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买不起房就没资格在城里住!
紫龙晴川2020-01-14 16:493,105

  “番茄果酱,请问你今天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来参加节目录制的呢?”宙斯问。

  “呵呵,今天的我不是什么网络作家,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的房奴。”赵泽明苦笑了一下。

  “哦?”宙斯挑了挑眉,“众所周知,前两年,你凭借着一部《校园有鬼》大火,想来那本书也为你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怎么你还是一名房奴。”

  “说来惭愧。”赵泽明双手一摊,“现在房价飞涨,榕城郊区的房价都已经达到了可怕的上万,两年前,我用《校园有鬼》这部小说的收益付了首付,在三环买了一个小窝。首付三成,贷款二十年。”

  “呵呵,我仿佛看到了你头上压着一座大山,山上写着‘房奴’两个大字。”宙斯开了个玩笑,“张教授,我代番茄果酱,还有千万万万像番茄果酱这样的可怜人问一个问题啊!”

  “什么问题?”张天昊问。

  “咱们榕城的房价,什么时候能降啊?”宙斯做了一个夸张的,可怜巴巴的神情。

  “降?”张天昊嘲讽一笑,“真是天真,就目前国内的大趋势看,房价不仅不会降,反而会一涨再涨!”

  “哦?”宙斯挑眉。

  赵泽明看向了张天昊,神情是严肃的:“张教授,是真的吗?房价还会涨?”

  “当然!”张天昊自得地说,“我可是这方面的权威专家,小伙子啊,你下手还算早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买的房子现在应该增值了不少吧。小伙子,你赚大发了啊!”

  “是增值了。”赵泽明脸上的苦涩在蔓延,“可是,这是我的自住房,我也不可能卖了它啊,所以,现在的它对我而言依然是一个沉重的负累。”

  “什么负累啊,有压力才有动力。你们写网络小说的,收入应该不错吧,每个月几千万把块的房贷,对你们来说算什么啊?”张天昊说。

  “呵呵。”赵泽明耸了耸肩,天知道,每个月数千元的房贷已经快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了。《校园有鬼》之后,他便过气了,后面再写的小说也反响平平,受益自然也是寥寥无几。现在是信息爆炸的年代,读者们的口味也在急速变化,赵泽明却只擅长写侦探类小说,读者们的“朝秦暮楚”“见异思迁”让他很不适应,缺乏灵感让他坐立不安,头发都掉了一大把。他是个宅男,一向不喜欢抛头露面,这一次,之所以会答应好友的邀约,来参加节目录制,来面对上千万的观众,为的便是价值不菲的嘉宾酬劳。

  唉,世人都会为五斗米而折腰啊!

  “你呵呵什么?”张天昊皱眉。

  “张教授,您应该不缺钱吧?我呵呵,是因为您站着说话不腰疼。”赵泽明的语气忽然变得尖锐,“您这样的上流人士,怎么能体会我们这种小市民,小房奴的心酸和无奈?”

  是的,每个月,每到还房贷那几天,赵泽明都有点坐立不安。都是把各张银行卡里的钱全部倒腾到还房贷的卡里,这才勉强涉险过关。那种坐过山车的感觉,不要太酸爽!

  “心酸,咱们榕城的房价算很低了!”张天昊据理力争,“你看看北上广的房价?”

  “榕城又不是一二线城市,凭什么跟北上广比肩?”赵泽明寸步不让。

  一时间,演播厅里剑拔弩张,火药味十足。

  江韩越发满意了,她要的就是这种节目效果,冲突,激烈,火药味……观众们爱看的就是这个!

  “好了,两位,咱们休息一下,看看一组大数据吧。”宙斯适时地出来当和事老。

  三人身后的巨大液晶显示屏上,“宙斯直播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大段大段的灰蒙蒙的字:

  目前,北京、上海的房价收入比已高达18倍,远远超过了国际上普遍公认的4至6倍的安全线,全国多数大城市甚至许多二线城市的房价泡沫已成。

  房价、地价猛涨,最得益的是地方政府和地产商,受伤最重的是尚未置业的老百姓和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潜力:家庭因陷入“房奴”不敢消费,生活压力大增;高房价抬高商业成本,企业因职工工资上升而逐步丧失竞争力,如果不增加工资,职工就买不起房子,企业就留不住人才;大中城市越来越不适合制造业的生存,产业资本大量从制造业转往房地产行业。

