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雮尘珠
张家四叔.2020-05-13 16:473,250

  我就把父亲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些,问他:“什么是雮尘珠?你知道这东西的来历?”

  “原来你家老爷子的遗物啊!”胖虎说这话的时候对我挑了挑眉毛,“他真的没有告诉你这东西是干什么的?”

  我耸了耸肩:“要是知道,我怕是也不会干古董古玩这一行了,你快说说你知道的。”

  胖虎就拿出一支烟,我连忙给他点了火,他才慢条斯理地说:“你还别说,听说雮尘珠的人就不多,真正见过这东西的就更没几个了,也就是我这个四代单传的摸金校尉,接触的各式各样的人多了……”

  “咳咳,能不能别废话,我想听关于你说的这颗雮尘珠的来历。”我真的很急,否则也不会不让他继续喋喋不休下去,毕竟我们相处的时间还不超过24小时。

  胖虎见我急了,也就不再卖关子:“是我家老爷子的一个朋友,就像你说的那样,也是个盗墓贼,他从一个汉代大墓中摸出了一颗和这个一模一样的雮尘珠。根据野史记载,这珠子是地母所化的凤凰,自商周时期起,就被认为是一件神器,凭借雮尘珠能够修炼成仙,有脱胎换骨的功效,但是需要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才能发挥他的作用。”说着,他拿起雮尘珠对着月亮照了起来。

  我就又像是听了个故事或者传奇一样,这些根本不能满足我从那时到现在对这颗珠子的好奇心。毕竟老爷子在临死之前把这东西视如珍宝地交给我,就犹如传家宝一样,那肯定是有一定道理的。

  可是,胖虎又马上给我讲了另外一个故事,他说:“这雮尘珠最早出现在商朝君主武丁手中,是这个家伙把它命名为雮尘珠的,之后周文王曾经把这些内容记载到了天书里边。不过这些机密始终掌握在统治阶级手中,几乎所有的君主都梦想能够成仙得道,长生不死,永保万年江山,所以都竭尽全力去破解“雮尘珠”的秘密。秦末的献王就是因为舍不得这件“雮尘珠”,所以才离国而去,准备到山里找个地方,修炼成仙呢!”

  “你是说,这珠子是一件连君王都想得到的宝物?”我从胖虎手里小心翼翼地接过了雮尘珠,和之前的感情完全不一样了,并不是这珠子有什么改变,而是我的心境变化导致的。

  “是啊,这雮尘珠又叫凤凰胆,你要是愿意出手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个买家,给你一个童叟无欺的价格。”胖虎眼睛里边已经闪烁着金钱的光芒。

  “这东西我是不会卖的!”这是我的实话。

  胖虎却说:“你先别着急下定论,我估计这雮尘珠至少可以卖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也说不定,到时候你听了价格再说这话。”

  说实话,当胖虎说出价格的时候,我非常的心动,这和中了五百万现金大奖一样的,甚至比这个还要让我激动,看来我爸并不是什么都没有给我留下,而且还留下了这么一件可能改变我一生的东西。

  接下来,我们两个久久没有交谈,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

  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都差不多捂着胸口的雮尘珠要睡着了,胖虎却说:“宝兄弟,你知道盗墓有一个门派叫搬山派吗?”

  “听说过,怎么了?”我翻了个身问他。

  胖虎坐起来说:“我家老爷子那个朋友就是一个搬山道人,他认为只有染满了黄金浸的古玉眼球,那就是天神之眼。所以当时他得到雮尘珠的时候,整个人兴奋到几乎癫狂的状态。可是没过多久,我家老爷子就得到了他的死讯,至于那颗雮尘珠到了什么地方……”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努了努嘴:“现在显而易见了。”

  “你想说什么?”我听出他话里有话。

  胖虎眯着眼睛回忆道:“我记得我家老爷子让我叫他张叔,你家老爷子又姓张,而且那个张叔就是和你老爷子死的时间差不多,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巧合吗?”

