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雪地诉衷情
林间小语2018-08-22 03:102,248

  论起那雨膻毒,可是世间少有的稀有毒品。

  夏彧的师父也就是他靖王王叔,曾经也是煊逸皇朝的一名战神将军。可是……却在他二十二岁那年,中毒箭而亡了。

  毒箭上抹的毒,正是夏彧中过的雨膻毒。

  雨膻毒是从一种通体散发着奇香的植物处提取的,制作成的雨膻毒药粉,会让人误以为是极奢侈的香料。

  那种植物生长在深山峡谷中,十到二十年才开花一次。

  据说,云墨谷就有那种雨膻树存在。

  因为宫廷中所用的一种香料,就和雨膻树较相似,却又有些不同。据说也是产自云墨谷的。

  他猜想,骆千依或许见识过那种雨膻树。

  “千依,你在云墨谷之时,可有见过雨膻树?”夏彧扬眉,问骆千依道。

  “回王爷,千依只在云墨谷与无忧师太相处了三个月,并未见识过那种雨膻树。不过,要是能再次遇到师父,说不定可以问问的。”

  “哦?”

  无忧师太不是常期隐居在深山峡谷中么?难道最近出关了?

  “就因为师父要离开云墨谷外出,她才让千依也离开云墨谷的。行踪,她并未透露半点。”骆千依望着漫天的飞雪,向云墨谷所在的方向望去。

  她也不知无忧师太此刻在何处,更不知,无忧师太出谷是为何事?

  尽管相处的日子很短,可她还是能从无忧师太的优雅谈吐与精湛医术得知,对方肯定是出身于名门的大家闺秀。

  应该祖上也有名医之类的,否则,无忧师太也就不能制造出解药了。

  “无忧师太大约多大年纪?长什么样儿的?”

  夏彧只是想知道,能解毒的无忧师太,会不会也认识制作雨膻毒粉的人。

  毕竟这雨膻毒粉是北洛国公主带进行营的,她就是把瑞王爷迷的差点失去了心智的北洛国公主,完颜霍伊塔。

  那个号称是北疆第一美人儿的恶毒女人。

  “王爷,”骆千依唇角挑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眸底划过一丝落寞,有些酸酸的语气说道:“无忧师太她,肯定是美女啦。”

  “王爷你这下可满意了吧?”

  夏彧眸光蓦地一凛,正色道:“你敢会错意?难道孤王在你心中,竟是如此不堪么?从前你问孤王是否还会带其他亡国公主回府,然后忽略掉你时,孤王是如何回答你的?”

  不记得了?

  闻言,骆千依行礼撒娇道:“夫君,臣妾知错了啦。我改,我好好改,行不?”

  他浅浅的笑着,“轻易许下的承诺,多半不容易实现。是么?”

  “是千依从前说过的话,王爷,你还真是好记性。”她睨了夏彧一眼,说道。

  望着他墨玉般的眸底,泛起了一层雾气,浓的,有些化不开。但无论多复杂的心思,她也想去猜猜。

  至于朝政之事,她自是不干预。

  此刻的夏彧,无论他打听雨膻树,还是间接问起无忧师太,都不可能只关乎儿女私情。她想,他是想知道一些关于雨膻毒的事儿。

  其实骆千依是见识过制造雨膻毒粉的那种树的,名为雨膻树,云墨谷的悬崖峭壁间,就有。

  她还亲自见识过无忧师太挥剑斩断过细小的雨膻树苗,无忧师太说:“毒树可恨,比毒树更可恨的,是制毒人的人心。”

  所以,她收骆千依为徒,只是看她还善良。

  骆千依是无忧师太唯一的女徒弟,虽然只跟着师太相处了三个月。

  无忧师太说:“制毒的人,未必能解毒;可解的了雨膻毒的人,却又未必会去制毒。”因为解毒的成本,较制毒更大。

  “不要胡乱揣测为夫的心思。千依,孤王之所以问起无忧师太,是因为没人见识过她的真实面目。”

  连他都怀疑无忧师太只是一个江湖传说。

  夏彧声音清冷,她抬眼望着他,见他脸部表情也是分外的严肃。

  “无忧师太的药丸解了孤王的毒,也间接算是孤王的救命恩人。才问的。”

  “不会吧?王爷竟然有这种想法?”

  骆千依噗嗤一笑,表示无忧师太是真实存在的。三个月相处下来,她发现无忧师太是一个极好的女人。

  “她,可有著书立说?平日里,只制作药丸吗?”

  “没有留下什么文字。因为她说过,落在笔尖的东西,终究还是不如记在心上的好。”

  无忧师太爱好品茶、对弈、抚琴、舞蹈,尽管骆千依也未见到过她真面目,但记得她声音确实很动听。”

  “干净的不带一丝的杂质。”

  夏彧微微一怔,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孤王的王叔也曾用这样的话语来赞美过一个女人,一个他至死都未能娶到的女人。”

  靖王爷说,待凯旋之日,定迎娶她。可是没等到凯旋之时,他就中毒箭而亡了。从前提起那个女人的时候,靖王只是说:“她堪称是绝代佳人,声音特好听,没有一丝的杂质。”

  “王爷,她是谁?”

  “弟弟,她是咱们未来的婶婶呗。”那时同样跟着靖王出征的太子,如此告诉夏彧道。

  “千依,无忧师太平日里都是易容后见人的?连你跟她在云墨谷呆了三个月,都未曾见到过她真面目?”

  夏彧难免疑惑。

  “她出门才易容,在谷中戴着面纱。当然难得见到她真面容,不过身段极其婀娜,舞姿也很优美。”骆千依如实说道。

  “你又是如何出的云墨谷?传说那里养了很多的毒物。它们,没有伤到你吧?”夏彧凝视着骆千依的眼眸,充满了怜惜与关切。

  “是师父亲自护送我过的裴故关。”

  骆千依脚尖在雪地轻踩,带起一道浅浅的白雾。只一瞬间,她就听到了细碎的声响。顿时蹙起了秀眉,道:“王爷,附近有人?”

  他将食指尖轻轻放在唇边,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旋即弯腰拾起一把松雪就砸中一位黑衣男子,道:“滚出来!”

  来者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面露难色道:“景王爷,小的是奉瑞王爷之命,前来请王爷和王妃娘娘前去用膳的。见……不好打扰,就藏在树边儿等候来着。”

  夏彧剑眉微挑,冷冷的道:

  “瑞王爷请孤王用膳?为何孤王离开他行营时,未曾听他提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