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如同身临其境
林间小语2018-08-22 03:112,245

  夏彧冷冽的黑眸中迸射出危险的气息,周身不断的散发着冰寒之气。只一扬手,那团被他揉皱的纸团就砸落在了铜镜上。

  “姬颜颖?!”

  那个令骆千依排斥的名字,从夏彧口中迸出时,她自己都有些震惊了。因为夏彧是个谨言慎行的男人,他不可能凭着自己的猜测,就断定是姬颜颖。

  “王爷也看出来了,是她?”

  “如此拙劣的笔迹,还有那尖酸刻薄的言语……”夏彧说除了能想到姬颜颖,在他所认识的女子们当中,他暂时想不到其他人了。

  “看来,她很想嫁给王爷做景王妃来着?”

  可她分明记得,在她与夏彧大婚的当日,姬府的人还前去送过贺礼来着。“怎么,姬家二小姐还是个健忘的人吗?”

  景王爷夏彧已经纳妃的事实,被圣上否定了。被太子也否认了,难道还要被盛城所有的人们都否认了不成?

  他们反对她成为景王妃的理由,无非就是一条:

  因为她是亡国公主。

  拿着身份说事儿的人,她理论不过。

  但骆千依自认为她还是言行举止得体的人。即便襄王跟太子告状,说她在雪地与夏彧重逢后,就拿匕首行刺夏彧……

  也没能使在座的所有武将们相信,她是一个恶毒的女人。

  何况坐在她身边的夏彧还一直护着她,淡淡的解释道:“千依是要为孤王疗伤。当时孤王中了雨膻毒,你们都知道的。”

  是想放出毒血,为他治疗。

  想到这里,骆千依充满了感激的眼神凝视着夏彧,柔声道:“多谢夫君,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她坦言,“就在夫君与太子殿下比武时,臣妾躲在后院的门后,难免就偷听到了几句话。”

  夏彧本就没打算隐瞒她什么,便将整件事情的经过,都讲给她听了。

  “太子殿下和襄王都想让我娶姬颜颖,还说,这是父皇和姬妃娘娘的意思。”夏彧执意不从。

  夏玦就郑重的告诉夏彧,想不娶姬颜颖也成。

  “太子殿下说,只要我可以赢的了他,就不再过问我的婚事。”夏彧坦言,从前他和太子都跟着靖王爷习武时,没少比试过。

  但他都是礼让着太子的。

  因为长幼有序,君臣有别。

  “这回为了自己的终生幸福,我就真的以下犯上了。”夏彧眸底掠过一丝忧伤,低沉的声音说道。

  若说夏彧和夏玦平日里的比武,骆千依之前在景王府倒也见识过多次。

  但没有一次如同今天这般,让她胆战心惊。

  她站在后院的门处,分明还听到夏彧说了声:“太子殿下,请。”

  接着便传来了太子夏玦清冷的男声:“你……”

  他似乎是被激怒了,道:“既已如此,三弟何须多言?先赢了本宫再说。”

  说话间,骆千依就听到了长剑出鞘的声音。

  “铛!”

  她完全能想象出,夏彧在面对四溢的剑气,以及太子殿下的那愤恨目光时。他抽出利剑的手,得有多颤抖。

  往日里夏彧舞剑,都能在利剑斜指天空之时,令他的长发无风而自动。

  那一袭白影一跃而至王府后院古树之巅的情形,骆千依只见一次之后,就深深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哪怕在云墨谷和无忧师太相处的日子里,她也直言不讳的道:

  “如果我还有机会再见到他,一定还会像从前一样爱他的。”

  无忧师太就安慰她道:“肯定能再见到他的,你们都还年少。”

  如今骆千依如愿以偿,逃离死牢之后再次见到了夏彧,她以为就能永远和夏彧在一起了。殊不知,还有这么多人在反对着他们。

  站在后院的门后的她,分明还听到夏彧说了声:“太子殿下,承让了。”

  那语气里所流露出的无奈与忧伤,足以令她身体里最柔弱的部分为之一颤。继而她的双腿开始酸软,只好贴着墙壁站立。

  站在室内的她,无法看到雪地上打斗的两兄弟。

  但她能从耳边传来的道道剑声想象的出,与她仅有一墙之隔的夏彧。在冰寒的地上站立之时,他周身所散发出来的悲伤、阴郁的气息。

  “夫君,你也和我说说吧?”

  一瞥见夏彧一筹莫展的面容,骆千依就请求他也和她说说心里话。“我想听。即使除了听听,我什么也做不了。”

  “嗯,好。”

  夏彧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道:“看到太子殿下抽出了利剑,我都只是把手按在了剑柄上。”

  因为他深信,夏玦是不会真的动手的。

  谁知就在他听到“咻”的一声后,很快就见到了两道寒光一闪而逝。猝不及防的他,只得迅速“铛”的一声抽CHU腰间佩剑迎上了夏玦的剑。

  “太子很是吃惊,他问我:‘三弟,你还真动手?’……”

  夏玦足尖点地,旋即飞上了行营的高院的屋顶,道:“今日就实实在在的比试一回,本宫愿赌服输!”

  说话间,夏彧已是一道白影立在了夏玦眼前。但见那冰寒的剑光在夏玦胸口处一闪,旋即又消失在了茫茫雪夜中。

  “你为何还避让?”

  夏玦提醒夏彧,如果他赢了。骆千依不但做不了景王妃,还会死在他剑下。

  “我就告诉太子殿下,让他不要逼我!任何时候,我都不想让我的千依受到半点的伤害……”

  “这话我听到了。”

  骆千依眼角在不经意间渗出了两行温热的泪滴来,颤声道:“我听到了利剑落下的声响,‘叮!’

  心想应该是夫君用力的反击,才将太子殿下的利剑给震脱出手的吧?”

  “嗯。”

  “臣妾又听到太子殿下说了个‘你’字,接着就听到太子殿下说:

  ‘本宫一直护着的胞弟,他竟然可以在成年之后,为了一个女人而和本宫比试武功?!’

  听他话里的意思,是感觉有些滑稽了。”

  夏彧闻言,满目震惊!

  “千依,你怎么都知道?”

  事实还真和她想象的一样,如同她身临其境一般。

  “因为千依见过多次王爷和太子殿下比武,就能想象出一些来的。”她说,听到太子殿下传来的阴冷而落寞的笑声后,只感觉比寒风刮过的声响更为凄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