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鬼打墙
张家四叔.2020-05-13 16:473,164

  我连忙冲了出去,胖虎已经消失在墓门口,但是他跑了没有十几步,便去而复返,重新回到了我身边,一脸愤怒地骂骂咧咧。

  “你看到谁了?”我问他。

  胖虎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宝子,你的心可真大啊,我不是看到谁了,而是苏琳那个外国妞跑了啊!”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四处寻找苏琳的踪影,果然如胖虎说的那样,此刻她已经消失不见了,我也是非常郁闷:“她跑什么啊?”

  “谁知道呢。不过有一点儿可以肯定,这女人对这里绝对比我们熟悉,别忘了之前的标记,她可是到过这里的。”

  胖虎算是一语点醒梦中人,虽然这是大型墓葬里边,按理说胖虎最精通,可是再怎么精通,也比不过人家到过这里的人,这不是经验的问题,而是经历的问题。

  没办法,人家既然和我们分道扬镳,我们也不能死乞白赖地在这里等她回来,那怕是渴死饿死,人家也不会回心转意,更不可能良心发现回来带着我们出去。

  我们继续顺着甬道缓步前进,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的,胖虎终于承认了,他虽然倒斗的次数不少,但这么大的墓葬也是第一次,至于之前说什么去过皇陵,完全是在瞎掰,只是为了打肿脸充胖子。

  我调侃他说他不打肿也是个死胖子,胖虎非常不乐意,不过他说了一句非常正经的话:“现在就剩下我们兄弟两个了,一定要互相照应,谁都不能丢了谁啊!”

  我立马点头,一想到如果胖虎再出点什么事情,自己一个人在这空荡荡的墓葬中游走,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光是胡思乱想都能把自己活活吓死。

  就这样,我们一直顺着甬道行走,期间不断出现直角转弯,我们自然就转过。走了大概三个小时,并没有遇到什么机关陷阱,也没有再发现任何墓室,更加没有遇到苏琳和她的探险队成员以及月婵。

  当我们两个都走的几乎麻木的时候,赫然前面出现了一个墓门,远远用手电照去,我怎么感觉这个墓门很是熟悉呢?

  胖虎肯定也有这样的感觉,因为他用异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我们两个加快步伐,在即将到墓门口的时候,改成了一路小跑,当我们再度看到墓室里边的情况时候,两个人完全傻了眼。

  还是一样破败的墓门,同样堆满了锈迹斑斑的兵器,里边还有之前我们三个的脚印,以及翻找过的迹象。

  “不是吧,走了三个小时我们又回来了?”胖虎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我。

  我心里已经有了强烈的危机感和疲惫感,不可否认地点了头:“应该是。”

  咚!

  胖虎将肩膀上抗着的巨型蟠龙戟戳在了地上,说:“还什么应该,这是肯定的,宝子,咱们兄弟有可能遇到鬼打墙了。”

  我吞了吞唾沫,这种现象在城市里边几乎很少见,但在农村老家倒是常有的事情,有些羊倌放羊丢了羊,必须连夜去找,然后就会发生鬼打墙这类事情,我小时候经常听那些羊倌当成历险记来讲的。

  后来长大了,我怀着好奇心去找寻科学的解释,在科学上来说,所谓的鬼打墙就是自身分不清方向,自我感知模糊,不知道往何处走,所以老在一个转圈,其实说白了就是意识处于朦胧的状态,又无法解释,所以就说成了鬼怪作祟。

  当然,我和胖虎不是那么容易被糊弄的人,他抓着自己的摸金符,我们两个就重新出发了,这一次走在走过的墓道,我们的速度自然快了不少,不到一个小时便发现了下一个墓门。

  可是,当我们用手电去找那个破败墓门里边的情况,最不愿意看到的场景,又一次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我们又回来了。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祖师爷保佑啊!”胖虎朝着四周拜了拜,手里的巨型蟠龙戟也不拿了,也不让我带那柄短戟,两个人飞快地又一次发生,这次走了四十分钟。

  结果我不想再提了,反正我们两个靠在甬道的墓墙上,旁边就是那破败的墓门,里边就是那些破烂都不如的破铜烂铁,两个人的精神有点崩溃。

  我们从第一次出发到最后这一次,一共走了将近五个小时,来来回回就是在这条甬道里边兜圈子,可是我们的潜意识告诉我们,虽然有一处拐外的地方,但不管怎么拐,我们也不可能再次回到原点。

