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超能力杀人
紫龙晴川2020-01-14 17:583,171

  “过河拆桥,混蛋!”被独自锁在慕容的办公室里,赵泽明赌气似的嚷道,“明明是我帮你们找到了失踪的黑猴子和王亦科,你却诬赖我,说我是凶手。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啊?早知如此,我才不会帮你们破案呢!真是狡兔死,走狗烹……”

  话说,慕容和老汪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啊!他已经待在这个鬼地方整整三个小时了!中间,只有一个小警员送了点早餐过来。

  赵泽明骂累了,瘫在椅子上,百无聊赖地想。

  “嘎吱——”,门开了,有人走了进来。脚步声干脆果决,隐约带着飒爽风声。赵泽明记得这个脚步声,是慕容。他偏头去看,慕容还穿着早晨的白色衬衣,每粒纽扣都扣得严严实实的,衣袖微微挽起,露出有力的小臂。他怀中抱着一个文件夹,封面是深蓝色的,正中间贴着标签,上面写着一些小字。隔得太远,赵泽明看不清那字是什么。

  “啪——”慕容把那个文件夹摔在了办公桌上。一种低冷的气压在慕容的身边聚集,他沉着脸,坐在了赵泽明对面。

  “赵泽明,我们警方怀疑你涉嫌谋杀王亦科。”慕容目光冷峻,“对此,你有什么要辩解的?”

  “我又成了嫌疑犯了!”赵泽明自嘲一笑,他不是坐以待毙的人,方才,在等待的几个几个小时里,他把这些天发生的事儿连起来想了几遍,也梳理了一些能证明自己清白的东西。

  “你们说我涉嫌谋杀,你们有什么证据?”赵泽明收敛了那点笑意,厉声道,“慕容,你到底对我有什么偏见?你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把屎盆子扣在我脑袋上?”

  “王亦科的遗骸可是在你家卧室的地底下找到的。”慕容说,“而且,你跟王亦科有仇,你有谋杀他的动机。”

  “我跟他有仇?我只是在小区里见过他一两次而已,我能跟他有什么仇、什么冤?”

  “因为苏晓晓,你深爱着苏晓晓,只有王亦科死了,苏晓晓才能看到你!”赵泽明说,“你应该是最早知道王亦科出轨的人,你替苏晓晓不值,你恨不得王亦科是,所以你杀了他!之前,你在跟我聊天的时候,不也说过他该死吗?”

  “那只是我的气话,我那时候哪知道他死了啊,还死在我家地底下!妈的,是谁把他的尸体埋在那儿的?我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听到?不该啊!”赵泽明的表情拧了起来,“还有那具更小的尸骸,真的是瘦猴子?”

  “是的。”慕容指了指那个文件夹,“法医的鉴定报告就在里面。”

  瘦猴子怎么会跟王亦科死在一起?赵泽明的脑中浮起了一大团疑云。

  “慕容,你不觉得太扯了吗?”赵泽明不想看什么鉴定报告,他伸手,把那文件夹推开,道,“难道瘦猴子也是我杀死的吗?你们应该调查过,我根本没见过这个瘦猴子好吗?无缘无故的,我杀他干嘛?”

  “那王亦科呢?”慕容说,“你恨死他了,你杀了他,对吗?”

  “我没有!”赵泽明激动地站起身,“我傻啊,如果我真的杀了他,我干嘛还让你们挖我家的卧室?我这不是把自己往断头台上送吗?”

  “你杀了人,内心愧疚,整晚整晚做噩梦。你要崩溃了,昨晚,你又梦到了被你杀害的王亦科,所以,从噩梦中惊醒后,你脑子还混乱着,无意中说出了真相。”慕容侃侃而谈道,“现在,你彻底清醒了,你怕了,所以千方百计为自己开脱。”

  “慕容,你他妈到底是侦探,还是写小说的啊!”赵泽明一拍桌子,“怎么比我还会想象?我要说几遍,那些都是我梦到的!王亦科也是,瘦猴子也是!你到底能不能跟我好好沟通了?”

  “你还不承认么?”慕容从怀中掏出一支录音笔,“赵泽明,你深爱着苏晓晓,情根深种,无法自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她和王亦科。当知道王亦科出轨后,你愤怒难当,策划了谋杀案,把他杀了,并把他埋在你家的卧室下。你对王亦科恨之入骨,即使在睡梦中,也惦记着把他杀了。”

  “什么?”赵泽明正狐疑着,慕容摁下了录音笔的开关,一段经过剪辑的声音传了出来。

  “王亦科你这个混蛋,你欺骗了苏晓晓,你该死!”

