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莫名失踪
张家四叔.2020-05-13 16:473,094

  在那令人抓狂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大,我们四个就开始没命地往树上爬,在是在丛林里边的常识,也是人的下意识行为,总觉得自己很难办到的事情,别人或者别的动物也不容易办到。

  而这时,小黑的叫声改成了悲鸣,当我们从上往下看的时候,那条土狗已经倒在了地上,而它的身上爬满了大拇指大小的黑色蜘蛛,我清楚地看到它的眼神中无比的沮丧,到最后便彻底涣散掉。

  四周的蜘蛛越来越多,它们不断地将毒液送进小黑的体内,仿佛想要将这美味的狗肉快速地融化掉,然后分食。

  蜘蛛这种动物,日常生活中很容易见到,尤其是北方那种老窑洞里边,时不时就能看到有蜘蛛在上面爬行。我自然也是不怕,可是如此数量之巨大的蜘蛛群,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瞬间发现自己居然有密集恐惧症。

  “我亲眼看到的,一只蜘蛛跳到了小黑的身上,它直接就倒地了!”胖虎咋咋呼呼地叫唤着,生怕我们没有听到一样。

  我又气又惧,咬着牙骂他:“你别乱叫了,当心它们一会儿爬上树咬你。”

  唐兰馨脸上已经挂满了泪珠,哭的泣不成声,见我们两个还为了这种事情争吵,立马就教育我们:“你们两个大男人有什么用,就会躲在树上叫唤,要是小黑活着,它可比你们两个管事多了!”

  我和胖虎面面相觑,敢情在人家眼里,我们两个居然不如一条狗,当然我也不认否,这个时候确实比不上,要不是小黑发现情况,又以身为我们拖延了时间,现在倒在地上的就是我们了。

  胖虎哪里听的了这种话,立即就来劲了:“不就是几个小蜘蛛,看我下去把它们全部踩死!”说着,便要顺着树往下爬。

  “这是黑寡妇,它们的毒素可以快速麻痹动物的神经,毒性是响尾蛇的十倍,据说属于目前世界上毒性最大的蜘蛛。”这时候,月婵开口说话了:“要是被咬一口,很有可能死亡。”

  一听这话,胖虎不但不下去了,还往更高的地方爬了几米,几乎把树头都快压折了。

  月婵说完之后,她抬手就是几枪,打在那些蜘蛛群里边,顿时恶心的液体四溅,因为子弹震动,让那些蜘蛛从小黑的身上推开。那狗已经是千疮百孔了,但是这一景象转眼即逝,那些黑寡妇再度又涌上了它的身体。

  唐兰馨让月婵别打了,她指了指四周,我们定睛一看,只见差不多直径一百米,已经被无数的黑寡妇所覆盖,它们全身大多数黑色,但是肚子上的一丁点猩红极为刺眼。

  在这些刺眼的毒蜘蛛中,我赫然发现了一只非常特别的黑寡妇。它大概有一个香烟盒那么大,那个头在这群蜘蛛里边,自然是巨无霸的存在,口中正在嘀嗒着清晰可见的淡绿色液体,同时它四周并没有一只蜘蛛敢靠近,仿佛生怕被它一口吞掉。

  “你们看那个大家伙,居然有十条腿!”胖虎也发现了,忍不住地惊叫出声。

  我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正准备再仔细观察观察,却发现这只大蜘蛛连续几个大跳,已经窜到了树上,目标竟然是刚刚开过枪的月婵。

  月婵连续开了几枪,即便她的想法不错,可是要打中一只跳来跳去的蜘蛛,那还是相当有难度的,转眼间大蜘蛛已经到了她的脚下,直接就张开两颗獠牙,就要去咬月婵的小腿。

  我不知道有没有咬到,月婵已经从树上四五米高的地方跳了下去,整个人砸死了几十只蜘蛛,她的反应速度根本不是我能理解的,爬起来就朝着蜘蛛比较少的地方狂奔,很快就剩下一个模糊的背影。

  地上的其他蜘蛛,开始疯狂地吞噬自己的同类,看的让人头皮发麻,至于那只大个头的哪里去了,我们并没有看到,反正接下来就找不到它的影子。

  在几个小时之后,我们并没有等到月婵回来,也没有看到村民支援过来。三个人就如同三只猴子一样,待在树上动也不敢动。

  我都快绝望了,这时候终于有人的声音响起,而且听起来人还不少。当我看到那些不怎么熟悉的村民时候,简直就像是见到了亲人一样。

  当地人发现了那些黑寡妇,他们把一种晒干的草点燃之后,那些蜘蛛就像是见了鬼似的,纷纷逃的无影无踪,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们日常就是靠这类草驱赶蚊虫的,当地把这种草叫做“蜜蒿”。

