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所谓谣言
三色柳2019-09-30 15:433,764

  周臾略有点烦躁,自从他吃了尤琪一碗粥后,事情就朝着不可控的方向进展了。她仿佛觉得得到许可证一样,单方面地将两人的关系拉近了。

  “我买了牛肉干,五香的,要不要来点?”早餐完毕,上午十点,他出办公室倒水的时候,尤琪冒出来。尔后很热情地拎了水壶,“你别亲自来倒水啊,叫一声,我给你端进去。”

  同时,牛肉干也塞过来了。

  “这个特别好吃,感觉饿了就吃一根,养胃呀。”她对他笑得亲切,将他的水杯倒满后便走开了。

  热气腾腾的水杯,手里的牛肉干,身后传来于一凡和严林的闷笑。周臾冷静地转身,将牛肉干丢于一凡桌子上,端着自己的杯子回办公室了。

  午餐时候,按照周臾的习惯,十二点半出发去小食堂,错开用餐高峰期,他可以好好选个安静的座位。尤琪则拉着于一凡或者严林,跟屁虫一样跟着他坐一桌。她点单锅小炒,菜上桌,热情地招呼大家一起品尝,将氛围搞得非常和谐。

  当然,她也没有做得太过分,只不过目的性太明确,于一凡和严林忍笑的表情很碍眼。

  至于下午三四点,研究室的人到得差不多了,又是下午茶时间。尤琪不知从哪里拎出来一大包的水果和零食,分成了几盘放在休息室,招呼大家去吃。按照她的说法,研究所人不多,大家都是同事,自然要多交流沟通增加了解。当然,基于团队建设的心思,她做得不能算错。可是,单独给他一小盘洗切干净的水果或者温牛奶,是什么意思?

  周臾一般都是拒绝,可于一凡就会冒出来,道,“周老师,与民同乐啊。”

  严林也起哄,“生活里不仅有枯燥的论文和数据,还有红袖添香啊。”

  尤琪站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他,也不吭声,但气定神闲的样子很明显。

  在于一凡看来,是小姑娘看上他了,各种套路追求他。他道,“有周老师在就是不一样,咱们整个研究所的待遇直接被拉上去了。”

  “你想多了。”周臾当事人看得明白,尤琪脸上带着笑,但眼睛里却是一种‘看你什么时候露馅’的吃瓜表情。追求?怕不是在设套。

  “别不信啊,人一天二十四小时,起码有十二个小时在想对你好。”

  那还真是——如果把这功夫用在学习上,海城大的本科算什么?直博了好不好?

  当然,早中的过场完了后,晚上也不会放过。尤琪会在下班前半个小时,特别去周臾的办公室,向他汇报工作的进度。譬如,开业的会场已经定下来了;两次会务餐也和酒店定下来了,菜单发给他邮箱;大佬们的房间预订好,只要确认了最终名单便可以下定;至于最重要的请帖,将于本周五出货,尽请期待。

  工作汇报完毕后,她会顺便提一句,“等下可以去吃晚饭,小食堂有个南瓜羹特别好,得提前去才能买得到。要不我帮你带一份?”

  周臾冷静地拒绝道,“不必,我自己会处理。”

  如果尤琪死缠烂打或者死皮赖脸,反而好处理。可她很识趣,只要他拒绝,她马上不再多说什么,告辞而已。

  牛皮糖一样的存在,怎么搞?

  周臾试探性地征集研究所同事意见,“尤琪工作怎么样?”

  结果,个个回来的都是好话。

  “很好啊,咱们什么都不用担心。”

  “性格挺好的,不娇气,一点也不作。”

  “特别好说话,咱们要什么,马上就能办得妥当了。”

  “比我会花钱了,一样的钱买到不一样的东西。还行,咱们的生活档次居然给提高了。”

  周臾道,“你们太不坚定了,这点小恩小惠就收买了?高级知识分子的尊严呢?”

  “能吃吗?”于一凡咧嘴问,里面还含着一片苹果,俨然吃货。

  因此,他隐约对谭渊道,“咱们所那后勤工作太琐碎了,尤琪家里没意见吗?之前聚餐的时候,王教授仿佛提起要安排她出国学习。”

  谭渊当时正在电脑上看一个什么东西,听了后抬头看他,道,“这才两个周不到,你就受不了了?”

  周臾道,“也没有,就觉得不太方便。”

  “哪里不方便了?我看于一凡他们满意得很,天天朋友圈发的都是好吃好喝好玩的图片。还是说,人姑娘喜欢上你了,你不喜欢?”

  这是哪儿到哪儿呢?于一凡的嘴巴太碎了,不靠谱的事情到处乱说。

  谭渊道,“我看小尤工作很在状态嘛,你瞧瞧她做的这个请帖设计,是不是特别有新意?”

  “她做的?”周臾怔了一下,探头过去看。

  作为尤琪的直接领导,设计图他看过,当时尤琪还专门让他挑选素材。尤琪没有特别申明自己做设计图,只汇报说设计方案定了,下厂印刷制作,能够如期收货等等。他以为设计方案是厂家那边出的,原来她加班是为了这个。这个说起来,她还把自己的工作成果越级汇报给了谭渊。

  小丫头看起来有点傻乎乎的,其实不傻呀。

  “是吧?还算有才华吧?”谭渊笑眯眯道,“姑娘有点咋呼,但人本性挺好的,特别活泼外向,咱们研究所清一色大老爷们,一个个油腻腻的。有这样一个小姑娘中和一下气氛,适当的管理管理他们,至少能拉出去见人,对不对?”

