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关入大牢
林间小语2018-08-22 03:102,286

  夏彧在之后的几天,也带她前去夜袭敌营。甚至还亲自教她射箭!看到她终于自己射死了一位密探时,他眸底瞬间划过了一丝欣喜。

  那四晚的夜袭,让骆千依体会到了前所未有过的欢乐。

  第五日,骆千依晨起,就在雪地见到了舞剑的夏彧。他将左手拿给她看,“爱妃,你的毒药果真非同寻常。”

  他活动着手指,“看,孤王的伤,痊愈了。”再亮出手背给她瞧,未留疤痕。

  随即似是耍赖道:“爱妃,孤王还要服一粒毒药。”

  他微微张口,等着骆千依喂。

  骆千依面露难色,轻声说:“王爷,雨膻毒的制作成本那么大。能解它的丸药,想必成本也不低啊。”

  “你?”

  敢和他讨价还价?反了她不成!

  “不是这个意思。”千依的意思是,“无忧师太赠送给千依的丸药,也极少啊。”

  夏彧嘴角挑起一抹带有几分邪意的笑,伸手扣住她那张无辜的脸,迫使她清透的眸子与他对视。

  “不过才离开孤王三个多月,就听不明白孤王的话了吗?孤王所谓的毒药,可是……”

  “哎呦,王爷。”

  骆千依娇嗔道:“人家以前是亡国公主,如今是一卑微的采药女。哪里还能喂王爷吃毒药嘛?”

  又不是姬家二小姐姬颜颖,她才是忠烈之后啊。

  夏彧缠绕着她青丝的右手食指,蓦地停在了半空。墨玉般的眸底,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忧伤,“千依,孤王何曾视你为亡国公主过?”

  他声音不大,却有足够威慑力。

  这一声响在骆千依耳边,令她语塞了。她只得垂眸俯视着夏彧腰间的佩剑,目光缓缓移到了剑柄上吊着的剑穗处。

  如雪的白色如意剑穗,是骆千依两年多前亲自为他编织的。

  她说,如意剑穗本该是吉祥的红色的。可是考虑到白色更符合他的飘逸气质,就选了如雪的白。

  只是不敢跟他讲,是象征着与日月争辉之意。

  当时夏彧那墨玉般的眸底,涌动着诧异的光,令她难以捕捉到有效的信息。

  她梨涡浅浅,柔声道:“王爷?”

  刚被夏彧带回王府时,她称呼他“王爷”,他则亲切的叫她“千依”。

  听夏彧嗯了一声,骆千依才继续说道:“王爷从未拿千依当作过亡国公主。于千依是恩人,是知己,还是唯一……”

  他低眉,浅笑,道:“如同千依为孤王编织的剑穗一样,如意(始终如一)。”

  熟悉的话语回荡在她耳边,一字一字的落在了她身体里最柔弱的部位处。瞬间鼻子一酸,泪滴好似珍珠断了线般的砸落下来。

  一颗,再一颗……

  都恰到好处的砸落在了夏彧腰间佩剑的如意剑穗上。

  骆千依此时也分不清,她究竟是替身体的原主人落泪,还是……在心疼眼前这个战神王者?

  什么是心如刀割,什么是撕心裂肺,大抵就是如此了。

  她甚至都有些替身体的原主人感到惋惜了,很是心疼她。

  她想,若是骆千依不死,该有多好?

  那样的话,就不至骆千依的绝代风华之娇躯,被她这个现代人的灵魂给抢占了去。

  亡国公主骆千依生的国色天香,美的如同天外飞仙。

  她与景王成婚的那日,连皇帝最宠爱的妃子姬妃娘娘都说:“皇上,虽说彧儿是固执了些。但依臣妾看来,他执意要娶亡国公主,也并非全是坏事。”

  他们很般配。

  一个气若幽兰,一个温润如玉、玉树临风……

  恐怕骆千依自己都不会想到,她与夏彧这对令人艳羡的神仙眷侣,却常常被人暗中破坏着。

  “千依?”

  在她冰冷的泪滴砸落在了他左手背时,夏彧难免虎躯一震!似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正刺在了他心上,生生滴着血。

  顿时心里一紧,背脊猛地僵直了!

  “为何哭了?”

  夏彧见她不言语,便俯首吻干了她泪痕。

  “千依,孤王答应你,再也不抛下你独自远行?何如?”似是承诺。

  见骆千依仍旧不出声,夏彧就轻轻握住了她颤抖的手,放在了他温暖的颈窝里。

  “你的手,怎么这般冰凉?”

  她正处于女子不方便的期间,加之三个多月前被关在王府的死牢时,经历过……

  所以体质大不如前了。

  无忧师太倒是很关爱她唯一的小徒儿骆千依,专门为她配制了药丸,搁放在赠送她的匣子里。

  第三排的三粒药丸都是。

  悲痛的往事,她没跟夏彧讲。只是起身默默去取来一粒丸药,他端了水喂她服下。

  少顷,夏彧眼底掠过一丝疑惑,低声道:“爱妃,孤王有一事不甚明白,可否与你共同探讨?”

  骆千依抬眸,微微颔首。

  “千依洗耳恭听。”

  夏彧冰眸幽光微沉,道:“从前的爱妃千依,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与孤王刀剑相向的。”她是标准的江南女子,温婉可人。

  就算夏彧晨起舞剑,不慎有一粒细沙飞入了眼中。千依都会拥抱着他吻他眼睛,直到把沙子给他吻掉。

  “孤王问过千依,为何不吹走沙子?”

  千依说:“时值初冬,哪怕吹出来的风,只一点点,千依也担心会冷到王爷。所以,不忍。”

  自雪地重逢后,千依就较从前大大咧咧了些许。

  还有,多了份尖锐。

  夏彧声音低沉,微微有些清冷,“孤王不探讨这种变化是好,还是不好。只想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

  还请如实相告。

  对夏彧毫无防范之心的骆千依,竟一时情急,就如实答道:“王爷,其实……你爱的那个景王妃千依,她早被人害死了。”

  夏彧阴鸷的目光落在她脸上,“那你是?”

  她战战兢兢的答道:“现在活着回来的人,是另一个骆千依。也就是说,是借尸还魂的……”

  于她而言,是实话。

  但于夏彧而言,是致命的伤!

  夏彧如遭雷击,不敢置信的看了眼骆千依。他右手冲天而起,只一掌,就将骆千依推倒在了冰冷地面上。

  骆千依自一个温暖的怀抱落到冰冷的地上,摔的膝盖生疼。

  还来不及问是怎么回事,就听到夏彧吩咐随从道:“关起来!”

  她蓦地抬眼:夏彧步伐匆匆,决绝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