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求你
三色柳2019-09-30 15:363,801

  刘子昂不是轻易妥协的人,他摩挲了一会儿手机,发短信过去,“怂货,吓得连短信都不敢回了?信不信我去你家抓你?”

  对面抖抖索索回了短信,“你不是工作很忙吗?今天不要加班?”

  “呵呵,学会敷衍大人了吗?定位不敢发,是不是做什么亏心事了?”他瞥一眼前面几乎并肩而行的两人,“跟奸夫一起呢?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的四字真言?欲擒故纵——”

  对面很久都没回短信,刘子昂想也想得到她的懊丧的表情,再加上明显看见前面走着的她身形顿了一下,边继续刺激道,“你要不记得,等下我给你紧紧皮子?”

  发过来一个哀求的小表情,泫然欲泣。

  “求饶是没有用的,定位呢?”他再看一眼前面的人,走路只顾埋头发短信,差点没撞上人行道上的树。那可恶的周姓小白脸直接伸手将她给拉怀里去了。

  刘子昂僵了一下,弄巧成拙。

  尤琪知道刘子昂的个性,不到黄河心不死,不给定位是小事,胡说八道才是大事。果然,连续好几条短信过来催促,又是威胁要上门抓人,又是倒打一耙说什么奸夫。她咬牙切齿,脸上还要笑着,用力按着键盘输入短信,没料到一头撞入一个坚硬的怀中。

  周臾手挡她的额头,点点前面的树,道,“走路专心。”

  说完,他抽掉她的手机,“还是刘子昂呢?”

  “我没给定位,他在暴怒,正安抚着呢——”尤琪没料到手机会被夺走,道,“要是不回短信他会生气的,咱们不是有求于人吗?”

  再说了,刘子昂发过来的短信简直不堪入目,要是被正主儿看到了,如何做人?

  周臾沉吟一下,“他故意提出非份的要求为难你,有俩原因,一是刘老不容易动摇,他也不太搞得定;二是在逗你。你自己想想,哪一个比较容易接受?”

  两个都不能接受,尤琪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既然如此,回短信也没什么用。你就直接告诉他,我们自己会想办法搞定,不麻烦他了。”周臾将手机塞回给她,道,“发吧。”

  尤琪狐疑地看着他,确认道,“周臾,开业很重要,谭老师非常看重,你这样——”

  “听我的,不会有问题。”他道,“我看着你发,赶紧。”

  她再三看着他,打开手机,“我真发了?”

  周臾点头,一个字,“发!”

  “我真发了哦?”她道,“开弓没有回头箭,子昂哥脾气很奇怪的,要没哄好,后面怎么都好不了。”

  他将手揣裤兜里,道,“我是你领导,领导的话也不听了?”

  领导?好吧,话都说这份上了。

  刘子昂远远看着两人站在树下,周臾低头跟尤琪说着什么,几乎头碰头。尤琪完全没注意到两人之间的距离,也没注意自己的身形被男人包住,只两手不断在手机上操作。

  短信的声音响起,他拿起来一看,十分客套的官方用语。

  “子昂哥,开业庆典的事情已经和周臾说好了,由他自行处理。今天真是麻烦你了,抱歉——”

  他脸黑了黑,回过去道,“跟谁学的说这种酸不拉唧的怪话,赶紧收回去。哥之前跟你开个玩笑,没说不行。”

  现在挽回,应该还来得及吧?

  尤琪仰头看着周臾,“怎么办?子昂哥又同意了?”

  “拒绝他。”周臾坚定道。

  她很纠结了,“真的不要帮忙吗?很难得的——”

  周臾似笑非笑,眼角上挑,魅中又带了几分威严。

  “行行行,我拒绝。”尤琪没话了,不同意就不同意了,散发什么王霸之气呢?

  于是,刘子昂看着手机上的笑脸和后面虚伪的“真的不用啦,多谢子昂哥哥”咬牙切齿。周臾这人,生来就是和他作对的。没有他之前,尤琪不说百分百听话,百分之九十是有的。

  他手指飞快输入,“我爸性格你了解的,决不妥协。刚跟我妈电话问过那事了,说和谭渊叔叔吵了大半年,不是一般的恩怨,你觉得凭那刚来的蛋黄还吊屁股上的小鸡崽子能搞得定这事?别对他抱希望了,来找哥,哥给你搞定,保证你顺利过试用期。”

  打完后发送出去,尤觉得不足,又道,“我上午出那主意很不错的,你只要同意当我家儿媳妇,那就不一样了。我爸绝对全面投降,你要不要试试?”

  尤琪无语地看着儿媳妇三字,马上将手机闪开,确保周臾没看见,道,“他还在劝我。”

  周臾偏头,转身向教工舍的方向,态度很明白。

  她无法,只好敷衍着发‘不要了’三字过去,然后小跑着追上去。

  刘子昂面无表情,缀在两人身后回了教工舍。他们说再见,周臾的手拍了拍尤琪的肩膀,尤琪满脸兴奋和期待。他还记得,多年前的那个端午节,她穿着漂亮的花裙子从楼上跑下来,飘到他的副驾上问他,“子昂哥,我的裙子好看吗?”

  当时,她眼里的光芒和现在一模一样。

  到底什么时候 ,他把她搞丢了呢?

  那个男人冲尤琪挥手,目送她上楼,尔后才转身离开。

  刘子昂笑了一下,走出去,迎着他。他看见了他,脚步缓了下来。他冲他点点头,道,“周臾,巧了——”

  周臾也点头,道,“你好。”

  刘子昂摸出烟来递给他,道,“你住这儿呢?”

