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冒险者
张家四叔.2020-05-13 16:474,410

  趁着天还没有黑,我们就在原地开始搭建简易帐篷,小花继续蹦蹦跳跳地在一边玩着,同时架起了篝火,火里边还烧了蜜蒿以防这里也有那种黑寡妇蜘蛛存在。

  晚饭是唐兰馨带着小花打回来的野外,几只特别的肥的兔子,野外的兔子大多都是灰色的,眼睛是黑色的,但是这几只不一样。它们和家养的獭兔一样,眼睛血红血红的,死了还直勾勾地盯着我们,不要说是在这个地方,就是换成旅游胜地也让人浑身感到不舒服。

  不过,它们到底已经死了,而且唐兰馨已经开始剥皮了,也就意味着,用不了多长时间,它们就会成为我们口中的食物,再有能耐也没用。

  唐兰馨可能看出我的担心,就告诉我这是因为野兔和村名家里的獭兔配种,所以出现了这样的野兔,让我不要放在心上。这倒没什么,但是她说的另外一个信息,让我比较感兴趣。

  “你别看那些黑寡妇毒的要命,但是这些野兔就不怕它们,听月婵说是兔子体内有什么抗体,可以完全抵消蜘蛛毒,等一下你们多吃点,万一再遇到黑寡妇,也能增加点抗毒性。”

  说话的时候,唐兰馨已经将野兔串在木棍上,来回地翻滚烘烤,然后她说,自己从小在家里娇生惯养,来这个村里边支教,跟村民学了很多东西。

  胖虎就不认这个邪,他非说自己也能烤,很快他就耷拉个脑袋,因为一整只野兔被他烤糊了大半只,更不要说像唐兰馨那样烘成肉干,为我们接下来的路程做准备了。

  小花倒是非常的生猛,别看它个头不大,但是食量很惊人,几只兔子的内脏都被它生吃了。这样喂出来的狗,确实要比一般的家犬嗜血一些,吃饱了就跑到小瀑布下喝水,最后就找个地方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胖虎也要想表现一下自己的凶猛,拿起一块生兔肉咬了咬,立马呸呸地吐了起来,嘴里还骂骂咧咧的,直抱怨小花真是个畜生,为什么他就吃不下呢?

  我被他逗乐了:“你要是能吃下,那你就跟畜生一样了。”

  “那我要是吃不下,是不是还畜生不如了?”胖虎刚说完,立马意识到自己的话里边有问题:“不对,不对,我为什么要跟畜生比啊!”

  我和唐兰馨相视一眼,两个人都笑了起来,都是发自内心的笑。

  说实话,唐兰馨本来样子就不错,一笑起来就更美了,她的天生丽质是一方面,这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这里住的女孩儿,大多都不难看。

  可能是我看得出神,根本没有注意到唐兰馨已经红着脸低下了头,而胖虎在一旁吹哨,把我也搞了一个大红脸。我真是抱着欣赏的态度去看的,绝对不是别有用心。

  吃饱喝足之后,我们就围着篝火坐着,相比较村里看到的月亮,在这里看起来更加的清楚,仿佛都大了一圈似的,其实就是我们一路都在朝上走,现在的海拔比村里高的缘故。

  “想什么呢?”我问胖虎。

  胖虎凝视着月亮说:“你说上面真的有嫦娥吗?”

  “有啊!”我非常肯定地说。

  唐兰馨一愣:“怎么可能呀?!”

  “嫦娥一号,嫦娥二号……”我说着就笑起来了。

  胖虎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不爱听你说话,一点儿幻想都不给我留。”然后,他站起来说:“闲着也是闲着,给我给你们露一手吧!”

  “你要干什么?”我也跟着站了起来。

  胖虎从背包里边摸出一个巴掌大的东西,仅仅看了一眼我就认了出来,那是罗盘,风水师吃饭的家伙,我很小的时候就见过,当时是本家一个亲戚去世,请来阴阳师就随身携带的一个,但是胖虎这个更加复杂一些。

  “听说过点穴吗?”

  我点了点头,说:“经常听人说‘三年寻龙,十年点穴’,幸好这里不是龙脉,但不知道你需要多久才能点准这个穴眼呢?”