  “禽兽,住手!王亦科你这个禽兽,你放开苏晓晓,你根本配不上她!她是我的!”

  是赵泽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含糊,也有些狰狞。

  那是——赵泽明极怒反笑:那的确是他的声音,应该是梦话。天啊,慕容监听他多久了,一天,还是两天?还是——

  “我们还在你家里找到了这个。”慕容从文件夹里掏出一个小小的日记本。

  赵泽明的脸一下子红透了,那是他的日记本。每当他想念苏晓晓的时候,他就会在日记本上写她的名字。现在,这个日记本上满满的都是“晓晓”两个字。

  “赵泽明,你还有什么话要讲?”慕容问。他的目光是不屑的,是笃定的,仿佛赵泽明凶手的身份已经被板上钉钉地确认了。

  “呵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赵泽明苦笑道,“几句梦话,几句气话,你就可以定我的罪?慕容大侦探,我还有几个疑惑的地方呢,或许,你能为我解释解释?”

  “你说。”慕容双手抱胸,“我知道,你是写侦探小说的,你有极强的反侦察意识,我也知道,你不会轻易认罪,哼,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和耐心。”

  “第一,你说人是我杀的,那证据呢?王亦科的遗骸上可有我的指纹或皮屑?”赵泽明问。

  “没有。”慕容摇摇头。

  “第二,你们说我杀了王亦科,那瘦猴子呢?我总不能也杀了瘦猴子吧?可他们俩的遗骸为何会埋在一处?”

  “我也不清楚。”慕容再度摇摇头。

  “第三、”赵泽明的脸色忽然变得诡秘起来,“王亦科失踪才一个月不到,就算有人杀了他,埋了他,他的尸体也该尚处于腐败状态,为什么他的血肉全都没了,只剩下了白骨?瘦猴子也是,他失踪的时间也不足一月吧?”

  “是半个月,瘦猴子只失踪了半个月。”慕容说,“法医鉴定,王亦科死亡时间大概是二十六天前,也就是说,他失踪那天就死了。而瘦猴子死在十二天前。他们的骨骼上没有任何外伤的痕迹。遗骸的姿态十分自然,或许,是被人杀死之后,再埋尸的。”

  “那你不觉得奇怪吗?”赵泽明脸上的诡秘更甚,“你也知道,我住的小区人口众多。如果我要把尸体掩埋,我干嘛不选无人的郊外?我干嘛把尸体埋在我家中?而且,我虽然住在一楼,但脚下,除了地板,还有楼层本身附带的混凝土层。我得花多大的力气,才能把地板掀了,混凝土挖了,一直挖到两米深,再埋人呢?我做这些,肯定会发出噪音,周围人为什么没察觉?慕容,你解释解释?”

  “诡辩。”慕容的脸色越发深沉了,“赵泽明,虽然目前你并没有杀害瘦猴子的动机,但这并不表示,你不是杀害他的凶手。有可能,这两个人都是你杀死的。”

  “呵呵,得了,现在两个人都是我杀的了!”赵泽明一耸肩,“那我可真厉害了啊!不动声色就杀了人,还悄无声息地挖坑埋人。你咋不说我给他们下了什么‘化尸水’,所以他们才没了血肉呢?”

  “这些问题其实很好解释。”慕容抬高了音量,“老汪,你咋还不进来?”

  门又开了,一脸尴尬的老汪迟疑地走了进来。他手中还抱着一台打开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亮着。

  “老汪?你一直站在门口偷听么?”赵泽明难以置信地问,“你听到慕容对我有那么多毫无根据的,荒谬的指控,你为什么不站出来帮我说一两句话?”

  “我——”老汪叹了口气,把笔记本放在了赵泽明面前,那发亮的屏幕就正对着他的脸。

  “是的,赵泽明,在一般人看来,我刚才对你的指控的确荒谬,可是,如果你是一个拥有超能力的人呢?那杀人埋尸对你而言不就像切菜一样容易了么?”慕容说,“老汪,播放那段视频吧。”

  “超能力?”赵泽明懵了,他有超能力,他还用超能力杀人了?他这个当事人咋不知道呢?等一下,这是在做梦吧?慕容不是从不信什么鬼神么?怎么现在,还煞有其事地跟他说什么超能力?对,这一定是个噩梦!赵泽明,你快醒来吧!快醒醒啊!

  “这是一段绝密视频。”老汪珍而重之地说,“浙江省某个县市的警方花了好大的代价,才跟拍到的。我们也是三天前才拿到这份视频的。”

  “什么视频?”赵泽明嘴角一抽,“证明我有超能力的视频?”

  “你看了就知道了。”老汪摁下了播放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