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药丸被调包
林间小语2018-08-22 03:102,257

  程双来报,“启禀王妃娘娘,瑞王爷的随从郝瑟求见。”

  “请他进来。”

  骆千依目光复杂的看了眼莲秀,只见对方脸色惨白,双腿啰嗦……

  她淡淡的笑着,优雅走进了大厅中,对跪在地上的黑衣男子郝瑟说道:“你前来景王爷行营,所为何事啊?”

  “王妃娘娘……快去救救我们王爷吧。他,他误食了什么东西之后,就吐了好多黑血啊……”

  骆千依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跟着她来到大厅的莲秀,道:“要不,你随我过去瞧瞧?”

  说完,骆千依返回内室。再次打开古雅的小匣子时,她才发现里面的药丸都被调包了。因为无忧师太无论是制作的何种药丸,都会有一种淡淡的馨香气息。

  而被调包过的药丸,是全然没有云墨谷雪芊花的馨香气息的。

  轻轻拿起一颗调包过的药丸来嗅,骆千依倒是嗅出了药丸里的金银花的味道。顿时眸光一沉,随手取出匣子里的四粒药丸,丢在了木桌上。

  几乎是冒着生命危险从云墨谷带出来的药丸,就这样被家贼毁于一旦了。

  她不觉狠狠的蹙起了秀眉,双手颤抖着将古雅的小匣子锁进了柜子里。

  少顷,她带着莲秀跟着郝瑟来到了瑞王爷行营中。

  那是一间收拾的很整齐的院落,走进大厅,就能嗅到腊梅的馨香气息。火盆里的炭火倒是燃的很旺,只是大厅里的人,没谁敢过去火炉边坐。

  随从郝瑟道:

  “王妃娘娘,瑞王爷还在卧室,他这样子……”

  骆千依明白那随从的意思,是想让她进瑞王爷的卧室瞧瞧他去。可她一妇道人家,如何能不明白“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

  何况,她和瑞王还是叔嫂关系,更需避嫌。

  她伸手从袖袋里取出一包解毒粉,吩咐郝瑟道:“倒碗温水来。”

  语毕,郝瑟迅速端了碗温水,递给了骆千依。她将药粉洒在白瓷碗中,用银勺拌匀,道:“拿去给你家王爷服下吧,半个时辰后,定然见效。”

  谁知莲秀却跪在地上求情道:

  “王妃娘娘,还请你进去帮忙瞧瞧瑞王爷吧,他……”

  骆千依正色道:“莲秀,他如何如何了,不也有你的一份责任吗?瞧,总是该瞧的。”说完,骆千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瑞王府。

  回到景王府之后,她换上前日里悄悄请杏雨帮忙买的男装黑长袍,骑上了杏雨为她准备的黑色战马便离开了行营。

  之前是和夏彧同骑的一匹战马,她出了行营后就不觉得落寞。

  这次独自离开行营南下寻药时,骆千依只觉得心里很空。快马在雪原疾驰,一路南下向廓酝河奔去。

  历经三个时辰的骑行,骆千依来到了位于廓酝河边的一处古朴村落边。只见临河而建的多处小木屋,有好几家的屋顶都升起了袅袅炊烟。

  她咽了口唾沫,从自己携带的包袱里找出一个冷馒头。取下水壶,便一口冷水一口冷馒头的吃了起来。

  尽管食之无味,可她已经感到很满足了。

  要知道在雪地遇到夏彧之前,她可是连口冷馒头都吃不上的。她以狼狈的姿态出现在他眼前,他除了怜惜,就是心痛。

  昨晚夏彧还说,他务必要早点带着将士们打赢这场战争。然后带着她回王府,好好守候在她和孩子们身边。

  永远,都不再分开了。

  “孩子……”

  “永远都不再分开了!”

  骆千依冰冷的泪滴顺着眼角滑落,孩子?她都不知此生还能不能再有孩子了。

  在死牢中小产,次日拖着病弱的躯体逃离王府。出了皇城,她连下马车的力气都没有。

  不耐烦的马夫见状,上前就一脚将她踹出了老远,道:“晦气,大爷我上好的马车拿来托你这种还在坐月子的女人,真是不值得。”

  骆千依挣扎着,想从脏兮兮的泥潭边站起来。

  可是她尝试了好几次之后,也没能站起来。鲜红的血液侵染了她白色的衣衫,单薄的衣衫上,还沾着几根从死牢里带出来的稻草。

  她摘下其中的一根稻草,痛苦的问道:“你,在哪儿?”

  “究竟,还要不要……我的?”

  “千依……怕是……等不到……”话未讲完,她就昏倒在了泥潭边,白色衣衫上的污泥,是马车路过时溅在她衣物上的。

  无忧师太坐着马车路过城郊时,想着快回到她阔别已久的故乡盛城了,就掀开了帘子往外瞧了瞧。

  谁知这一瞧,就瞧见了柳树边儿上的“死尸”!

  “停车!”

  无忧师太下车后,走近那具女尸,伸手探了探,发现还有鼻息。她欣慰一笑,伸手拍了拍骆千依的脸,道:“姑娘,我知道你能听到我讲话。”

  请问你家住哪里?

  “我送你回去。”

  骆千依听到动听的女声传来,才缓缓睁开眼睛,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无家可归……”

  却在她说话时,对面的戴着面纱的女子就往她口中喂了颗药丸。递水给她:“喝点,我不会害你。”

  就那样,无忧师太让两个婢女在客栈照顾了骆千依半日之后,就带着她回到了云墨谷。

  她问起骆千依的故事,是从听说了一个人的名字后,才开始问的。

  无忧师太只问过一次,“你小产了?你男人怎么不管你?无家可归,又是为何?”

  “师父,千依的男人,是个武夫。他或许此时正在千里之外的战场上,奋勇杀敌呢。”他是一个很好的男人,还是煊逸皇朝的战神将军,名叫夏彧。

  无忧师太一听到夏彧的名字,顿时眸光一凛。

  忙问:“三皇子夏彧?”

  “回师父,正是他。”她问无忧师太是不是认识他,对方笑而不答。

  “你失去的那个孩儿,竟然是彧儿的。”

  无忧师太说过一次“彧儿”,由于她是背对着骆千依时才讲出的那句话,她也无法看到对方当时说话时的表情。

  这三个多月来,骆千依都没有见到过无忧师太的真面目。

  骆千依是在离开云墨谷时,才得到无忧师太专门为她制作的丸药的。

  她告诉骆千依道:“这粒是褐色的药丸,可要慎重服用。它能调理好你的身子,但切忌服药期间不可饮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