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十六夜咲夜
梦醒天绝2018-08-10 15:034,072

  刚刚迈入客厅少年就闻到了一股很香的味道,下意识地闭上眼后耸了耸鼻子仔细辨别。

  那是热咖啡、烤面包、烤培根、蔬菜水果沙拉和煎蛋的味道。

  “好香的味道,是早餐的味道啊,可是好像不是从外面传进来的,而是从自家的厨房里传出来的?”

  想到这里少年好似想到了什么糟糕的事情。

  立刻就从诱人的香味中摆脱了出来,随手将书包扔到客厅的沙发上然后快步走到厨房拉开了厨房的门。

  厨房内,映入眼帘的是一名银发蓝瞳的少女。

  少女此时此刻正极为认真地注视着面前的平底锅。

  橘色的火焰在平底锅下燃烧着,而平底锅也发出了滋滋的声响,锅中一个煎蛋正在缓缓成型。

  她一手握着锅柄,另一手拿着锅铲拨弄着锅中的煎蛋。

  一旁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做好的食物,和少年刚才分辨出来的丝毫不差。

  厨房内的少女身高一米六五,有着一头银色的短发,两侧留着鬓角,扎成小麻花辫,末梢扎着绿色的丝带。

  同时她的头上戴着女仆发卡、脖子上系着蝴蝶结型的绿色丝带而身上则穿的是以蓝、白两色为主色调的女仆装和黑色的连裤丝袜。

  腰间挂着银色的怀表,穿着黑色的小皮鞋。

  其中女仆装的领子、发卡、肩部的花边、腰间系带和围裙为白色而下衣为蓝色。

  在女仆装的右侧的袖子上有着精致的刺绣,围裙上也绣有罗马数字“Ⅰ~XII”。

  而女仆装的裙摆则堪堪遮掩住了少女三分之一的大腿。

  这是一身标准的女仆打扮,而这身女仆装的打扮更是将本就宛如精灵一样的少女衬托的更加漂亮了。

  “早上好,主人。我在洗浴间内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洗漱用的热水,早餐也快完成了,请主人洗漱完毕后再稍微等待一下。”

  漂亮非常的女仆少女看见站在厨房门口的少年后将已经做好的煎蛋盛出来,接着将手中的事物放到一边,双手交叠放在身前向少年一个鞠躬后说道。

  “咲夜,你是怎么进到我家里的啊?”

  少年没有答话而是看着面前礼仪完美的美少女·女仆出言问道。

  “啊,非常抱歉,我擅自配了一把主人房间的钥匙,如果主人有什么不满的话请随意处罚我,哪怕是H的事情也是可以的哦。”

  名为咲夜的少女再次鞠了一躬。

  “哎?咲夜你一天天的脑子里都在幻想些什么啊,还有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再叫我主人了,我不是你的主人啊!”

  接二连三的听到少女对自己的称呼,少年真的感觉很胃疼。

  虽然让一个漂亮的少女叫自己主人的感觉很爽,但是少年总是感觉如果让别人听见了的话自己会有被FFF团直接乱刀砍死或绑上火刑架的危险。

  “主人,主人是不要咲夜了吗?难道主人就忍心看到咲夜在夜晚的时候孤苦伶仃的一个人露宿街头,几天几夜吃不上饭,在小巷中被不良少年纠缠戏耍,最后被人贩子拐卖到什么不知名的地方吗?主人你,你好狠心啊!”

  少女描述着极为悲惨的画面,好似已经看见了自己被主人抛弃后毫无希望的黑暗未来。

  不尽抬手擦了擦眼角泛起的泪花,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少年,无声地控诉着少年的罪行。

  看着面前梨花带雨的少女,被少女用眼神狠狠的盯着、控诉着,少年的心仿佛瞬间就被万箭扎穿了。

  实在受不了少女那副被人抛弃了、没人要了的可怜兮兮的表情的少年叹息了一声,最后只得举起双手投降。

  “唉!投降投降,我错了,我错了!我现在就去洗漱。”

  看着少年无奈的表情和离开的背影,少女的嘴角勾起一丝微笑,然后再次投入了早餐的制作工作中。

  “嗯,顺便把午餐的便当也做出来吧,学校食堂的饭菜实在难吃,小卖部的食物也没什么营养,才不能让主人在中午吃这种东西呢!那是对身为女仆的我的侮辱!”