  “怎么办?”我嘴唇干巴巴地问一旁的胖虎。

  胖虎指了指我的水壶:“喝点水,别省着,渴死了就不知道给谁留下了,这一定是祖上笔记中提到的巧妙设计。”

  “你刚才不是说鬼打墙吗?”我怔怔地看着他。

  胖虎苦笑着说:“那是我吓你的,那里有什么鬼打墙,充其量就是能工巧匠的设计。你对这个行业了解的不多,不知道古代那些工匠的能耐,他们会利用视觉造成错觉,让我们觉得自己就转了一个弯就回到了原地,其实不经意见也许过了山路十八弯了。”

  我拿下水壶开始喝水:“那你祖上的笔记没说怎么处理这样的境遇吗?”

  胖虎点了点头:“当然说了,那就是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要用这里和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和胸口。

  “什么意思?”

  “大胆推想,细心验证,既然苏琳一个外国人都能出去,我们两个堂堂盗二代,怎么可能难得住咱们兄弟?不过来来回回走了这么几趟,实在有点累了,先休息休息,等一下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摸金校尉。”

  说着,胖虎就让我先睡一会儿,我心力交瘁加上体力不支,确实需要休息一段时间,也就没有谦让,直接倒头就睡,刚开始还想着如果一直走不出去干什么办,可是想了没有一分钟,脑袋一沉就睡着了。

  我醒来的时候,那不是自然醒的,而是胖虎把我拍醒的,我以为该换他睡觉了,结果他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宝子,其实在你睡着没有多大一会儿,我一支烟都没有抽完,也睡着了。”

  “啊?”听到这个我大吃一惊,不过看到我们两个都安然无恙,也就放下心来:“虎子,不是我说你,你要是坚持不住你就说,别逞能,这种地方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没有人保持清醒是不行的。”

  “我比你知道。”胖虎的声音压着,有些阴阳怪气,他说:“刚才我睡的迷迷糊糊的就感觉一个人从咱们身边跑了过去,我是什么人,咳咳……”

  见我等着他,胖虎佯装干咳两声说:“我这不就是把你叫醒了嘛!”

  “难道苏琳跟我们遇到了一样的境遇吗?”我第一个自然想到了她。

  胖虎摇了摇头,说:“感觉不是啊,虽然我当时处于朦朦胧胧的状态,但好像看到对方的个头,那更像是个孩子啊!”

  “孩子?”我听的就有点头皮发麻,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别瞎说啊,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有孩子,你肯定是做梦了。”

  胖虎坚定地摇了摇头:“不会的,我还是分得清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的,刚才肯定有东西在从我们身边走过,虽然不一定就是孩子,但至少是个活物。”

  听到这话,我就把手电的光圈调到了最小,这样也可以照最远,在甬道的前后这么一照,忽然浑身就打了个冷战,直接就和胖虎靠在了一起。

  胖虎被我没来历的这一下给吓了一跳,就有些愤怒地问我怎么了,我指了指不远处的地方,说:“或许真的有个孩子。”

  我和胖虎一起去看,从我们身边开始,有一串小脚印蔓延到了远处,身边的比较浅,但是距离我们越远就越清晰,也就是说刚才真的有个孩子从我们身边离开。

  与此同时,我就不由地联想起来,当我睡着之后,胖子在一旁抽着烟,但是一支烟都没抽完,因为实在太困了,就紧跟着睡着了。

  在我们两个都睡着之后,一个小孩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了,他就蹲在我们两个的旁边,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他可能什么都没做,但也可能朝着我们做鬼脸,只是我们实在太累了,根本没有发觉他的存在。

  当然,这还是我往好处想,如果那不是个孩子,而是某种我们不知道却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东西,那么他的脸是什么样的,他又对我们做了什么,比如说面目狰狞地吸食点阳气,那就非常的恐怖了。

  想到这里,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浑身的汗毛都竖起起来,胖虎可能看到我的表情有异样,加上他也会幻想一些恐怖的事情,一下子气氛又僵硬又诡异。

  啪!

  胖虎狠狠地甩了自己一巴掌,抓起一旁的巨型蟠龙戟:“我堂堂摸金校尉,还怕一个小鬼,宝子跟我来,我们做了那小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