  胖虎嘴里开始念叨着一些我全部能听懂,但是唐兰馨听着就跟天书一样的话,他们摸金派用的也是《易经》那一套,不过他之后说的也对,所谓的多少年寻龙多少年点穴,那只是形成寻龙点穴不容易,对于一个专业的盗墓贼而言,根本废不了多少时间。

  但是,我不赞同这个说法,我父亲曾经说过,寻龙点穴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初学者基本不可能点对,就算是经验老道的高手,也经常出现点偏点错的情况。

  胖虎嘴里念叨的是天干地支,最后他还是确定,那个被封死的入口,正是墓穴之眼,我对这些比较感兴趣,就不断向他问这问那的,他很实在地摆起老师傅的派头,交给我这个只有理论,没有实践过的新人很多东西。

  “盗墓这一行,最早要从商朝说起,第一个盗墓贼是周幽王,就是烽火戏诸侯那小子,后来他的墓也被盗了,所以我们摸金派有个规矩,那就是盗墓不清空,一来是给墓主人留点压棺底的,二来是给同行留点,三来嘛就是怕自己死后,几百年之后也会落得这样的下场,毕竟出来混都是要还的嘛!”

  我见胖虎说的头头是道,对他心里暗暗地佩服,果然是做一行懂一行,这隔行如隔山,即便我是个古董贩子,但是对于盗墓这里的事情,还是两眼一抹黑。

  “虎子,我问你个事情,听说墓里边会有僵尸,真的吗?”我盯着他的眼睛。

  胖虎笑呵呵地说:“你说粽子是吧?还别说,我真就碰到过几次,每次都赏它一个黑驴蹄子,然后屁事都没有,不过起尸的概率毕竟不大,需要的特定条件太多,你还不如担心里边有鬼呢!”

  “真的有鬼吗?”听到这话,唐兰馨一脸的害怕。

  “这个可能有吧,不过我有摸金符,还没有碰到过那东西。”胖虎炫耀似的拿出他的摸金符,在我和唐兰馨的眼前晃了晃:“等咱们进了斗里边,你们两个跟紧我,也就不用怕了,哈哈……”

  唐兰馨这时候才意识到:“你,你们是盗墓贼吗?”

  “我是!”胖虎毫不掩饰地承认,然后指着我说,“但宝子目前还不是,顶多就是骨子里边流着盗墓贼血液的毛头小子,还差得远呢,等到这一趟走个来回,才算是。”

  我发现唐兰馨的眼神看我们有点不一样了,就示意胖虎别再说这些了,搞不好她回去再报警,胖虎被抓了那是罪有应得。我可是奔着救人来的,到时候再给我搞个什么初犯或者从犯什么的,我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起了。

  汪汪汪……

  我们正准备睡觉了,忽然小花的叫声疯狂地响起,我们三个相视一眼,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找树,当发现背后就是,不由地安心不少,准备爬的时候,却发现胖虎和唐兰馨端着猎枪就冲向了小花的方向。

  我才想到自己也不是手无寸铁,把子弹艰难地推上膛后,紧紧地跟着两个人的身后。

  当我们出现在小花的身边时候,发现它正在一个地方疯狂地叫着,那是一个洞口,直径差不多有一米五,下面有很乱的声音,好像是什么野兽在打斗,听动静个头应该不小。

  胖虎拿着军用强光手电往下照,下面类似竖井,那东西可能受到了惊吓,立马传来了逃远的声音,但是下面还有一个东西在动,并且在几秒钟之后,传来了声音:“是谁?”

  那声音非常的虚弱,但是在这深山老林听的相当清楚,更不用说再加上回音。

  “小婵,是你吗?”因为是女人的声音,唐兰馨自然第一个想到了月婵,当然我和胖虎也是这样的想法。

  “救我,救我,救我……”那声音很是虚弱,叫了几声之后,然后就没有了动静。

  胖虎拔腿就跑回了营地,很快又返回来,手里边已经拿着绳子:“你们在上面等着,我下去把她弄上来。”

  我和唐兰馨着急地点了点头,都恨不得自己亲自下去,但是刚刚下面的动静让我们两个心生畏惧,也就是神经大条的胖虎有这个贼胆。

  我们两个拉着绳子,胖虎系在腰上,双脚踩着竖井两边很软的泥土,很快就往下而去,但是下面的深度远远超出我们所料,胖虎手电的光斑只剩下一点儿,到了最后完全消失了。

  “虎子,是不是月婵?”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胖虎并没有理我,过了三分钟之后,他的声音才想了起来:“拉,快点往上拉!”声音响起的同时,接着就传来了猎枪震耳欲聋的声音,仿佛在下面不断地丢手雷似的。

  我们两个就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往上扯,很快将一个女人拉了上来,也顾不上别的,我从她的身上解开绳子,再度丢到了下面,大喊着:“上来啊虎子!”