  少女这样想着,手上的动作又变快了不少。

  洗浴间内,少年正一边照着镜子一边刷牙,但是脑海里还是回想着有关少女的事情。

  十六夜咲夜。

  这就是少女的名字,但这并不是少女原本的名字而是少年赋予她的名字。

  没有人知道她真正的原名是什么,甚至她原本可能就没有名字。

  因为少女也和少年一样,都是孤儿。

  但是比起少年的经历,无疑少女的经历好像更为悲惨一些。

  如果四年前的那个冬天的夜晚少年没有路过那条偏僻的小巷的话,少女可能早就被饿死或冻死了吧?

  毕竟在少年发现少女时,少女已经饿昏在了雪地中。

  衣服破破烂烂的,身上脏兮兮的,完全没有女孩子的样子。

  不错,少年当初是把少女当成是个男孩子给捡回家的。

  直到少年在好心的帮昏迷中少女洗澡时才发现了这个令人尴尬的事实。

  不过好在当初还小,啥都不懂。

  少女身上的伤被少年用真气治疗了一下,那时功力浅薄,为此着实是费了不少力气。

  而因为没有厨房的关系,少年当初还在夜里偷偷跑到食堂偷了一大碗晚餐剩下的米粥给少女喂了下去。

  好在虽然少女处于昏迷状态但是吃东西时还是很主动地,避免了少年做出更加尴尬的事情。

  不过当时好像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感到莫名的失望呢。

  还记得那时的单人宿舍还是小学生的宿舍,房间小。

  可以说只有一个卧室和一个洗浴间,屋子中自然也只有一张床,还是单人的。

  少年当时可是很绅士的将床让给了处于昏迷中的少女,而少年自己则将就地趴在床边睡了一晚。

  想到这里,少年忍不住笑了一下,但很不幸的被呛到了。

  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在刷牙,摇了摇头,快速地洗漱完毕然后到餐桌前坐好准备开饭。

  厨房中,十六夜咲夜将用烤面包、煎蛋、培根等材料做好的巨型三明治做好后端上了饭桌。

  看了一眼已经在桌前等待的少年,她很自然的拉开椅子,坐在了少年的对面。

  “开饭!”

  作为一家之主的少年见少女也坐好后宣布早餐开始,丝毫没有什么女仆不能和主人同桌共餐的避讳。

  当然,在少年心中一直就没有将她当做是仆人看待过。

  少年拿起盘子中色泽诱人的巨大三明治开吃。

  “好吃,咲夜的手艺就是不一样!”

  少年发出了赞叹,大口大口地吃着三明治,不时喝一口咖啡,吃一口蔬菜水果沙拉。

  看着面前拿着自己亲手制作的三明治毫无形象地啃着的少年,十六夜咲夜的嘴角露出了丝丝微笑,思绪渐渐飘远。

  “好饿啊,已经四天没有吃过东西了吧?好累啊,已经好久没有好好地休息过了吧?”

  昏暗的小巷中,一个衣衫褴褛的银发女孩踉跄着在雪地中走着,与其说是走还不如说是挪动。

  女孩身上满是冻伤,可以看出她已经很疲惫了。

  终于,身体还是支持不住了,女孩摔倒在了地上,喘息着。

  白色的雾气从嘴中呼出,动了动身体尝试了几次,尽管很努力但是还是没能再次爬起来。

  “不行了吗?要死了么?头好晕,意识在模糊,也许死亡也是一种解脱吧?”