  安静的演播厅里,唯有宙斯感慨的,充满了怜悯的声音在回荡:

  “现在,全国有大批人口买不起,住不起房,可是,空置房也不少。不算开发商手里未售出的空置房,全国城乡就有30%、100多亿平方米的住房闲置,常年没人居住。

  “据统计,2.3亿在城市打工的农民工绝大多数是居住在简易工棚、城乡结合部的城中村、农民房、城里的地下室、群租房里;城镇居民中,也还有1540万户、约5000万人的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其中有1000多万户、3000多万人还住在棚户区、危房改造区中;

  “2008至2018年,我国毕业大学生人数共计3000多万,其中至少有1000多万人是漂在城市中租房打工的‘蚁族’;在买了房的城市居民中,又有几千万人背负着超越5万亿元的房贷,在当‘房奴’;一方面是住房闲置,另一方面却是上亿人口住房条件恶劣,张教授,你怎么看待这一畸形的社会现象?”

  “畸形么?我怎么不觉得?”张天昊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有人买得起房,就有人买不起房,这是相对的。在我看来,有些人就是懒惰,不勤奋,所以他们收入低,所以他们买不起房——”

  “我草你大爷的!”赵泽明忽然爆发,恶狠狠地吼道,“懒惰?这是什么可笑的理由!那些在工地上打工,整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的农民工,你能说他们不勤奋吗?要怪,只能怪高房价,还有你们这些居心叵测的专家,整天鼓吹什么要买房才结婚,什么买房趁早。当然,还要‘感谢’那些恶意囤房,炒房的人,都是你们,造就了如今的恶劣局面!”

  完美!江韩在心里竖起了大拇指,嘿嘿,小明的表现不错啊!这档节目成了!吵啊,吵啊,吵得越热闹越好呢!

  看看实时评论区,也是炸开了锅。

  “嘎嘎,吵起来了!”

  “番茄果酱说得没错,就怪那些炒房的人!”

  “我也是一名房奴,我也能体会番茄果酱的心。”

  “我们家有几套房呢,嘎嘎!”

  “楼上的得意个屁啊!”

  “宙斯宙斯我爱你,我要给你生猴子!”

  ……

  “江姐,礼物已经刷到这个数了。”守在一台仪器前的工作人员举起了一根手指头。

  江韩咧开嘴笑了。

  “小伙子,你是想跟我吵架么?”张天昊面色不虞地问,他可是专家,是受人尊敬的学者,以往不论在任何地方,他受到的只有礼遇,可是今天,在这个小小的网络节目的直播现场,这个什么小作家三番四次地挑战他的权威!

  “张教授,我不是想找你吵架。”赵泽明冷冷地说,“我只是想替自己,想替千千万万像我这样的可怜虫讨个公道而已。房价为什么这么高?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完全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我说过,现在的房价是正常的,我也没觉得多高啊!”张天昊翘起了二郎腿,“今时不同往日,咱们大中国现在富裕了,房价自然会跟着上涨。那些买不起房的,我劝你们回你们的穷乡僻壤得了,那里的房价便宜——你们根本没有资格在城里住!”

  “你闭嘴!”赵泽明再也忍不住了,伸出手掌,一巴掌扇在了张天昊的脸颊上。

  “啪——”的一声脆响,张天昊猝不及防,宙斯更是夸张地大叫一声。

  “你敢打我?”张天昊怒不可遏,捏起拳头,捶了赵泽明一下。

  “啊!”赵泽明尖叫一声,捂着被打到的地方,从沙发上滑了下去,“我的肚子——”

  “天啊!”宙斯惊慌失措地问,“番茄果酱,你怎么了,你还好吧?”

  “你起来啊,你是不是想讹我?”张天昊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拳头,“我没用什么力气啊?”

  “中断演播。”江韩果断地下了命令,“拨打120,医护人员快进去。”

  “不好意思,正在观看直播的观众们,由于演播现场发生了一点意外,现在,我们的直播不得不被迫中断。”宙斯对着镜头说。在他身后,几个医护人员走进了演播厅,蹲下身子,去检查赵泽明的情况,镜头给了张天昊一个特写,他的脸上写满了惊讶和怀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