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烛光妖魇
张家四叔.2020-05-13 16:473,165

  我们四个人人相视一眼,刚才都把注意力放在了棺材里边,而手里又都有照明设备,谁又会去注意一支小小的蜡烛是明或者暗。

  我问胖虎:“你刚才是不是没点着啊?”

  “怎么没点着,我可是看着小火苗跳了之后才过来的。”胖虎心里有些犯嘀咕,咽着唾沫说,“要不然咱们把东西放回去?”

  “要放你们放,我们冒险队死了三个人,不带点东西回去,我根本没法和公司交代。”这时候,苏琳这个外国妞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并且她有意地和我们拉开了距离。

  这时候,胖虎的脑门开始冒出冷汗,想说什么又开不了口,他这样把我也搞得十分的紧张,唐兰馨就更不要说了,已经死死地抓住了我的胳膊,都快捏肿了。

  “你是个女人,我要是骂你,会让人觉得我不够爷们,但是这事情关系到四个人的小命,这件事情由不得你。”胖虎终于还是忍不住爆发了。

  外国人性子直,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直接就怒怼胖虎:“一个蜡烛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管我什么事情,你们就是那一套神啊鬼啊什么的,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啊?”

  “我……”胖虎被呛的说不上话来,其实又有谁见过鬼,所谓的鬼吹灯只是斗里的空气流速太快或者是空气稀薄,是风吹灭和不足以支持蜡烛燃烧的情况,确实不存在什么鬼怪之说。

  我从小受到父亲的熏陶,潜移默化认为,有些忌讳还是有秉持的,否则这也不会世代相传下来,就拍了拍胖虎说:“别废话了,先把棺材和棺椁的盖子盖上,就算你说的对,也是里边的女尸在作怪。”

  胖虎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棺已经开了,你觉得盖上就没事了?”

  “那也不能干站着,要不我们就马上离开这里。”我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走可能是不能这样走的,到时候更麻烦,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胖虎还是妥协了,我们两个抬起棺盖,重新把棺材盖上,又去抬椁盖,这期间唐兰馨一直跟在我们的身后,她吓得满脸都是虚汗。

  “妹子,你这样很妨碍我们做事啊,你去把那蜡烛点着了,到时候如果熄灭了再说,要是发生危险,我们也保护不了你啊!”胖虎很无奈地发着火,简直就像是吃了枪药一样。

  盖好棺椁,我狠狠地踢了胖虎一脚:“你没病吧,朝她撒什么火,你没看到她已经吓成什么样了。”

  “得得得,算爷今天倒霉,碰到你们这么三个货,等出去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就当爷从来没有见过你们。”胖虎一口京腔,开始爷长爷短起来。

  “东西就放在棺椁上边吧!”我记得父亲好像说过这类事情,说着就把那铜镜拿了出来,可能是因为太紧张了,一不留神居然没有放好,那铜镜失去重心,便是“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这声音在空荡荡的墓室里边可是相当惊人,吓得我们都是一个激灵,唐兰馨直接就叫了起来,直接就往我的怀里钻。

  在铜镜掉下来之后,一下子就摔成了两半,一颗黄色的石子随即而出,蹦蹦跳跳到了我的脚下,在看清楚这东西的时候,我整个人犹如遭到晴天霹雳,整个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胖虎剜了我一眼:“你能不能小心点,冥器都让你摔坏了。”

  “你别发疯了,都是被你搞的紧张导致的,你还怪他。”苏琳从东南角站了起来,那蜡烛被她点燃,还在替我说话了。

  我捡起那颗石头,从脖子里边掏出自己的雮尘珠,两颗居然极度的相似,只是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上面的纹路走势有着明显的诧异,那种区别很难形容,但是只要亲眼见到,一定就察觉出其中的异常。

  “这,这是雮尘珠啊!”胖虎以前见过,又看过我的,当初他还给估了价,此时自然也能一眼认出。

  “别说废话了,这东西等出去再研究,眼下情况有变。”我已经恢复过来,自己研究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个结果,现在更不可能有什么结论,而且我发现蜡烛的火苗有些不对劲。