  这样想着女孩昏倒在了雪地里,天空还在飘落着雪花,晶莹雪白的雪花落在女孩的身上。

  很快就在女孩身上覆盖了薄薄的一层,和女孩银白色的头发混在了一起。

  等到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女孩就感觉到自己已经不在那个冰冷的雪地里了。

  “好温暖,好舒服,我记得我昏倒在了雪地上,那现在我肯定已经死掉了吧?原来如此,我已经来到了天堂了吗?难怪会感到温暖和舒适,真想看看天堂是什么样子。”

  这样想着女孩睁开眼,入眼的并不是漂亮的天使大姐姐和被白云包围的天堂,而是一片陌生的白色天花板。

  她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了过来。

  “难道自己没死?是谁救了我吗?肯定是对我不怀好意的人,不然谁会管一个无亲无故的流浪儿啊!咦,旁边好像有着什么声音。”

  她偏头顺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床边一个黑色头发的男孩趴在那里,嘴角流出一丝口水,似乎睡得很香的样子,不时还发出‘嘿嘿’的笑声,似乎睡梦之中梦到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笑得好猥琐,难道这就是他救我的企图吗?”女孩胡思乱想着,“要不要先下手为强呢?”

  突然,男孩皱了皱眉接着睁开了眼睛,打了个哈欠,双手伸直撑了个懒腰。

  “你醒了啊,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男孩看见躺在床上的女孩正在看着他,嘿嘿一笑问道。

  但是接下来的发展简直出乎男孩的预料,女孩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突然暴起将他放躺在地。

  然后双手抓住他的一条胳膊,双腿缠在他的身上将他完全锁住,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骨头好像都要断了。

  “疼疼疼,别再用力了啊!要断啦,要断啦!”

  男孩发出了惨叫,但是女孩丝毫没有松懈的打算,而是继续加大力量。

  “喂喂,要是在这样就别怪我不客气啦!”

  男孩说着突然身上的骨骼发出脆响,干净利落的摆脱了女孩的束缚然后瞬间出手反制了女孩,将女孩双手反剪按在了地板上。

  女孩只感觉男孩的身体突然缩小了好几圈挣脱了她的锁技,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反制了。

  “你放开我,放开我!”

  女孩被按在地上挣扎着发出了抗议,但是男孩鉴于女孩刚才的行为没有松开女孩。

  “松开了你,你要是再攻击我怎么办?哪有你这样恩将仇报的。”

  正当女孩要开口反驳时一阵铃声响彻了整个宿舍打断了她将要出口的话,那是早晨食堂开饭的通知铃。

  “开饭了吗?你先待••••••”

  男孩刚松开女孩站起身,女孩便一个扫堂腿再次放倒了男孩,但是女孩的反击很快就被男孩再次镇压了。

  “你还真是不老实呢,算了,还是这样好了。”

  男孩看着双手再次被控制住的女孩说道。

  “你,你要做什么?”

  女孩死命地挣扎着,她感受到了男孩那不怀好意的目光。

  “你,你不能这么做,恶魔!不要,不要啊!残渣!唔唔唔!”

  女孩最终被男孩用绳子绑了起来,嘴中还塞上了毛巾后放到了床上。

  “乖乖等我回来哦!”

  男孩做完一切后转身出门,留下了房间中的女孩。

  女孩见男孩已经离去摸索着想解开绳子,但她很快发现男孩系的是个死扣,完全解不开。

  而找东西给割开呢?

  女孩很快再次绝望了,因为男孩丧心病狂的用钢丝尼龙绳来捆她。

  这种绳子割几个小时才会磨损,更不要说割断了。

  女孩放弃了挣扎,安静地躺在了床上。

  “自己会被怎样对待呢?难道就这样被监禁起来?未来,一片黑暗啊。”

  这样想着,女孩呜呜的哭泣了起来,眼泪顺着脸庞滑落滴在了床上,很快将床单弄湿了一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漫之次元武者的旅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漫之次元武者的旅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