼了。

  王教授转身,对上尤教授果然如此的表情,道,“还事业呢,果然是被打击了。”

  尤教授点点头,“能不被打击吗?才二十五呢,二十五的教授呀——”

  其实,他年轻时候要遇上了这样的人,也是会自卑的。

  尤琪早早到了办公室,照例将书架和办公桌全部整理赶紧,抹布擦完一遍后,开始烧水泡茶。完事后,在网上下了一个会计的电子教程,学着把昨天花出去的钱记账,搞完这些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陆陆续续有人来了。

  周臾领着几个人团在大办公室的黑板前写着什么,她隔着玻璃墙看过去,才发现那群人虽然年龄差不多,但态度上有微妙的差别。

  譬如于一凡,虽然笑吟吟地跟他说话,偶尔还勾肩搭背,但只要周臾一开口,绝逼是听得很认真的状态。

  又譬如严林,似乎对周臾有种畏惧且崇拜的表情,听他讲话的时候眼睛里的光似乎在烧一样。

  她看了一会儿,对自己眼瞎的程度绝望了。最开始的时候,她怎么就忘记多问谭叔叔一句周臾是谁呢?见了周臾后,怎么就忘了大家互相介绍一下呢?就算是到了最后,也可以找于一凡私下问问,那么拽上天的周臾,到底是谁?

  尤琪恨恨地转头,开了邮箱查书店那边有没有发后续的信息过来,结果发现收到一封电邮。

  发件人有点眼熟,她想了一下,这才回忆起来是周臾的邮箱号。

  昨儿才被人损了一顿,被当成死活要抱金大腿的厚脸皮女人,尤琪这会儿还心有余悸,看着他的邮箱号就心惊肉跳的。这家伙不会是当面没骂够,还发邮件继续骂吧?

  尤琪给自己做了好几分钟的心理建设,最后才忍痛点开题为“手书一”的邮件。

  “亲爱的小尤:

  你好。

  这是我给你的第一封信,也是第一份情书,写下这行字的时候,还有点小小的不好意思。”

  尤琪眼睛都瞪圆了,这是什么玩意?是她眼瞎了,还是周臾疯了,又或者她被人恶搞了,要不就是邮箱被盗了?

  她用力揉了揉眼睛,看看满屏幕的蝇头小字,再侧头看看外面被一群师兄围起来的周臾。他似乎感受到她的视线,看过来,对上。她立刻挪开,很是活见鬼了。

  “认识十年,结婚九年,每年节日或者纪念日的时候你都会抱怨我,没有鲜花和礼物,更没有情书。你说你嫁给我是倒霉了,而我则是占了你的便宜。我仔细想了想,其实你提出的都是一些很小的要求,我要认真去做的话肯定能做得到。

  譬如说,给你写情书。

  我的记性很好,吵架的时候你会抱怨记性好的人很可怕,不管多久远的事情都不会忘记。可我觉得这是好事,因为有了它,我才不会忘掉任何与你相处的细节,包括第一次见面。”

  尤琪打了个寒颤,皮肤上的汗毛一根根竖起来,连白色的灯光落在身上也很冷。

  “那一年我二十五,被谭渊老师邀请去他的研究所工作,他的口才很好,我被鼓动得以为只要凭个人的能力就能开创一个新世纪。嗯,有点狂妄了,不过那时候我确实是这么认为的。回国后,研究所开张,他说咱们还少个帮忙的管家,说有个朋友的女儿刚好毕业了,可以来试试。

  我第一反应是不太能接受,不过也没有拒绝。

  那天早晨在一楼的男卫生间看到你,我确信自己没走错地方,那么错的就是你。作为一位男士,我不愿让女士尴尬,所以假装没看见要走。可你把我当成了变态拦住了,我当时觉得你有点冒失,不过不失为一个勇敢的小姑娘。后来很巧,来研究所报道的是你,我第一眼就觉得不太妙,这么莽撞的小姑娘来做咱们的辅助,恐怕不是个好主意。

  果然,你只会让自己累到。

  我想让你办事聪明一点,结果惹恼了你。现在想起来,我当时确实有点自以为是,以自己为评判整个世界的中心。你讨厌我也是应该的,我理解。不过,你也不要否认,这个环境确实对年轻人不友好,譬如说让长辈包办相亲的事情。

  我生气的点并不在于任何条件的不匹配,而是你作为一个成年人怎么会任由别人摆布自己的命运呢?晚餐后我本来想对你陈述的是这一点,不过被你的语气激了一下,就说出不好听的话来了。

  抱歉,我现在对你道歉,当年的我太年轻了,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分寸。

  亲爱的,请你一定要原谅我的无知,否则我会很难过自己给你留下糟糕的第一印象。如果我找到了多重宇宙的切入点,一定会赶到事情发生之前告诉自己,嘿,臭小子,对你未来的老婆客气点,她可是你这一生最爱的人,不然她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苦。

  亲爱的,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封情书,有点语无伦次表达不清。不过,我的主要意思是,和你的第一次见面是一个很神奇的过程,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并且没有后悔。

  我手写了这约莫千字,念给你听你也听不见,想邮寄给你却没有收信的地方,心里隐约有些失望。你要知道我写了一封不能寄出的信,也该笑我了。所以,翻出多年前的邮箱来,希望你能收到。

  爱你的,周臾。”

  尤琪一目十行,将这封所谓的情书邮件给看完了,整个人被荒唐感充满。

  这一定是恶作剧吧?这一定是在整人吧?这绝对是周臾看不惯她,又知道她不能反抗所以故意的吧?这赤裸裸的恶意,称呼她为亲爱的,以一个莫须有的十年后的周臾的口气说话,简直太过分了。

  她全身发抖,抖着手要把邮件转存,却不小心关掉了。她恼怒地拍了一下桌子,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办公室门被敲响,周臾出现在门口。他道,“尤琪,出来开会吧,叫了你好几次都没听见吗?”

  尤琪侧头,见于一凡站在玻璃墙外冲她挥手,有点担心的表情。

  她脸红了白,白了青,再想想昨儿晚上他前恭后倨的套路耍自己,胸中恶气怎么都压不下去。她道,“周臾,没想到你当面说看不上我,背后却爱我爱得要死。看看,居然给写情书邮件呢?”

继续阅读:第八章 一定要抓住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