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黑猴子其人
紫龙晴川2020-01-14 17:372,683

  赵泽明家在外地,如今,他能求助的人便只有几个朋友了,思来想去,他还是拨通了宙斯的电话。

  一个多小时后,宙斯来了,还带来了一大包新买的衣物和日常用品。在冷脸慕容的坚实下,这对兄弟在看守所会面了。

  “明,你,你的人生简直像坐过山车啊!”宙斯挠了挠漂亮的金发,“昨晚才当着上千万观众的面,跟人大打出手;今天写的小说又翻红了;没想到晚上,就到看守所来‘做客’了。怎么回事啊?”

  “呵呵,精彩吧。”赵泽明苦笑道,“我也没想到,好好的一个梦,竟然会让我变成嫌疑犯,杀人狂。”

  “具体是怎么回事啊?”宙斯问,“你电话里也没说明白。”

  “具体啊,很玄幻!”赵泽明说,“如果不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我也不信这世上竟然会有这种事。你知道我——”

  “打住。”慕容忽然出声,“赵泽明,没找到真凶前,你必须保密。”

  “好吧。”赵泽明说,“宙斯,你别问了,反正我自认倒霉。你把我的作家账号给你,你帮我跟读者们道个歉,接下来的数日,我估计要断更了。”

  “好吧。”宙斯是个聪明人,见慕容板着脸,也没有再问,“有任何问题,就跟我打电话。”

  “嗯。”赵泽明拍了宙斯一下,“还好有你啊!”

  接下来的数日,赵泽明便在看守所“住”了下来。他是个随遇而安的人,身在看守所,倒也吃得下饭。因为不再为钱的事儿发愁,晚上睡觉竟然还睡得挺香。几天下来,气色还好了点儿。不过,他总觉得胳膊肩背有点疼,估计是在地板上睡了几天的缘故。

  而在这期间,除了宙斯等几个好友前来探望外,慕容和老汪两个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出现过。

  第六天,吃过午饭,赵泽明在小床上午睡。“嘎吱——”房间的门忽然被打开,有一阵微风吹了进来,拂动他细碎的发丝。

  “啧啧,你还挺悠闲的嘛!”一个冷峻的,带着淡淡嘲讽的声音传来。

  是慕容,赵泽明一下子醒了过来,翻身坐起。跟六天前相比,这两位警探似乎都瘦了些,憔悴了些。他们穿着笔挺的制服,带着军帽,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禁欲的味道。

  “慕容警官、汪警官。”赵泽明笑眯眯地打招呼,嘴角边露出两个若隐若现的梨涡,“你们憔悴了,是办案太辛苦了吧?”

  “你倒是养的白胖了。”老汪噗嗤一笑,“我竟不知道,这看守所如此养人。”

  “我没心没肺嘛。”赵泽明问,“怎么样,抓到真凶了吗?”

  在赵泽明进入看守所的第二天,便有相关侦讯人员根据他的描述,制作出了真凶的画像。还真是神了,那画像跟真人竟相差无二,惹得赵泽明惊叹连连。

  “我们在网上发布了通缉令,有人提供了线索。”老汪说,“再和公安局提供的人口信息进行对比,最终确认了这人的身份。”

  说着,老汪递过一份资料,赵泽明打开一看,第一页是一张照片,照片上,黑猴子对着镜头龇牙咧嘴地笑,他黑、瘦、矮、丑,皮肤相当粗糙。门牙却缺了一颗,更添丑恶。他穿着一件脏不拉几的袍子,一只手上捏着一根用老烟叶子做的土烟。照片下是黑猴子的基本信息:

  姓名:周国柱

  年龄:39岁

  籍贯:重庆

  职业:矿场工人

  “据认识他的人交代,这人是孤儿,从小吃百家饭长大。”老汪说,“他有过抢劫的犯罪前科,去年开始,他在清水镇附近的一个小矿场干活。他力气奇大无比,又吃得下苦,老板很喜欢他。事发前一个月,他每隔几天,便要失踪几个小时。不过,没耽误干活,矿上的其他人便没在意。而事发后,他还若无其事地干了两天活,第三天,他却突然失踪,下落不明。”