  “你的意思是我们的父辈是朋友?这也太巧了吧?”我也诧异地坐了起来。

  “这不是重点!”胖虎点燃烟,狠狠地抽了几口,“我想说的是,你很有可能是搬山道人的后代。”

  抽完这支烟,胖虎倒头就睡,而且还很快就睡着了,那呼噜打的连天,前期我觉得今晚我可能要失眠了,但是在酒精的作用下,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梦里,我看到了一望无际的沙漠,在沙漠的中心地带,一座巍峨的高山矗立在那里,山的腹部有着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一群穿着怪模怪样的人,正对着那个洞穴膜拜着,在这些人的脸上看不到虔诚,反而是深深的畏惧……

  第二天一早,天刚刚蒙蒙亮,村里边就闹腾了起来,我和胖虎也被惊醒了,穿好衣服出门就碰到了村长,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他们村里有几个年轻的猎人出去打猎,结果就回来一个。说他们遇到了危险,至于什么危险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整个人就昏死了过去,已经送往镇里医院了,能不能活下来也是个未知数,村里人要去大山里边找人。

  我和胖虎都是那种性情中人,别人对我们滴水之恩,我们就算不是涌泉相报,至少也尽力而为。昨晚人家村民盛情款待我们,还给我们喝了自酿的美酒,现在人家有事情,我们不能当做不知道,所以主动要求帮忙找人。

  村长也没有推迟,毕竟这边山川相连,一座挨着一座,去的人自然是越多越好,只不过给我们找了两个当地人,让她们带着我们进去。

  这两个女人,说是当地人,但只是在这里生活了两三年。其实她们是山外面到这里来教书的,说是类似支援西部建设的那种大学生,在这里她们的身份是教书的老师,很受当地人的爱戴。

  两个女老师,漂亮一点儿的叫月婵,来自西安。而个高一点儿的叫唐兰馨,则是天津人,两个人的年纪相仿,都是二十二三岁的样子,但比同龄的人明显要成熟的多。

  在赶路的过程,我向胖虎再次提起雮尘珠的事情,这时候他是清醒的,所以说话也就没有昨晚喝醉那么笃定。用的都是大概可能也许之类的词语,不过有一点儿他没有骗我,他确确实实是正牌的摸金校尉。这件事情只有我们两个知道,没有告诉第三个人。

  大山里边的气候非常的闷热,大长腿的蚊子特别多不说,而且个头大的吓人,用胖虎的话来说,抓上十几只就可以炒一盘菜……

  可能是天生体质的关系,也许是每个胖子的通病,胖虎就特别的招蚊子,一路上骂骂咧咧的。

  在看不到背后的村子之后,我有些担心起来,这要是在里边迷了路,怕是能活活困死在这山川沟壑之间,而且听说里边有大型的食肉动物,更加替自己的小命担心了。

  胖虎却是一脸的淡定,从背包里边掏出了非常老旧的指北针说:“宝子,怕个啥,咱们有这玩意,不会迷路的。”

  唐兰馨也摸着她手里的猎枪安慰我:“没事,我们还有猎枪,今天进山的人这么多,有什么事情直接开枪,很快就会有村民寻着枪声来接应我们的。”

  月婵倒是沉默寡言,一路上什么都不说,手里牵着一条土狗。说起来她跟狗的交流,比跟我们都多,这让两个男人不由地心生极大的挫败感。

  走了大概两个小时之后,胖虎就指着前面的一座山问:“两位妹子,这山是什么山?”

  唐兰馨拢了拢散落在脸颊的头发,说:“三凤山,听他们当地人说,在古时候这里落过三只凤凰,三只凤凰化成了这一座山。”

  我定睛一看,面前这座山拥有三个凸起,就像是一只三头怪物一样,再结合山形来看,还真就像是一只即将展翅高飞的三头怪鸟,肯定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有了三只凤凰这样的传说流传下来。

  胖虎问我:“宝子,你懂风水吗?”

  我抓了抓后脑勺:“小时候我爸教给我一点儿,后来我又自学了一些,只是从来没有实践过,怎么了?”

  胖虎笑呵呵地指着三凤山说:“在风水来说,这座山叫‘三头凤玄凰脉’,适合埋葬像皇太后这样身份的女人,是个难得的风水宝穴啊!”

  我立马就否认了他这个说法:“人家皇太后死了,肯定是和上一任皇帝合葬在一起,怎么可能自立坟头呢?你这话说的不符合逻辑。”

  “无知!”胖虎白了我一眼:“皇陵一旦封闭,里边机关重重,从启动之后,可以延续到千百年之后,永生永世都不会再开启,皇太后就是薨逝了,也不会再埋葬进去,而是选择距离皇陵最近的地点,择一处最佳的风水宝地另行埋葬。”

  我一想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要是按照胖虎的话来看,这个三凤山假设真的埋葬着一个皇太后,那么这附近应该就有一座皇陵的存在。

  摸了摸心口前的雮尘珠,父亲从小教我的东西,在这里好像还真能看出点什么,再联想到胖虎之前说我是搬山道人的后人,或许还真就让他猜对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