  “不是,送尤琪回来。”他摆手示意不要烟,坦然地指向另外一片教工舍,道,“我住二区那边。”

  “近啊。”他依然将手往前递了递,没有要让的意思,笑道,“走,上去坐坐呗?尤琪那死丫头真不懂事,怎么不请你喝个茶。”

  “不用了,喝茶有的是机会。”周臾接了根烟,捏在手里,没有要抽的意思,道,“听尤琪说你很忙,最近也要出差,怎么能脱身了?”

  “尽瞎说呢。”刘子昂叼了跟烟在口中,拿出打火机来点燃,送周臾嘴边,含糊道,“回家的时间还是有的,不然我家老头子要疯。”

  “刘老不是已经去杭城了吗?”周臾点燃烟,没抽,只拿在手里。

  “是呀。”刘子昂深吸一口,吐出白烟,“老了也闲不住,事儿多。听说,你跟他干上呢?”

  周臾笑了一下,没说话。

  “有什么不好说呢?”刘子昂抖抖烟灰,道,“我家老头我知道,脾气倔,拧,臭,硬,学校里不喜欢他的多了去了。也就谭老师和尤叔叔和他好,偶尔还劝劝。可他真生气起来,谁劝都没用,就不好处理了。”

  “嗯。”周臾点头,道,“他是有坚持的人。”

  “事儿不好整吧?”他有点挑衅道。

  周臾再一次点头,“确实。”

  刘子昂上下打量他,道,“就把主意打咱们小尤身上来了?”

  周臾笑了,道,“尤琪是研究所的员工,开业是大事,每个人都分摊了工作。”

  “尤琪呢——”刘子昂见他一口烟没抽,也不抽了,干脆掐灭道,“热情,面子软,心也软,就嘴巴甜,可惜胆子小。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她,开头办得热闹,后面肯定没音儿。”

  周臾没搭话,继续听他说。

  “事情要是办得顺利,肯定是两好了,她高兴你也乐,是不是;可问题对方是我老头,他软硬不吃的。小尤要磨不下来,肯定没胆儿跟你说真话,自己心里也崩溃得乱七八糟——”

  “刘子昂——”周臾不高不低,“你为什么要等在这逮着我说尤琪不好?上次喝酒的时候我就说了,她很好,我们所里大家都很喜欢她。你要真心为她,如果帮不了忙,起码能做到不坏事,对不对?”

  周臾也掐了烟头,弹旁边的垃圾桶里,正中红心。他道,“尤琪是个实诚人,你要喜欢她,就别耍她。”

  刘子昂本意是走出来压压周臾的风头,用实际行动告知,他们是二十多年的青梅竹马,外人不要有非分之想。没料到被不阴不阳怼了回来,呕得他满腔怒火却发不出来。他在楼下转了几个圈,直到路灯亮起来,这才摸出手机来发短信。

  “我在楼下,下来。”

  尤琪本以为刘子昂被自己‘不要了’三个字气到,所以后面才没继续短信。结果刚洗漱完毕准备上床,他又阴魂不散。

  她呆呆看着那一行字,最终道,“不要。”

  “怕了?哥又不吃人,只疼人。”

  尤琪看着短信很久,一言不发。

  当年郑蔚蓝事件发生后,王教授对刘子昂的感官大变。她在家里当着尤教授的面直说,“子昂这人,当小辈体贴,当朋友仗义,唯独就不能做亲人。那烂桃花,一浪一浪的,还能好了?尤琪,你给我记住了,以后离他远点。要我知道他来找你,或者你去找他,看我不打断你腿!”

  她当时含着眼泪说,“我就把子昂哥当哥哥看,你们都冤枉我。”

  可说完那话,她哭得不能自已,王教授也是一幅怒其不争的样子。

  她知道,他们都知道,她是喜欢他的。

  大学四年,她在呆海城大做乖乖女,他在海城做他的精英白领。偶尔年节的时候碰面,他会和以前一样亲热地跟她打招呼,她也会拿出邻居妹妹的面具来,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刘子昂再没有带人回家过,在长辈面前终于学会了正经的样子,偶尔跟她说笑,被王教授眼刀杀过去,也立刻摆出正人君子的架子。

  可她就是知道,不一样了,已经没办法回到过去。

  即使他一直不断试图接近她,可她却没有任何勇气去回应。

  尤琪将手机丢在枕头边,翻身用手挡住眼睛,直到手机接二连三响起来。她心浮气躁,实在无法忍耐,拿了手机准备出去,却见周臾的话在屏幕上闪耀。

  他说,“明天你把不懂的问题整理好,周六上午我只能给你一个小时,别浪费我时间。”

  没有任何语助词,冷冰冰的,似乎能看见他在电话那头略嫌弃的样子。

  可意外的,却将她逗笑了。总是在关键时候,周臾把她从坏情绪里拉出来。

  刘子昂坐在单元门口的小台阶上抽烟,尤琪一直没回她的最后一条短信,整个人仿佛沉入深渊一般。他从傍晚等到深夜,她房间的灯亮起又灭掉,无数邻居路过问候‘回来啦?’

  直到方晓玥发了短信来,“怎么样?没追得上吧?”

  他没回,那边道,“我说得没错吧?尤琪很别扭的,现在肯定不会接受你。所以,求我,我帮你——”

  他面无表情,发过去俩字,“求你——”

继续阅读:第二十三章 暧昧你来不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间不说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