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太子请放手
林间小语2018-08-22 03:102,222

  “哈哈!”

  骆千依冷笑两声,看着黑衣男子时,杀气从她眼中泄出。只一道寒光闪过,那匕首便准确无误的插1进了对方心脏。

  “谁死?”

  她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犀利的眼神扫在对方苍白的脸上,道:“刀在我手,怎么杀死你,决定权在我。”

  黑衣男子颤抖的手指,慢慢变得僵硬,变得发白。他指了指骆千依,垂死挣扎,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才说道:“身后……”

  骆千依旋即抽出匕首,还没来得及关注身后,就被一根皮鞭抽倒在了雪地上。手中的匕首滴落的鲜血侵染了积雪,也弄脏了她黑色的长袍。

  被皮鞭抽打过的背,几近断裂,还不待她缓过气儿来。

  “啪!”

  再一皮鞭,又落在了骆千依本就酸疼无比的腰间。她挣扎着抓住了地上的半截枯树枝,狠狠朝马背上的老男人扔去。

  “疯子,你凭什么打我?”

  骆千依怒吼道:“有种下马单挑啊?你怕了,是不是?”

  “你个贱|人,还跟爷嚷嚷?”留着络腮胡的男子说她就是该死,“我的三个儿子,全都死在了你手上。”

  这不共戴天之仇,必须得报。

  “报仇?”

  骆千依狠狠咬牙,颤声道:“他们是我杀的,我承认。可是你们在煊逸国与北洛国交战之时,前来煊逸挑起事端,不该死么?”

  “看不打烂你的嘴……”

  “嗖!”

  骆千依只听到“啊”的一声,马背上的老男人被利箭射穿了嘴巴。他似乎要表达什么,却再没有机会开口了。随即一个骨碌滚下马背,重重砸在了雪地上。

  如此精湛的箭法,不得不令骆千依惊叹!

  她想,一定是她深爱的夫君夏彧来救她了。却不曾想到的是,等到救他的男子飞至她眼前时,她才看清对方:

  不是夏彧。

  救她的人,是令她姐姐骆婉柔恨之入骨的男人——太子夏玦!

  骆千依瞬间就懵了,她只在陪夏彧狩猎时见识过他的百步穿杨,而根本没想到和夏彧同出一师的太子也有如此高超的箭术。

  太子夏玦长夏彧两岁,五官上看,如同孪生兄弟。

  从前夏玦和夏彧在景王府的后花园比武时,那些个丫鬟们是根本分不清谁才是她们的男主人的。

  有次在他们一场比试后稍作休息时,一位丫鬟去凉亭送茶水,还把景王爷认成了太子爷。

  随口便说:“太子殿下,请慢用。”

  惊的太子妃凤眼圆睁,柳眉倒竖,道:“废物!眼瞎吗?连太子殿下都能认错,看本宫今天不好好教训你。”

  骆千依上前为婢女求情,才使婢女免受那太子妃责罚。

  不过婢女后来总算分清了太子夏玦和景王爷夏彧,因为他们的眼神不同,气质不同。

  夏玦常常噙着一抹冷傲不羁的笑意,对谁都是一副笑脸。就连他在接受皇帝的旨意后,前去处死主和派的某将领时,也是一脸笑意的亲手送人上路的。

  那一抹冷傲的笑意,带着三分嘲讽,三分不羁,外加三分阴冷。那种复杂的表情是夏玦所独有的,其他的皇族男子们,都不具备。

  所以骆婉柔怕夏玦,恨夏玦。悄悄跟骆千依讲,他是个魔头。

  至于虐待骆婉柔的细节,骆千依无从知道。因为她与骆婉柔一年难得见一次面,就是会面,都还是有宫女陪同的。

  所谓陪同,类似于监视。

  她们能聊的内容,十分有限。

  骆千依强忍住腰间被皮鞭抽打过的疼痛感,想挣扎着身子从雪地上站起来。她不想在间接害死自己姐姐的仇敌面前,表现的如此柔弱不堪。

  如果能选择,她宁愿不要夏玦救他。

  可是她无从选择,因为夏玦今天救了她,是个摆在她眼前的现实。她接受,或者拒绝,都无法改变了。

  刚准备开口感谢夏玦,耳边就响起了夏玦低沉而富有磁性的男声。

  “婉柔……”

  这声深情的呼唤从夏玦口中发出后,几乎令骆千依气的吐出一口鲜血来!

  婉柔?

  如果他夏玦还在乎那个叫骆婉柔的女人,又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处死。听说还是死在了夏玦最宠爱的女人,他的太子妃手里。

  他与婉柔之间,有爱吗?

  若说没有,为何会把躺在雪地上的她,当作了那个已故的太子侧妃婉柔呢?

  一连串的问题都浮现在了骆千依脑海,她还来不及理顺,就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

  收起好奇心向马蹄声传来的方向望去,一眼就从一队穿着铠甲的人影中,瞥见了她心仪的夫君夏彧的身影。

  惨白的病弱的脸上,瞬间如同绽放出了一朵娇羞的牡丹。

  夏玦凝视着雪地上的粉面桃腮的女子,蹲下身子,打算抱起她来。谁知她面无表情的说道:“多谢太子殿下救命之恩。”

  他耳边如同响了个惊雷!

  这句客套的不能再客套的话语,以及她那双勾人的桃花眼里所流露出来的,拒他于千里之外的眼神。只是在提醒他:她拒绝他的靠近。

  南余国的亡国公主骆婉柔也拒绝他的靠近,但她从来不客套。

  既不可能感谢他,也不会正眼瞧他。

  他得到过骆婉柔多次,却没有一次是和她用心交流的。只是晚上躺在太子妃身边,看到她为他身上的被咬、被抓的多处伤痕落泪时,他那颗破碎的心才隐隐的感到了疼。

  让他心疼的女人,并不是眼前这位躺在雪地上的女子。

  尽管不是,夏玦还是无法把她当作其他人。

  在他眼里,甚至在他心中,这个女人就该是骆婉柔的化身。那个婉柔为他带来了太多的遗憾,今日前去行营的途中能偶遇她,并救下她。

  这或许就是冥冥之中所注定的。

  夏玦伸手去抱骆千依,却被她狠狠的推开,凌厉的眼神射|在夏玦英气逼|人的脸上。冷若冰霜的声音说道:“太子,请放手。”

  攥紧她袖口的手,蓦地就松开了。

  这时的夏玦才留意到了渐近的急促马蹄声,马上就眼神疏离的看着骆千依,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你知道他在这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