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4章 密室前另有心思
路恒2018-08-25 03:092,135

  穿过宽大的厅堂,玉石精雕细琢的屏风背后,一扇紧闭的石门,挡住了长风信勾头疾走的步伐。

  进入师傅的道观,对于长风信来说不是第一次,但站到密室的石门前,还真没有第二次。

  “信儿,放我下来吧!今日咱们师徒四人,就在密室里详谈,你们不用心存戒备。”

  老者说话的中途,长风信半蹲下了身子。

  王佳合与吴京慌忙扶着师傅站了起来,却忘记了拉一把长风信。

  虽然老者不是特别的重量,但覆在后背上坚持走好几百步的路程,还是让长风信感觉到了沉甸甸的压力,所以,当蹲下去之后想要再站起来的时候,腰酸背痛似乎成了最明显的直觉。

  “你俩就不知道搀扶一下师弟嘛!要知道,他毕竟是担负着师傅的重托,很多事情要学会换个角度考虑。”

  老者语重心长的说话,一下子让王佳合的脸上泛起了红色。

  不过,就在话语落定的空档中,吴京却麻利地双手托起了长风信的身子,直接搀扶着站到了师傅的身边,自己大步一跨站到了更远的地方,只是转过了脸庞,双眼里含满了歉意。

  “对不起师傅,我竟然专心听师傅说话了,忘记了师弟还蹲在地上,是我的不对。”

  王佳合欠腰鞠仪着,却偏着脸庞偷偷地斜视了一眼吴京,眼神里闪出了不易察觉的怨色,仿佛对刚才的举动有点心怀不满。

  吴京并没有注意到师兄的眼神,更没解说什么,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师傅,好像等待着接下来的话题,满脸聚着肃穆的表情。

  “师傅,您就别怪师兄他们了,是徒弟体力不争。”

  长风信说话时,转身站成了侧着的姿势,抬手扶在了老者半弯着的胳膊上,犀利的眼神这才落在了王佳合的脸上,却只是非常短暂的一扫而过,似乎并没有专注于表情。

  他的说话虽然是简单直白的,但对于老者来说,又是特别中听的言辞。在他的习惯中,无论是什么时候,从不会说些言行不一的话,所以在老者面前,是最深得信任的人。

  老者沉静地紧盯着石门,等待着长风信说完话,又不动声色的沉默了好一阵之后,才向前迈了一小步,非常缓慢地抬手按在了石门左侧的石雕摆件上,身子微挺着偏过了头,严肃的眼神落在了王佳合的脸上,又是好一阵的瞩目观察。

  “刚才你也听到了吧!长风信任何时候不会心生怨言,更不会思索别人是如何对待自己,而是习惯了的为别人着想。这样的胸襟,这样的秉性,才是玄空天道的真谛精神。”

  平和的语气中,透出了洪亮而又震撼的声调。老者的神情渐渐地染上了肃穆,童颜瞬间变淡,换上了更为深沉的脸色。

  他似乎因为王佳合的解释而心存不悦,又似乎因为长风信的求情,而心生新念。多年来的师傅加道首坚守,让他对人的观察,养成了不仅从言行上揣摩,还要从小事上察言观色。

  虽然老者做出了玄空天道要亲传信任道首,而且是当众宣布了三个人的候选名单,心里早就确定了继承者。但是,因为玄空天道的意义重大,再加上亲传玄丹之后的影响深远,始终没有让他放弃随时随地的重新发现适合人选,改变既定计划。从道场上返回道观,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可是让长风信背着走路,就是其中的再一次考验。按照他的想法,这次背着自己的人,应该是王佳合而不是长风信,却令他大吃一惊的获得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从师徒关系,道职晋升角度讲,新任道首的亲传人选必然要落在王佳合身上,而且是最顺应道员心意之举。可是,老者因为考虑到了玄空天道的不寻常,尤其是在即将要爆发战争期间,那就更需要一名能够胜任的人接任新的使命。在八千名道员加弟子中,老者对所有人员进行了甄别分析,而长风信是其中最优秀的人选,只是因为年少修为低,有可能并非玄空天道道首的最佳人选,所以才有了从道场到道观不想走路的意念,计划另行确定人选,但事与愿违。

  由于老者手按在石雕摆件上沉默着,吴京和长风信也是学着师傅的样子,静立一旁并没有搭话,也没任何举动。

  “师傅说得极是,师弟长风信确实有着过人的胆识,也有着别人无法比拟的勇气,在众位道员和师弟中,他也算是翘楚了。”

  王佳合是划动着眼目,观察了长风信和吴京之后,从老者的沉思神态中确认了要说的话之后,才慢声细语地说了出来。

  这一次,他是摸着师傅的心思说话,是跟着老者的话题想出的言辞。别人又可能不清楚师傅要在密室里详谈的内容,而他是略有猜想,所以能在密室石门打开之前,从话语表现中获得师傅的认可,就能多几分被亲传玄丹的可能。

  老者继续着沉默思索的神态,但按在石雕摆件上的手掌,却轻松自如地轻轻旋转了一下。

  咣当,沉闷的一声,紧闭的厚重石门缓缓移动。

  密室石门渐渐打开中,泛着红光的桐油主灯,将暗淡的光源激泄出了道观的厅堂里,透出了威严和神秘感。

  “你们三个人分析一下,为师在宣布新任道首之后,亲传玄丹之前,将你们三个人带进密室,意味着什么?”

  老者转脸时,从王佳合的脸上划开视线,缓慢而又庄重地摆动着脑袋,让视线更加肃穆地扫过了吴京的脸庞,却急切地落在了长风信净色的脸面上,长长的银须,就在这一刻中开始了无风而动。

  他的这种神态一旦闪现,那是意味着刚才的说话必然是关系重大的话题,是一次非常重要而又隐含着深意的提问。

  长风信转眼时,已经闪出了惊愕的眼神迎住师傅的视线,变得越加的慌乱了。虽然无法猜测到师傅问话的深意,但是从师傅的严肃的眼神里,好像揣摩到了不寻常的心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劫弑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劫弑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