  “这是畏罪潜逃了吧。”赵泽明翻了个白眼,“他是有预谋的,犯案前,他肯定会花时间踩点,甚至在心中预演。”

  说着,他翻看了第二页资料,这上面粘着一些小照片,有新有旧,无一例外的,这些照片都是女人的脚,各式各样的脚,有的瘦削,有的肥润,不过,这些脚都白嫩细致,指甲也涂了蔻丹,好看得很。

  “这些是从他的住处搜出来的。”老汪说。

  “呵呵,果然是个恋脚癖。”赵泽明嘲讽地说,“这人心里有病吧。哎,你们抓到他没?”

  “没有,我们搜查了整个清水镇,没找到他人;也调取了他失踪那日整个清水镇各个交通要道的监控录像,却没发现关于他的任何潜逃影像。他似乎是平白无故地消失了。”老汪回答道,“我们搜查了他的家,也没发现作案的工具和死者失去的两只脚。所以——”

  说到这里,老汪用希冀的眼神看着赵泽明。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赵泽明忽然心里发毛。

  “你不是做梦梦到了他犯案的全过程吗?也许,你还能做梦,梦到他逃到哪儿去了。”老汪说。

  “啊?”赵泽明傻眼。

  “啊什么啊?”慕容有些气闷,“老汪,我可丑话说在前面,我压根就不信这小子的鬼话,你却寄希望于几个虚无缥缈的梦!要不是——哼!”

  “要不是什么?”赵泽明问。

  要不是这案子迟迟未侦破,我也不会同意老汪这个荒谬的提议!慕容在心里愤愤不平地想。该死,他可是号称“小福尔摩斯”的特约侦探,怎么却破不了这小小的奸杀案?最后还得像这个可恶的小白脸求助!

  “好了,赵先生,你就说,你同意不同意吧?”老汪问。

  “当然同意啊,我还期待着你们赶紧抓到真凶,还我清白呢。”赵泽明挠了挠头发,“只是,这两天我睡在看守所里,都是一觉睡到大天亮,什么梦都没有。也许,我得回家,睡在我自己的房间里,才能梦到那个黑猴子。”

  “这不难,我们陪你回去。”老汪说。

  陪?是监视吧。赵泽明心想,只是,老汪这是职责所在,他不怪他。

  终于回家了,赵泽明狠狠地倒在了床上,亲了自己的枕头一下。而老汪和慕容则条件反射般地打量着这套二居室里的一切。

  “这主卧里就一张床,我们三个人,晚上怎么睡啊?”慕容挑眉。

  “我刚看过了,次卧里有一张单人床,平时没人住,收拾一下应该能住人。”老汪倒是不挑。

  “不行,我们三个得睡一个房间。”慕容说。

  “切,我才不会逃跑呢。”赵泽明轻易看穿了慕容的心事,“这张床很大的,你们两个就睡上面吧。”

  “啊?那你呢?”老汪傻眼。

  “我啊?我睡地板上的。”赵泽明说,“我做那两个梦的时候,就是在地板上睡的。”

  “稀奇。”老汪试着躺了下去,“硬邦邦的,也没什么不一样嘛。”

  “赵泽明,你赶紧睡觉!”慕容命令道,“快做梦。”

  “大白天的,我睡什么睡啊?”赵泽明说,“你们不介意的话,我想先吃个饭,再工作一会儿。我现在还算是自由身吧?”

  “当然。”老汪说。

  “现在也该吃午饭了,你们想吃什么,我去小区外的小餐馆打包回来。”赵泽明问。

  “你别去。”慕容厉声道,“老汪,你去。”

  “好。”老汪转身就走,慕容则坐在床边,以一种审视的姿态监视着赵泽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