  枪声又响了几下,胖虎的声音才再度穿上来:“拉吧,居然想要偷袭我,碰上我也算你倒霉。”

  在他骂骂咧咧的同时,我和唐兰馨用尽了所有力气,终于才把胖虎拉了上来,看到他满头是汗,才意识到自己比他汗还多,“你得减肥了。”

  胖虎苦笑着说:“减什么肥,我这身材正好,就是你们没劲。”

  唐兰馨已经跑到了那个女人的身边,蹲下了身子之后,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这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我自己已经意识到,这个女人很可能不是月婵。

  果不其然,等我凑上前一看,那是一个浑身都是伤口的陌生女人,大概也就是二十七八的样子,穿着一身登山装,最主要的是,她竟然是一个老外。

  “为了救这个外国妞,我差点把命搭上!”胖虎一边擦汗,一边不太高兴地说着:“下面有不少豺狼,我放倒了三只,剩下的全部夹着尾巴跑了。”

  把这个外国女人抬回了营地,唐兰馨给她做了检查之后,发现大多都是皮外伤,并没有什么重伤,只是因为虚脱导致了昏迷。

  唐兰馨给她喂了水之后,然后由我们两个抬着她到水边清洗伤口,这期间我们一直在四周放哨,既然这里还有豺狼这种食肉性动物,那就不能掉以轻心了。

  再次回到营地,接着篝火火,我打量着这个外国女人,她有着一头金发,除去伤口之外,可以看得出,她的皮肤特别白,身材也好的没话说。

  “她是登山爱好者吗?”我也不知道在问谁,或许是自己问自己,可就是忍不住说出了口。

  唐兰馨摇了摇头:“我们村里从来就没有来过什么登山爱好者,更不要是一个外国人,那样肯定就成了全村的新闻了。”

  胖虎不屑地说道:“从打扮来看,她是个冒险者,肯定也是打这个墓的主意,只不过在国外,人家那是职业,在咱们这边就变成了犯罪!”

  咳咳咳……

  这时候,这个外国女人开始咳嗽起来,唐兰馨就把她扶起来,拍着她的背,看着她将大量刚刚喝下去的水呕吐出来,说实话味道很难闻,多少有点破坏了她在我心目中的美感。

  在这个外国女人醒来之后,她就又开始喝水,接着就是吃东西,一看那模样就是有好几顿没吃了,我们也没有打扰她,只是注视着她,直到她吃饱喝足为止。

  “谢谢你们救了我!”这个外国女人的普通话,比我们三个说的都标准,一点儿外国口音都没有,她那双淡蓝色的眼睛非常的灵动:“你们是什么人啊?”

  “喂!喂!喂!”胖虎就老大不乐意地说,“这话应该我们问你吧?”

  “不好意思,我叫苏琳,是冒险者,和我的队友到这里来冒险,发现了这山里边有一座古墓,进去之后发生了意外,我就和他们走散了,刚才又被野兽袭击了。要不是你们救了我,我现在已经被它们吃掉了,谢谢你们。”

  胖虎给我一个眼神,意思是说,不管是山里有古墓,还是苏琳是冒险者,全都猜对了。

  在唐兰馨和苏琳交谈的时候,胖虎把我拉到一边说:“宝子,看来我们的抓紧了,要不就被截胡了,今天晚上必须进古墓里边。”

  这时候,唐兰馨对着我们两个说:“我们快点进去救月婵吧,她在里边看到月婵了,说她的情况很糟糕,我们必须马上去救她!”

  一听到这个,完全如了胖虎的意,我也不知道月婵怎么了,不过知道事不宜迟,当下就决定下墓,包括这个苏琳在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