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琴瑟和谐
林间小语2018-08-22 03:102,263

  回到墙角处坐下,骆千依靠着冰冷的墙壁,打起盹儿来。

  半醒半睡之间,她脑海里浮现起了夏彧与骆千依昔日琴瑟和谐的情景来。

  身着浅粉华服的骆千依,跪坐在古筝前弹奏乐曲。悠扬乐声与不远处舞剑少年的嚯嚯剑声此起彼伏,充斥着百花争艳的后花园。

  旋即,夏彧挥剑纵身一跃而至古树之巅。瞬间树叶飒飒有声,碎叶似细沙漫天飞舞。

  骆千依微微抬眸,纤纤玉指悠然一拨,琴声较之前就更舒缓了。

  清透的眸底,倒映的是夏彧绝美的容颜、飒爽的英姿。她眼波流转,桃腮粉面,不胜娇羞。

  立于古树之巅的夏彧,正好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清冷的男声略带着些许的玩味,“爱妃,你又扰乱孤王的脚步,看孤王不责罚你。”

  骆千依仰望着古树之巅的景王爷,佯装惊讶,继而两手托腮浅笑盈盈。这笑声多少也有些撒娇的意味,引得夏彧目光都给她吸引了去。

  她优雅站起身,头上的蝴蝶发钗在阳光照射下,闪耀着细碎光华。

  旋即一道白影掠过骆千依头顶上空,落在了她眼前。见到夏彧飘逸的身影时,她垂眸一笑,“夫君,千依知罪了。”

  “哈哈!”

  如何补偿?

  “可是……臣妾抚琴也为外界的纷纷绕绕所干扰到了,不知能否从夫君处得到安慰?”

  听到她似琴声般婉转动听的女声,夏彧“咻”地将剑插回剑鞘中。他伸出纤长手指,轻抚她柔顺青丝,揽她妖娆之盈盈一握。低眉,深吻,浅尝专属于她的馨香清甜。

  从此,【千依】二字刻在了她家传匕首上。却镌刻在了夏彧心间。

  回到王府奢华内室,烛光照亮了温馨房间。

  但见地毯上、床|上……散落了一地的衣物。粉红抹胸华服与白色纱衫,皆与夏彧的白色华服,堆叠在了一起。

  雕花木床|上,静躺着双颊绯红、泪光潋滟的景王妃骆千依,以及搂着她与他坦诚相对的景王爷夏彧。

  夜深人静,内室也静极了。她近的能听见他的心跳声。他唇角勾起一抹亦正亦邪的笑意,回味着脑海中铭记的那几声低吟。

  “夫君,别走!”

  骆千依潋滟的眸子里瞬间飘起了一层雾气,她劝夏彧不要远行,说是她很担心。因为隐约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右手食指轻放在唇齿间,骆千依竟将她自己手指咬了条血印子来。

  “爱妃,不要!”

  他凝视着她水光潋滟的美眸,近乎请求的声音说道:“爱妃,孤王……圣命难违。”墨玉般的眸底,泛起了令她难以捉摸的色彩。

  “夫君,臣妾深知:你先是景王爷,是统领千军万马的将军,然后才是臣妾的夫君。”所以她不干扰他做任何事。

  只是,想与他同行。

  她说,与他在王府的两年多时间里,只要他一出征,她都会寝食难安。

  “臣妾不要锦衣玉食的生活,亦不要夫君战功赫赫。只要夫君一世平安,臣妾就心满意足了。”

  听太子妃说,煊逸皇朝要派兵攻打北洛国了。因为北洛国军队频频骚扰煊逸边境子民,令煊逸天子龙颜大怒!

  加之北洛国使臣前往盛城拜见天子时,竟恬不知耻的提出让煊逸皇朝嫁公主过去和亲。一语激怒煊昭帝,当即下令:“完颜萨奇小儿!竟敢口出狂言?”

  北洛不过区区弹丸之地,竟敢找他煊昭帝讨要公主?

  势必派兵踏平北洛,以扬他煊逸国威!

  而领军北上的皇子,要么是太子夏玦,要么就是景王爷夏彧。因为在煊昭帝眼中,还是他已故的正宫皇后所生的两位皇子,最令他满意。

  太子妃得知这一消息后,就进王府告诉骆千依:“千依妹妹,姐姐心里好苦啊!父皇就要派兵攻打北洛国了,可能……要让太子或者是景王爷去……”

  她说不想太子冒险。

  骆千依在太子妃面前表现的很平静,只是晚上告诉夏彧:“北方战场太过于凶险,夫君,千依不许你一个人去。如果领军北上的将军一定是夫君,那么,请不要丢下千依。”

  “……”

  一声“吱呀”开门声,紧随其后便是两声狮吼般的“嗷、嗷”声,彻底将骆千依的回忆打断了。她抬眼:只见是夏彧牵着旋风藏獒回到了房屋。

  顿时恭敬站起身,行礼道:“王爷。”

  仿佛夫君那个称谓,于她而言,很有些可望而不可及了。

  她狠狠咽了口唾沫。清透的眸底倒映着夏彧清俊的容颜,确实有些秀色可餐。可是,她不是太色的人。

  只是,她饿了。

  而夏彧的左手上,正好端了个白瓷大碗,里面还放了一只煮熟的鸡。肉香的气息很快扑鼻而来,惹得骆千依恨不得不顾形象上前去抢。

  “爱妃还果真是借尸还魂来的。都三个时辰没进食了,竟然不饿?”夏彧的美到媚惑的薄唇轻轻挑起一抹邪媚笑意,戏谑的问她道。

  “王爷,我……饿了。”

  说话间,她已经又咽下了几口唾沫。她在心里责备自己,能不能有点出息?不就是点鸡肉吗?

  又不是多稀罕的东西,至于吗?

  可是饿着肚子呢,她就顾不了形象了。

  但就在她准备开口向夏彧主动要食物时,却看到了令她尴尬无比的一幕!那个笑的有几分邪意的王爷,他把鸡肉端到了藏獒嘴边。

  这……难不成是想让她不吃不喝?间接让她死的节奏?

  等这么下去,她早晚都得变成路边的冻死骨。

  她还不想这么早就死掉,得想想办法。

  于是骆千依微微一笑,略带几分羞怯。垂眸看着夏彧手里的大瓷碗,目光贪婪的落在那香喷喷的鸡肉处,“王爷,臣妾……就是等王爷回来后,一起和王爷用晚膳的。”

  夏彧闻言,眉眼很快舒展开来,伸手抬起她下巴道:“爱妃,再不许找任何理由离开孤王。就算你是借尸还魂来的,也得把孤王爱妃的娇躯先还给孤王再说。”

  “王爷,你又说笑了。”

  他将鸡腿拿给藏獒,“旋风,来,过来吃。”

  骆千依会意的接过餐盘,帮夏彧喂起藏獒旋风来。她将鸡腿拿在手中,柔声道:“旋风,接住啊。这可是景王爷赏赐给你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