  “再说了嘛,我看她就挺喜欢你的——”

  周臾冷静道,“没有的事情。”

  谭渊哈哈一声,“还跟我不好意思呢?”

  周臾无语,道,“老谭,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那你说是哪样?”

  “她对我无意,只是努力融入研究所。”

  谭渊笑眯眯,“那也不至于单独给你特殊待遇呀。你看看啊,人小姑娘都这么主动了,你要不要也——”

  再聊下去就没意思了,周臾随便找了个借口,回研究所办公室去了。

  谭渊见他离开,立刻在Q上联系于一凡,道,“是吧?小尤确实是在追求周臾吧?”

  那边消息回得很快,一大篇过来,“当然呀,小姑娘嘴巴里不承认,行动很诚实的。我说周老师胃不好,她就给熬粥了,上午送早茶了,中午帮忙打菜了,下午送下午茶。她还不好意思之弄一份,所以搞了很多邀请大家一起吃。周臾不理人家,小姑娘可怜兮兮的,所以我跟大家打招呼了,能帮忙的帮忙。”

  “你们别太过份啊,小周老师压力很大,跑我这里来诉苦了。”其实诉苦是没有,只刚开了个头就被他给打压回去了。

  “抱怨吗?”

  “想让人小姑娘走呢!”谭渊懂周臾提起王教授和出国的事情的意思。

  “那怎么可以?!”于一凡差点没跳起来,“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同意,对吧?小尤工作多好呀,管钱那个利索,办事效率可高了,现在开业的酒店、住宿、请帖全都搞定了。如何?”他当然是不愿意的,尤琪不在这些打杂的事情全是他的,尤琪来了以后,他解放了。

  “所以我说嘛,你给小尤提个醒,动作可以稍微缓缓嘛。别把人吓跑了——”谭渊发完,觉得对方情商低可能办不好,道,“放长线才能钓大鱼嘛。不过小姑娘爱面子,你委婉点儿呀。”

  于一凡无语地看着自家德高望重的老师发过来的信息,这八卦程度其实不比他们这样的学生低。不过,师命难违,他只好站起来,晃荡着去尤琪的办公室准备以聊天的方式转达命令。

  尤琪正在电脑上整理胃病养胃食谱,手边还摆了一本《时间简史》,书签夹在中间,显然已经干掉大半本的内容了。

  现在的小姑娘真是了不得,追起心仪的对象来,二十四小时全方位的不放过。

  他清清嗓子,道,“小师妹啊——”

  尤琪道,“稍等啊,我把这些文档打印出来就好。”

  “话说,你最近有没有发现周臾老师情绪不是很好呢?”于一凡迂回前进。

  “他不是一直都那样嘛,冷冰冰的。”尤琪已经飞快地锻炼出了厚脸皮来,并且找到了一套对付他行之有效的方法。她道,“而且超级难打交道,我对他已经很恭敬了,但他每次看我都跟要找茬一样。”

  “这个吧,我觉得你最近的攻势有点太过于猛烈密集了。”于一凡对她眨个眼,“反正你已经近水楼台了,也不在乎一天两天,不如细水长流?要不,下午茶就取消了?咱们先缓缓,让他习惯你的存在了再想办法?”

  尤琪刚开始没理解他什么意思,抬头看着他,半晌道,“师兄,你在说什么?你是说,我——”

  她伸手指指自己,然后指向周臾办公室的方位,“我在追他?给他造成了困扰?”

  于一凡点头,“看破不说破啊,大概意思就是这样呢。”

  “你说我追他?”尤琪不可置信地重声重复一遍道,“这是谁造的谣呢?谁追他了呀?”

  小姑娘确实是爱面子的,被人点了一下跟戳了肺管子一样,马上就激动起来了。于一凡不想事情搞糟了,立刻举双手讨饶,道,“行行行,算我说错话了,总之,你那个啥——”

  尤琪被误会也不是两三天了,之前抱着乌龟的心态,总觉得时间久了大家都能看明白了,结果越描越黑。她知道现在这种状况,自己越否认于一凡越当她不好意思,甚至还会同情她,可怜她。既然如此,为了邮箱密码,为了和周臾拉近关系,为了扳倒他,她忍了。

  于是,她将自己憋成了内伤,青着一张脸道,“行,我知道了,以后少缠他。不过,师兄你看我这么‘喜欢——’”她忍着恶心说出‘喜欢’这俩字来,顺手提了一个要求,道,“这么喜欢他,你帮我查下他喜欢吃啥喝啥呗?”

  于一凡正要答应,却见尤琪的办公室门口缓缓走过一个人影,黑衬衫蓝牛仔裤,周臾的标配。他有点吃惊,马上闭嘴了,伸手碰了下尤琪。

  尤琪当然也看到周臾了,心里悔得不知如何是好,只祈祷刚才的荒唐话没被听到。

  可惜,一个无神论者临时抱佛脚是没用的,周臾在她办公室门口停下了脚步,转头,漠然地看着她。

  被听到了!

  尤琪内心代表自己的小人儿四分五裂,哀嚎着死定了,而且是最难堪的死法。

  更可怕的是周臾开口了,他道,“尤琪,来我办公室一下。”

  尤琪转头,崩溃地看着于一凡;于一凡摊手,自求多福。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有没有动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