  胖虎转头一看,那蜡烛的火苗呈现一种绿幽幽的光芒,照着周边的墙壁也发绿,随着它一跳一跳的烛光,那绿光如水般荡漾开来,十分的诡异。

  我们四个面面相觑,谁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景,自然是呆若木鸡,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场景,或者说不知道如何应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在四双眼睛的注视下,那绿色的火苗又变成了红色,是那种血一般的殷红,一切都朝着无法理解的方向发展,气氛僵硬到了极点,四周安静的吓人,只能听到彼此的剧烈心跳和粗重的呼吸。

  “啊……”忽然,一声尖叫打破了寂静,那声音是从我身边发出来的,我几乎立马就转头看去,只见唐兰馨一脸的痛苦,鲜血从她的七窍当中流出,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

  我被这一下差点吓死,下意识地跑开,可是又觉得自己太过于不仗义,没跑几步就停下来脚步,眼睁睁地看着唐兰馨在地上痛苦的挣扎上。

  在我准备冲上去的时候,胖虎一把将我拦下:“别过去。”

  “怎么了?”我的冲劲瞬间就土崩瓦解,毕竟老话说得好,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而我们只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朋友。

  胖虎用胳膊挡住我往后退,嘴上说:“你自己看!”

  我再度把目光放在唐兰馨的身上,她的衣服居然也被血染红了,也不知道身体哪个地方也受了伤,而且七窍的流血量犹如流水的速度,一会儿她的四周便形成了一大滩血,血中一些不知名的血红小草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

  我们三个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小草长的茂盛,将唐兰馨完全包裹在里边,几乎看不到她的身影,并且小草的长势没有停止的意思。

  忽然,满是血草的唐兰馨站了起来,朝着我伸出了手,又倒在了地上,开始朝着我爬过来,我虽然看不出她的面部表情,但感觉她非常的痛苦。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着急的无所适从,整个人慌乱的不成样子。

  胖虎怎么都不肯松开我,嘴里说着:“养尸之地煞气重,多有苔藓、菌类等生长,这可能是一种已经绝种的植物,她怕是没救了。”

  又是一个没想到,唐兰馨整个人就跳了起来,疯狂地朝着我们扑来。胖虎大叫一声尸变了,也不管苏琳,拉着我就朝着外面跑去,苏琳的反应也不慢,跟着我们就跑了出来。

  我这个人比较重感情,看到一个认识的人出现了这样情况,整个人脑子浑浑噩噩,不值钱的眼泪就往下流,要不是胖虎拉着我,我早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唰!

  一道疾风从我们身后的正殿飞出,只见那是棺椁的盖子,我们三个不约而同地扑倒在地,棺盖就从我们的头顶飞了过去,如果慢上一秒,不被撞死也会重伤。

  当我们爬起来朝后照去,在手电的光斑里边,一团一人多高血红的植物上面,盘膝坐着一个人,确切地说是一具女尸,假如我没有被吓傻的话,那女士正是主棺里边的那一具。

  然而,祸不单行,在我们拼命跑到盗洞地方的时候,盗洞“轰隆”一声塌陷,大量的沙石泥土堆了小半个墓道,想出去已经是不可能了,除非找到别的出口,否则就是必须清理出来,只不过眼前的情况我们并没有那么多时间。

  再者说,这个墓葬保持的还算完好,那就意味着空气不会流通,时间一长,不用那个怪物追上来,没有氧气我们就会活活地窒息而死。

  在这样的情况下,胖虎比我要镇定的多,即便他的声音有些颤抖,还是出谋划策道:“宝子,等一下我去吸引那怪物的注意力,你去枪干掉他,你给我清醒点,我的性命可交在你手上了。”

  “苏琳呢?”我四下一打量,却发现在我们追向盗洞的路上,她竟然没有跟上来,此刻也不知道身在何处。

  啪!

  胖虎一巴掌甩在了我的脸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管那个外国妞,我们自己都要自求多福啊!”

  “你敢打我?我弄死你!”我也是怒火上来了,直接就扑向了胖虎,两个人就打成一团,可是没有打几下,就听到了枪响的声音,彼此也都松开对方站了起来。

  胖虎擦了擦嘴角的血,一手黑驴蹄子一手糯米,说:“你还不如个女人,既然那怪物要我们的命,我也不能让它如意,大不了就拼了!”

  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我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现在冷静了下来,管不了自己眼窝的淤青,对着胖虎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把打开了枪的保险,说:“听你的,跟那怪物拼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