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并非刺客
林间小语2018-08-22 21:112,420

  待骆千依再次醒来,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古色古香的木床|上,身上盖着素色的锦锻被子。

  昨夜做了个噩梦,梦见她所在的南余国亡国了,父王和王兄皆死在了敌军的利剑之下。她又在逃跑的途中被起了歹心的护卫要挟,溺水……

  哭着醒来,枕头被泪水浸湿,她快哭哑了嗓子。

  只一声:“千依别怕,孤王在呢。”她便如同吃了定心丸,安然入睡了。这一觉一直睡到天明,神清气爽。

  昨晚分明看到景王爷夏彧就端坐在床前的太师椅上的。醒来,只见空着的太师椅,却不见令她魂牵梦绕的男子。

  她想,既然已经穿越到这个陌生的时空来了,就得替身体的原主人好好活下去。哪怕身处乱世,也要将生活过的似画如诗。

  陪了她将近半月的破烂黑色长袍,早已不知被谁丢在了不为人知的角落里。身着单薄衣衫,她竟很有雅兴的立在黑色柜子前,专注于欣赏铜镜中的自己。

  确切的说,是第一次瞻仰身体原主人的姿态无双的容颜。

  南余国亡国公主能被煊逸皇朝的战神将军夏彧相中,并成为景王王妃,想来也不会是泛泛之辈。

  21世纪的骆千依虽然是美女,但没美到特别惊艳,远不如铜镜中的骆千依。

  她哪怕是青丝凌乱,不施粉黛。面容憔悴,甚至额头上还有药丸大小的淤青肿块,但都不影响她的惊世容颜。

  看着镜中的自己,骆千依只感觉身体的原主人肯定是脾气超好的人。她的美,带着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额头的伤疤,微微有些疼痛。

  但较之之前,又好了许多。她能感受的到,是昨夜有人帮她擦过药的。

  正想着,铜镜中就瞥见了他清俊的容颜。她的手蓦地就停在了半空,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招呼夫君才好了。

  骆千依的身体,骆千依的灵魂。

  她行礼,浅笑,道一声:“多谢王爷救命之恩。”

  话刚一出口,她才发现自己称呼不对,得称夫君。而站在她对面的夏彧倒是异常的平静,“你醒了,千依。”

  “是,王爷。”

  毕竟在21世纪时都没恋爱过,至死都还保留着自己的初吻呢,称呼夫君还需要时间来适应。

  好在夏彧也没称呼她爱妃,便心情淡然了许多。

  骆千依眸光蓦地一沉,冷冷的道:“怎么,王爷今日不效仿兰陵王戴面具了?”

  别以为戴上了蝴蝶面具,就会让她忘掉他是害的她国破家亡的仇敌!

  “兰陵王?敢情爱妃抛弃本王三月有余,是去会心中所爱了?”

  夏彧的言语,多少有些玩味的意味。

  身着一袭华服的夏彧来到窗前,一缕晨光透过窗间细缝,洒在了他玉树临风的身影上。淡紫华服泛着淡淡的光晕,将她的记忆带到了三个多月之前。

  三个多月之前,正是眼前这个翩翩公子、战神王爷将她关入了死牢。

  无论她跪在冰冷的地上如何苦苦哀求,他都视而不见,只留给她一抹冷傲的背影。

  彼时的他就是穿的这件淡紫色华服,晨光落在他华服上的淡淡光晕,着实刺疼了骆千依的美眸。

  她咬的牙齿咯咯作响,颤声道:

  “你对我造成的伤害,难道能用一句玩笑化解?”

  兰陵王出征带面具,是作战需要,要增加威慑力。

  “你这种渣男就不要效仿兰陵王了,会破坏了一代战神美男在我心中的美好形象。人家兰陵王对妻子忠心耿耿,不像你,杀妻!”

  言毕,骆千依一个箭步冲上前,抄起木桌上摆放的匕首,咻地向夏彧刺去。

  一道白光闪过,就在她即将杀到夏彧时,门外传来了一句男声:“景王爷,……”

  “抓刺客!”

  站在门口的黑衣男子一声惊呼,骆千依就听到了一阵响亮的脚步声传来。她心想这种渣男留着也是祸害人,不如早些杀了夏彧为美女们除害。

  以免那些被他外表迷倒的美女们再上他当。

  说时迟,那时快,骆千依手持家传匕首径直刺向景王爷夏彧!

  蓦地,手腕被夏彧有力的右手攥紧,身躯也被对方拽入了怀中。她在有力的怀抱中根本动弹不得,无法见到夏彧此刻的表情。

  只听见他清冷中透着磁性的男声说道:“爱妃,你又输了。”

  她这才看清,门口站着的男子,正是景王爷夏彧的王兄夏宸。人称襄王爷是也。

  襄王一袭淡蓝色华服加身,较之夏彧更多了分狂傲和放荡不羁。

  他嘴角挑起一抹邪媚的笑意,道:“王弟,这种女人你也敢留在身边?当心几个月前在太子身上上演的悲剧,又要在王弟身上重演。”

  襄王目光里冒着杀气,如同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刃,划在了骆千依脸上。她也毫不示弱的狠狠瞪着襄王爷,咬牙骂道:

  “既然如此,那就让悲剧在他身上上演之前,先在襄王爷你的身上上演一回。”

  “放肆!”

  襄王怒不可遏,抬起右手就挥向骆千依。

  “王兄,臣弟代千依给王兄赔不是了。还请王兄莫要怪罪才好。”夏彧缠绕着布带的左手,横空而出,拦下了襄王爷打向骆千依的手。

  娇柔的身躯仍然被夏彧拥在怀中,她只一抬眼,就瞧见了他紧拧的剑眉……

  当骆千依见到夏彧缠绕在左手的白色布带,早已是血迹斑斑时,她的心都滴血了!

  夏彧左手的伤口处,渗着毒血,带着妖异的黑色。

  毒血伴着刺鼻的恶臭气息,被离他很近的骆千依吸进了鼻腔,胃在翻腾。可是她忍住了,前世就是医生的她,并未干呕。

  没有半点迟疑的,她抓起了夏彧左手,速速为他解开了布带。

  “爱妃松手……”

  夏彧目光一滞,推开骆千依道:“危险。”

  “臣妾不怕。”

  心底深处的那抹温柔与善良,早就将她必杀他报仇的决心给隐没了。她近乎请求的告诉他道:“王爷,请稍微松下手,好吗?”

  “不!”

  夏彧左手在她手中挣扎,却发现她的力道大了好多。从前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千依,抱个古筝他都担心会累到对方,如今竟然能牢牢攥紧他受伤的手。

  还为他吮吸伤口的毒血来。

  “千依,你不要命了?”

  夏彧深知,他中的是雨膻毒。此毒甚剧,目前尚无药可解。所以昨天在雪地面对她的关切话语时,他选择了默然以对。

  听到他撕心裂肺的呼喊,她身体里最柔弱的部分为之一颤,“哇”的一声吐出口出毒血来。

  她取出丝帕接住毒血,唇角挑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柔柔的说道:“王爷,臣妾的命都是王爷救的。肯定得要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