  那五具尸体被人先抬走了,期间不断有人痛哭的声音,那种哭声简直和天塌了一样。毕竟那是一条条的年轻生命,他们可能是某位老人的儿子,或者女人的丈夫,也有是孩子的父亲,全村陷入了极度悲伤的状况。

  我不忍心打扰这些村民对家人的缅怀,可是眼看天都要黑了,月婵下落不明。问过几个人之后,都说没有看到,我就感觉要坏事。

  胖虎就问村长,村长的回答是有可能月婵先回村子里边了,让他们的村民再四处找找,我们先跟着抬尸的队伍回村子,毕竟我们是外地人,这种地方不适合我们长时间停留,尤其是太阳都快下山了。

  我认为月婵不是那样的人,弃我们三个不顾逃回了村子。虽然在一起仅仅几个小时,她给我的感觉就是话不多,但做事情干净利索,逃走应该不是她这类人会做的事情,再者说她也没什么好逃的,找到村民一起过来不就可以了。

  但是,刚才发生的一切我和胖虎还历历在目,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便很听话地跟着深一脚浅一脚地先回去了,而唐兰馨却好说歹说留在深山老林里边找月婵。

  回去之后,找遍了全村都没有找到月婵,村民在林子里边找了一晚上,也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第二天一早都满脸沮丧地回来了,因为唐兰馨也不见了。

  我和胖虎一脸的无奈,各自都盘算着要不要离开这个村子,毕竟大家就是萍水相逢,本来怀着做好事去的,结果还给把人弄丢了。

  可是我们两个再一合计,不能就这样灰溜溜的逃走,那样也太不爷们了,到头来真像唐兰馨之前说的那样,我们还不如一条狗呢!

  晚上,我和胖虎就计划了一下,他的意思是要再次进去一趟,不过这次要带着工具,如果找不到人,我们两个可以顺手盗个墓什么的,也不算是白走一趟。

  我就气得直想骂娘,现在都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这个死胖子还一心想着盗墓的事情,不过他换了一个说法,我才算是接受他的议题。他解释说带上工具的话,如果碰到什么危险不会像之前那样抓瞎,而且万一需要打个洞什么的,也能发挥他的专业技术。

  过了一夜,胖虎很早就到外面的镇里买东西,我正在想是不是让他忽悠了,这时候有人跟我说失踪一晚上的唐兰馨回来了。

  我去看唐兰馨的时候,她的双眼通红,不知道昨晚上哭了多少次,后来才从她沙哑的声音里边得知,她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很隐蔽的深坑里,今天碰到几个进山找她们的村民,才被救了回来。

  中午的时候,胖虎回来了,他带来的很多东西,大概有着军用的手电、水壶、背包,保险灯,火折子,塑胶手套,棉口罩,蜡烛,绳子,还有两把折叠式洛阳铲。

  除此之外,还有两把崭新的双管猎枪。

  胖虎在一边安慰着唐兰馨,我看着这些东西,总觉得很多东西都用不着,可是自己又没有盗墓经历,不知道胖虎为什么买这些,他说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很快,胖虎就把唐兰馨安慰的满是斗志,原来他打着再次进去找月婵的幌子,其实就是为了让唐兰馨给我们两个带路,简直可以说是丧尽天良。

  见我闷闷不乐,胖虎就有理有据地说:“宝子,别哭丧个脸,好像你二大爷刚刚去世一样。咱们不是都说好了,进去以找人为主,盗墓为辅,要是既能找到人,又能摸个满足而归,那不就是两全其美了。”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少嬉皮笑脸的,我事先跟你说好,我是以找人为主,至于你说的盗墓,我现在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别装什么圣人,你要是手头宽裕,会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胖虎不屑地冷哼道,“咱们从根子来说就是盗墓贼,这是改不了的,到时候你不去,我一个人去,摸出来好东西,可别怪我不分你啊!”

  “谁稀罕你分!”我不再理会他,村里的其他人又跑到大山里边找月婵,就好像小时候动画片里边的葫芦娃救爷爷一样,生怕再有人丢了这种事情发生,还是早点找到人的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